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欢乐家加家

第八章

欢乐家加家 周小姐521 845 2019-06-12 23:46:27

  我就借口说我去买个东西,杨慧云嘱咐我别跑远。我跑到外面找到一个有公共电话的地方就对老板说:“我能打个电话吗?”说完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老板边给我递纸巾边把电话推过来示意我打。电话一接通我就叫了声“妈”然后就哭的说不出话来,急得杨翠云在那边一直问:“咋啦?说话!你到是说话也,咋啦?”我断断续续地说:“我想回家,我不想在三姨家住了。”杨翠云那边还再问咋啦?我缓了缓说道:“我昨天晚上没擦地,俺三姨父生气了。”杨翠云那边听完就明白个大概,她很了解赵杰的性格,她也没有生气只是尽量平静的跟我说:“你也别哭了,在人家家住着没有不受气的,住了快两年了不错了,你再住今天一晚上,明天我让恁四姨去接你。”我一听还要回去,想死的心都有了,哭着说道:“妈,我不想回去了,一会也不想待了。”我又把事情大概跟妈妈说了一遍,妈妈一听也跟着哭了:“他真不是个东西,一个孩得家他都能这样!真不是人奏类!你别哭啦,我这就给你四姨打电话,让她现在就来接你走,你挂了吧,你也别哭啦!”挂了电话我就等在原处。

  随后杨慧云就找到了我,他告诉我我妈给她打电话了,她责怪我不应该告诉杨翠云,我觉得她是怕杨翠云怪她没有照顾好我,然后又告诉我不让杨桂云来接我了,她倒要看看赵杰敢咋的我,她说赵杰要是敢动我,她就砍死他。可我心里真的很难受,我真的想走,我只想离开那个是非之地。

  回去他俩就大吵了一架,杨慧云死了活的骂的很是难听,赵杰坐在那喝闷酒,也跟着对骂,连着我一块骂着,杨慧云吃了药就困得睁不开眼,回屋躺着睡去了。赵杰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战斗力十足,一边喝酒一边继续骂着:“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居然请了个扫把星回来,专门来破坏我的家庭来了,怂恿我儿子干坏事,挑拨我老婆跟我离婚,扫把星啊,畜生,王八蛋就是,请也请不走,赶也赶不走的,这是赖上我们家了。”然后就是各种骂人的脏话,说的非常难听,杨慧云和赵聪已经习以为常,根本就不理会,可我却做不到,我被骂的一直躲在被子里抽泣,却不敢离开。他整整骂了一夜,我也哭了一夜,第二天天一亮我就听到门禁电话响了,赵聪接的,然后喊了一声:“姐,是俺贝姐,找你类!”接通电话,一听是我妹妹的声音,应该是她昨天晚上听说了,所以今天早早的过来接我的:“姐,你快下来吧,把东西收拾好了咱走。”我哭着收拾,杨慧云看我要走一直哭着说别走,说她舍不得我,经历了昨天一晚上的侮辱,我的自尊心让我坚持必须走,我的妹妹韩贝贝也跑到楼上来帮我收拾,杨慧云看拦不住坐在那里哭,赵聪也为难的要我留下,可是我该怎么留下?

  来到杨桂云家里,杨桂云接过东西,便要我把昨天的事情跟她仔细说一遍,我边说边哭,我哭杨桂云和两个妹妹也跟着哭,杨桂云边路边骂:“妈类个B,他就是个畜生,真该死他,……”

  早上刚来,晚上放学杨桂云和孙宁就要把我送回杨慧云家,说:“你一走,恁三姨气犯病了,必须要你回去,哭的不行!你说吧?”他们让我选择,孙宁补充道:“你不想回去就不回去,我们不逼你。”但是杨桂云又说:“恁三姨都犯病了,你说啥都得过去看看,恁三姨恁疼你,你不去不好孩得,哪怕再在那呆一晚上明天再回来都中,别让恁三姨心里头不得劲啦!你说类?”我能说啥,我只能同意。她们骑着车带着我一个人,把两个妹妹留在了家里。

  一进门赵聪就热情的拉我进去:“姐,俺妈想你想的都犯病啦,你赶紧过去看看吧!”我跟着他来到杨慧云的房间,杨慧云躺在床上还在哭,两只眼睛已经肿的像核桃似的,看见我进来,坐起来拉着我的手,旁边还坐着她们的好朋友赵琴阿姨,杨慧云边哭边说:“我对不起你孩得,让你受那么大的委屈,我对不起你妈,她把孩得交给我成这样啦!我真是舍不得你走,你一走我感觉我都快死了!我一点点都不想活啦!”我被她说的也哭了起来,但却死活不说留下来。

  赵琴阿姨把我拉到沙发上坐着,不停的劝我:“孩得,我跟你说啊,这事是你做的不对啊,你三姨对你那么好,你这说走就走啦?你说说得让你三姨多伤心啊!”我被说的眼泪滴答滴答的往下掉,她接着说:“你说说你在人家住着,你三姨父是少你吃了还是少你喝了?也就让你们擦个地,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那个孩子在家不干活!君君(她的女儿)在家也干活,你不能因为这个就记恨你三姨父啊!那不成白眼狼啦!”我委屈,但碍于杨慧云在身边,我不敢说,我怕她又犯病抽风,我就一直忍着什么都不说,委屈的不停地抽泣,孙宁看不过去了站起来直接就说:“别说了,琴姐,孩子不可能因为这点事就走,肯定还有别的原因,孩子不愿意说就算了,你也别乱说孩子了,没看到孩得都委屈成什么样儿了!”赵琴看了看我,又看了杨慧云,杨桂云还在安慰她。

  赵琴起身把我带到一个房间里询问:“孩得,你跟阿姨说,到底是因为啥?到底是还有啥事你不想让你三姨知道?”我委屈的细数道:“我在这里没有享福,我没有好吃懒做,我每天都要干活,刷碗擦地,有时候为了讨好他,我连他的裤衩子都洗了,可他还是天天说我懒,每天一吃饭他就开始数落我,我从来没吃过一顿安生饭,地每天都必须擦,我每次作业都没写完也要擦,那天就因为写作业写的太晚了忘了,他回来就发脾气了,昨天骂了我一晚上,骂我是扫把星,骂我是畜生,狗操的,他家啥坏了他都怪我,我真不想在这待了,我真待不下去了。”我哭着说完,赵琴被我说的也是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她拉着我的手说:“可是孩得,你怎么也得考虑一下你三姨,她对你那么好,你这说走就走了,她该多难受啊,你听阿姨的,回来住吧,你三姨父经过这次肯定不敢再欺负你了,他要是在欺负你,你再走谁都不劝你回来,今天先把你三姨稳住行不孩得?”我感念三姨的恩情,点头同意留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