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因年少有为

第一章

因年少有为 谦吟 1139 2019-06-17 00:20:29

  吴森是一间水吧的工作人员,每天需要对着那台点餐机点下无数次,做几十甚至上百杯咖啡,果汁……看着玻璃橱窗外匆忙行人与来往车辆,偶尔有闲空摆弄一下装饰的花。但时不时想起那张脸,五官很精致,四十岁的脸宛若二十出头的姑娘,爱穿长裙的她,极具魅力,那是他的母亲,可惜出轨了。只因为父亲的不高的收入,根本给不了她要的豪车与房、金钱与名利,于是跟了星云集团的董事长——一个前妻意外死亡的男人林广骁。

  她有一颗够狠的心足以舍下儿女去追求想要的,但不一定需要的东西。她在一个早晨带走了衣物,从此也不回去老街里的那间小屋。住进了林家。她很受欢迎,林家的女儿林树自小没有母亲,对她百般孝顺,她也曾年幼丧父,对林树也算有可怜之心,于是每天与她谈话,聊聊女人之间常聊的事,几乎忘却她还有一儿一女,有个前夫,在此过着安逸的生活,偶尔美容,偶尔购物。她喜欢林太太的称呼,而不是与普通人一样的女士。即使如此,她也是个凡人——只有私欲,追求名利,并没有成为一个超凡入圣的女人。

  他想得入了神,却被夕阳下推开门的女生,一个大眼睛,乌长的头发,穿着校服的学生打断了。她是吴林,比吴森小四岁的妹妹

  “歪,哥,发什么呆呢?”吴林一脸俏皮的问,一个回神他才意识到是吴林

  “林林放学了?怎么想起来这里了。”说着用手指揉了下眼睛,吴林也发现了什么。他眼角有一滴泪,俏皮的样子突然变得失落,不自觉的抿了下唇,变得沮丧

  “你又想起她了。”吴林嘟着嘴看看吴森,变了个脸色强笑着打趣说道:

  “这么一张美人儿脸,不去当个演员可惜了”说着用手扫了扫吴森蓬松的头发……

  路人甲:“你好,一杯冰美式,不放糖。”

  “喔!好的。您要打包或是堂食?”吴森回到工作状态,专业的问道。

  “堂食。”

  “稍等…”

  说着背过身去,磨着咖啡,加了冰端到客人桌上。

  “你还不回去吗,把家里灯开一开,做饭吃去吧。”吴森边清洗道具边对吴林说道

  “哦对了,吃完饭碗放着我回家洗,洗个澡去做作业了。乖~”妹控的贤良吴森唠叨着,吴林站直了整理好衣角

  “好啦好啦,我知道滴!”笑着挥了挥手起身推开门走去,赶上了最后一班公交。仿佛她的车一直停着,路上的车与时间竞逐,有人刚下班正打算回家与妻儿亲热再聚,有人刚放学迫不及待想吃到麻麻做好的热饭菜,也有年轻男女赶着路去与另一半约定好的地方赴约,一切充满着小城大爱的气氛。

  “中城街站到了,下车请注意安全,祝您出行愉快”广播里的报站语音报到老街口了。吴林下了车,这里相比途中的城市匆忙脚步和喧闹事物,一切显得十分宁静而安然,夜幕里各家窗口已有炊烟,巷尾卖热汤面的老爷爷忙得不亦乐乎,吃面的人享受着城市角落的安静与老手艺的美。吴林推开门,摸着黑也能顺手开了灯,朝厨房走去。

  “来个青椒炒蛋,再来盘炸火腿,满足了!”吴林围着小围裙,从冰箱里捧出食材又愉快的自言自语,哼着歌……

  在月亮开始升上的时分,锅铲声渐渐消失,巷子里是饭菜飘香,少许院子里是嬉戏声,吴林一个人吃着饭,然而对于她来说,这已经习以为常。在城市的华灯不知不觉渐上时,她已吃好饭,碗也洗了,她知道哥哥的工作看着清闲而事实是很累的,她想分担一些,于是她洗好澡手洗了衣服,凉在窄小的阳台上,也顺带欣赏了一番夜景,没有月亮,只有星星和云朵,她想:星星就像迷失的人,分散着在不同角落,就像曾经月亮下奔跑的孩子,如今也不知各居何方,却依然能看到同一片天空,同一种景,人真的好渺小。

  过窗的风不温不凉,像轻吻着正在听风的人,告诉他们它会带走他们的烦恼,或会把快乐从别处吹来。但没人告诉吴森、吴林,他们的未来……

  突然一阵风有点凉了,吴林打了个寒噤走出这番风景,在书桌前学习,时间在滴答里流失。

  “我回来啦!”晚上九点过,吴森从水吧走回到家,夜晚的宁静里月亮照着路,街口跳舞的奶奶们已正在散去,许多院子早已熄灯寝语。

  “哥回来啦,饿了吗?饿的话我给你煮碗面去…”吴林放下笔起身从房里走出,倒了杯水递过,一把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刷着朋友圈

  “不饿,今晚吃挺饱的。”伸了个懒腰便去洗澡。

  几分钟后……

  “吴森你好了没?!我要上厕所啊快给我腾出来!”吴林跺着脚,大喊着催促吴森,吴森若无其事的说了句

  “你等会,我再冲会儿,别急。”说着在浴室里吹着口哨,吴林只能忍着,嘴上碎碎念着骂吴森,又很无奈。

  “我这不是洗好了嘛,赶紧的进去进去。”吴森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说,一边裹着浴巾,湿着头发就出来了。吴林只瞪了个白眼,气冲冲的就进去了。回头想想,自言自语的说“身材还不错嘛,可惜啊”说着又握起了拳头,咬牙的说“贱了点!”

  吴森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脑海里闪过许多幻想中的,光鲜亮丽的他,可能在某一所大学里谈着恋爱,或是与朋友在篮球队焕发光彩,或是在某专业里是尖子生……但他也不敢想,他只是一个高中毕业就打工的,母亲贪慕虚荣于是舍下父子三人而去的人。

  他发现城市里的男不坏女不爱都是假的,一旦一方变心,就会各自散去,也不会在多年后的某一天忽然写封信问安,只是在忙碌的生活里失去了节奏感,只能在白天里埋身文件海与应酬的灯红酒绿里,只为博那点奖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