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欢乐家加家

第九章

欢乐家加家 周小姐521 1133 2019-06-13 20:50:16

  第二天杨慧云就要上班去了,临走嘱咐我:“中午回来不管他说啥,你就别搭理他就行了,我后天就回来了啊!”我点了点头,她又不放心的对赵聪说:“看好你爸,别让他再找事了,别再让妈妈生气了啊,好儿子。”赵聪拍着胸脯保证道:“妈,你放心,我绝对不让俺爸再欺负俺姐了。”杨慧云这才放心离开。

  中午放学回来,赵杰已经做好饭坐在餐桌上了,他做了鱼和一个炒菜,赵聪见我回来,赶紧喊到:“姐,快过来吃饭吧,我把饭给你盛好啦!”我低着头坐在平时总坐的地方,一只手扶着饭碗,一只手拿着筷子准备去夹菜,赵杰却突然胳膊一搂把菜全部环在他的怀里,我只好把筷子收回,心想:忍忍,没菜就吃白米饭。我飞快的吃着,吃完就把自己的碗刷好放起来,离开了厨房,我躲回到自己房间,却听到赵杰把碗摔在桌子上的声音:“儿子,你看看这都啥事!赶都赶不走,真是扫把星啊,非要来破坏我的家庭来了。”赵聪压低声音阻止他:“爸,别说了,你别再把俺姐气跑喽!”

  这次我决定不再忍了回怼道:“你以为我很愿意在这,要不是为了我三姨我早走了,我不用你赶,我自己会走。”说完背上书包就跑了出去,下了楼骑上自行车就来到了杨桂云家,她们正在吃饺子,一开门就看到哭的泪流满面的我,“咋回事,昨天刚接回去,这又咋啦?”杨桂云问到,“他又又说我了,我真不想去了!”杨桂云和俩妹妹把我迎了进去,我就把中午吃饭的场景叙述了一遍,杨桂云拍着桌子骂到:“畜生,就不是人生的,真他妈不是东西!”边抹眼泪边把饺子端到我面前,心疼的给我拿筷子让我吃:“让你妈过来看你俩吧,这根本就不行,跟着谁都不行,谁能像自己亲爸亲妈一样啊?”然后又生气的说:“忒欺负人了,嫩三姨个傻种,自己过那样的日得就算啦,非要孩子回去,跟她过一样的日得?不回去了,谁说啥都不回去啦!先在我这住着,我看谁敢咋咋你!来接也不走!”说完就给我收拾东西去了。杨桂云上班后,赵杰骑着车子带着赵聪来到杨桂云家楼下,一直在下面喊我,我们就装听不到,谁都没有回答,就连赵聪上来敲门我也是装作不在家,不肯开门,因为我害怕他再次把我接回那个人间地狱。

  第二天赵琴就帮我们租到了房子,当天下午杨翠云就托人找车把家具都搬了过来,晚上入住了。搬家的时候赵杰也来帮忙,把他家里闲置的椅子扛了过来,韩国栋正眼都不瞧他,杨翠云含糊几句也懒得搭理他,其他人更是放他不存在,他自顾自的坐了一会,自觉没趣就走了。

  租的地方是城中村,人家自己盖的二层楼带院子,楼上出租,楼下是房东自己和他儿子居住,楼上有三间屋子,我们租了其中挨着的两间,没有厕所和厨房,我们就在外面搭个棚子买了一罐煤气就是厨房了,楼下还养了只很大的狼狗是房东儿子养的。

  收拾整齐,他们都坐下来说话了:“那天俺孩得给我打完电话,我气得一晚上都没睡着,我就想这孩得恁小就受镇大的委屈,越想心里越不是个味儿,他爸当时拿的撬就要过来拍死他,把他气的,俺闺女从小没受过恁大的气。”缓了一会又说:“他真不是个东西,一个孩得他都容不下,孩子还天天给他擦地洗碗洗衣服,裤衩子都给他洗,他还这样欺负俺。俺生怕他烦,每个月都给他交生活费,隔一段就给他送两箱酒,就这样,他还不中,还是容不下俺!”杨桂云也抹起眼泪:“叫你过来你还不过来,你再不过来孩子就让他逼得跳楼了都,这孩子够能忍了,谁能受得了他,老三都让他逼得犯病了!他四姨父都说这孩子真能忍,换了别人早跳楼了。”

  就这样杨翠云把磁山的房子租出去在邯郸租房子照顾我们。不久韩国栋也辞职来到邯郸谋生活。日子不富裕但是也不用再寄人篱下了。

  我们搬过来的第二年,杨美云也在市里买了房子搬了过来,就这样二三四五又聚齐了。

  杨翠云经人介绍在酒店找了份保洁员的工作,杨翠云是个手脚麻利嘴巴会说的,一份保洁员的工作硬是做到的经理,她天生热情能说会道,干活麻利,领导都很喜欢她,她很能吃苦,年轻的时候还跟着韩国栋在货场卸过煤车。没几个月她就把杨美云带来一起工作,杨翠云人缘很好,在酒店里非常有威望,老板都很器重她。

  大家都搬走了,磁山就只剩张氏和杨艳在那里守着了。杨慧云上班的时候就会去那里看张氏,基本两三天就会去一次,所以她见得比较多。其他人因为工作原因,一个月才能回去一次,回去也就待一白天晚上就走了,因为照顾不到张氏了,所以姐妹们都非常自觉,每次回去都会给张氏一些钱花,多的多给少的少给,谁都不计较,但是,不能不给。

  张氏也是奇怪,她其实挺有钱的,老家的地被政府占了,分了十几万,她全部存起来了,从来不肯用一分。在我三岁的时候,我们刚搬到新盖的房子里,那年冬天韩国栋工作不顺利,家里没有钱过年,置办年货的钱都没有,杨翠云就想着趁着年前这俩月倒腾货卖卖挣点钱,凑合着过个年。她找到张氏去借钱,张氏却说她没钱,既然张氏这么说了,杨翠云也不好再张口。杨翠云刚出门又想起来有事要跟张氏说,就又返回去,走到门口就听到张氏正在打电话“大云过年类,因为啥不给孩子买衣裳?没钱了是不?没有钱就把我那零头取出来去给孩子买衣裳过年,不能让孩得过年类连个新衣裳都穿不上!”杨翠云一听瞬间就寒心了,生气的推门进去说:“妈,你真是偏心!我找你借几北(百)你说你没有,俺姐说没钱给孩的买衣裳,你让她把那零头取出来给孩子买衣裳,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多少钱呗?你那零头都有两三千!你两三千给俺姐孩得买衣裳!给俺姐过年,她孩子过年没有新衣裳穿,俺孩得就有?俺孩得不叫你姥姥?我真是没法说你妈,我也不借你类,你以后有啥事也别找我!”说完就气哄哄的走了。后来张氏跑到家里拿了几百块钱给她,她却死活都不肯接。

  张氏从小就不待见杨翠云,她是跟她奶奶长大的,长到八岁的时候她奶奶死了她才被送回来。她经常跟张氏对着干,还拿拐杖把她姥爷的头敲破过,张氏总说:“养老最指望不上就是老二,我老了还得指望老大和老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