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欢乐家加家

第十章

欢乐家加家 周小姐521 953 2019-06-13 21:40:20

  张氏的生活总是很艰苦,但张氏明明很有钱,而且她们经常给她钱,米面油都是杨慧云和几个女婿单位发了就给她送过来,从来没让她买过,饼干牛奶更是不断,但她就是过的苦哈哈。她每天就吃咸菜粥,自己烙饼,要不就是凉拌自己种的黄瓜,或者去地里摘点野菜做着吃。杨慧云去上班的时候没事就会去看她,杨慧云单位有食堂,伙食很好,杨慧云都会拿餐盒打上炖肉,大锅菜还有就是买上一大袋子单位的馒头给她带去,张氏住的地方离杨慧云的单位很近,她自己从来不舍得买着吃。张氏只有一个花钱的爱好就是抽烟,一个女人抽烟,在她那个年代似乎是件很常见的事情,因为我奶奶也抽烟,应该是压力太大,抽抽烟能够缓解一下吧,她一个人独自抚养六个孩子,她的丈夫在的时候她们经常异地,孩子们都跟着她,后来她四十多岁丈夫就死了,更是所有都压在她一个人身上,从那时候开始她抽烟才开始变得厉害起来。

  她是几十年的老烟民了,每天基本烟不离手状态,只要醒着没什么事就要抽一根,睡前醒来都要抽一根,饭后也要来一根,她们曾经劝过她说:“妈,少抽点,抽烟不好,把肺都抽黑了!”但她却总说:“没事,我知道!”她虽然爱抽烟却从来舍不得抽好烟,就抽几块钱的金丝猴,每天要抽掉一包,因为常年抽烟,她总是咳嗽,每天总是咳咳咳的,这已经成了她的标志,吃完打针也是常事,身体也一年不如一年,她还有一个爱好就是打麻将,但是只和周围老太太们玩五毛一块的,她每天没事就会带着杨艳去捡废品,然后拿去卖换钱。

  每个月她们都会交生活费,最少也是二百块钱,四个人一个月怎么也会交一千左右,她们总会逗趣说:“妈,又该开支了啊,咱妈这一个月比我开的都多!”但她每个月花在自己身上却很少,她有一个铁盒子,里面是她存的钱,有零有整的,零的大多都是她捡废品卖的钱,整的就是几个女儿给的,她都存钱来不花,她从来不给杨艳买新衣服穿,杨艳都是穿几个姐姐给她的旧衣服或者姐姐们花钱买来的新衣服,她自己也不买衣服,一到换季,二三四五每个人都会自觉的买上一套老人装给她送来,她总是乐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嘴巴合不拢,边笑边咳嗽的说:“咳咳咳,花这钱制啥我多的很,嫩几个去年给我买的还都新的类,咳咳,这有买啥,浪费钱除了!”她一到冬天就咳嗽病厉害,一天到晚咳不停,吃完打针不断,但是总是好好犯犯,主要就是她总抽烟。她存钱这个事,大家都知道,但都以为她存的养老钱,还有就是为了她不在以后的杨艳做打算,虽然她们每天都会跟张氏说:有她们一口吃的就饿不着老六。但是张氏还是继续存钱,继续苦着自己,她们既生气又心疼,多次要把她接到市里来照顾,她却死活不肯,说:“你们谁家我都住不惯,我住自己家多好,有吃类有喝类,还不受拘束。”她主要考虑到杨艳的状况,去谁家里都不合适,家里的姐姐受得了,家里的姐夫可受不了,她离得近些都是臭气熏天的,饭可能都会吃不下了。

  自从杨大云举家迁回河南老家,张氏每天都会跟她电话联系,隔几个月她就闹着杨慧云送她回老家,(因为杨慧云是铁路职工坐火车不要钱)。二三四五总是酸溜溜的说:“老大就是咱妈的心,王帅王虎就是她的肝她的肾!”一直认为是她单纯的想杨大云和两个外孙子想回家去看看而已。

  她每次回去的时候都会把家里的东西都带上,她们送的牛奶,饼干,蛋糕零食能拿的都拿上,大包小包的带一堆,每次都惹得杨慧云说她:“妈,你这是要搬家啊?你都拿过去干啥!老六不吃不喝了?”张氏哼哼着说:“她能吃啥?她能吃恁些?我带着去那边我吃。”杨慧云心知肚明的撇撇嘴,因为行李太多,杨慧云每次都给她整行李托运,因为她就是车站行李房的,做这个方便。二四五都来送行,一直拉着张氏嘱咐她照顾好自己,住几天就回来……

  送走张氏她们聊天说:“你看咱妈,一说去看老大喜类嘴都合不上啦!”“可不呗,老大是她的心是她的肝。”“从小就偏心她,啥好东西都给她,到现在都是类,能点好吃类都给她带回去,老家没卖类?你看那新衣裳估计都拿上带回去给老大穿啦!”

  杨慧云当天晚上就回来了,张氏这一走,家里就剩杨艳一个人了,张氏临走的时候托邻居杨大娘每天给杨艳送口饭吃,杨慧云隔两天来上班的时候也会过来给她换洗收拾,杨慧云非常疼爱杨艳,把她照顾的很好,隔两天来就会带着杨艳去车站的澡堂去洗澡收拾,衣服也都是两天一换,半个月就会给她理一次头发,让它看起来没有那么乱糟糟,二四五因为工作的原因,加上张氏不在家里,她们也来的少了。杨艳自己在家倒也自由,没有人再控制她看电视了,张氏临走也给她留了些零食在柜子里,还有杨慧云给她买的零食,她自己没事的时候就会拿出来吃点,再打开电视看的有滋有味,即使看抽了尿了裤子,她就会偷偷自己换了,等着杨慧云来给她洗,杨慧云从来不打骂她,各种宠惯她,因为杨慧云不仅是妹妹疼爱她,更是可怜她。杨艳也是个闲不住的,以前总跟着张氏出去捡废品,都已经熟悉路线了,现在张氏不在,她自己没事了就跑去捡,因为她手不方便,每次也就捡几个饮料瓶或者废纸盒子就回来,然后再跑去捡,捡来就放在张氏放废品的小屋里,生活也还不算无聊。

  可能是杨艳自己在家让张氏挂念,张氏在杨大云家住了不到一个月就闹着回来了。杨大云也没多留她,给她带了一麻袋老家自己做的红薯粉条,河南人都爱吃红薯粉条,她扛回来给几个闺女一人分了点。杨艳更是献宝似的让她看这一个月她的成果,小屋里堆满了杨艳捡的空瓶子和旧纸盒,杨慧云还跟张氏说:“你不在这,老六听话得很,一听说你要回来,她把家里头收拾的多干净,她拽着墩布把地还擦了一遍,高兴类!”杨艳趴在张氏的腿上,张氏则盘腿坐在沙发上抽着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