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欢乐家加家

第六章

欢乐家加家 周小姐521 872 2019-06-12 17:03:45

  四姨父孙宁和五姨父李磊相对就是非常老实和存在感最低的两个人,孙宁是姨父中性格最温和的,却和脾气最暴躁的杨桂云是两口子,一个神奇的组合,我是从没见过他发脾气,最多就是脸色不好看,不说话。他说话非常风趣幽默,也是几个姨父中最好最帅潇洒的,就是这样文质彬彬的一个男人,却把杨桂云这样一个泼辣的女人治的服服帖帖的,也算是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一个我情一个我愿。

  五姨父李磊,上学的时候在学校是个小混混,他家庭条件很好,家里人怕他就此毁了,托关系让他来到铁路局当了个货车司机。上班后经人介绍认识了我五姨杨美云,他对杨美云简直就是一见钟情,一见误终身,一发不可收拾。他非常疼爱杨美云,他总是以我爸韩国栋为标杆势必要超过他疼老婆,即使是生了孩子,他也没让杨美云做过活,尿布都是他洗,做饭更是达到厨师级别。他非常怕杨美云,也可以说是爱之深才怕之切吧。在他们孩子刚刚三四个月的时候,一次杨美云和他吵架,杨美云虽然娇小,却是个脾气火爆的,发起火来也是不容小觑,又蹦又跳的和他吵和他打,他不敢和她吵闹,抱着孩子跑去找我姥姥张氏告状,一脸委屈的求张氏主持公道,去管管那个不能控制的杨美云。但却非常的愚孝,婆媳大战却从来都是让杨美云受委屈的。

  两个表哥被送回老家不久,大概在我上初一的时候,大姨家就举家搬回了河南老家,王国强的厂子生意不好加上杨大云太想孩子了。一同离开的还有我那个拉帮结拜的表姐,她也回老家读书去了,但也就读完高中,就退学出来打工了。

  杨慧云单位在邯郸市里分了铁路大院的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单元房,虽然只有六十几平方,但她却是第一个有能力搬进市里来的人,她就带着赵聪来到了邯郸市里的铁路小学读书,毕竟市里的教学更好。杨桂云是个要强的人,看不得别人比她过得好,在杨慧云住进市里的半年不到,杨桂云也在市里铁路大院租了一间四十几平的一室一厅的房子,孙妍也到了读书年龄,也就托关系进铁路小学读书去了,孩子教育上她自然不能落后别人。

  在两千年的时候,杨慧云单位盖了新小区,铁路职工买非常便宜,(当时是一千块钱一平,2018年就涨到八千五一平了。)紧随其后杨桂云买了套二手房,小区比铁路大院好一点点,但是却很阴森,白天屋子里都要开灯,不然都是黑乎乎一片,让人觉得有点没有安全感,她们经常接我们来这里玩,市里是真的很热闹,她们劝妈妈搬来,可是我们没有那么多钱,再加上爸爸在那边有工作。

  第二年妈妈托我们以前老邻居(也搬到了市里,以前很是照顾我们),给我给在市里找了个学校,入学考试还是他找人替考我才考进来的。他们考的题我都不会。在杨慧云的盛情邀请下,和再三保证下,我妈杨翠云终于决定把我安排在离学校更近的杨慧云家里。那两年简直就是我人生的噩梦,是我一生都挥之不去的阴影,经常午夜梦回还会梦到那个场景,让我心惊胆战。我常常很想家,想爸爸和妈妈还有妹妹,经常半夜躲在被子里偷偷地哭,加上三姨父赵杰性格古怪,常常醺酒回来骂人,但他很少直接骂我,可能还是有点理智的,可我却每天都生活在害怕里,他总是对我冷潮热讽,指使我干这干那,我在这里除了杨慧云外没有任何温暖可言。

  初二那年我的妹妹也被安排到我所在的学校上初中,因为我退了一级所以我俩就差一级。但杨翠云怕她脾气大和赵杰干仗吃亏,就被安排在了杨桂云家,毕竟是自己的亲姨吵也不怕,每天我们可以一起上下学对我也是一种安慰,我也没那么想家了。

  杨桂云经常和孙妍在家里打架,有时候打的俩人各拿一把刀出来,然后哭着跟我妹说:“你快去你三姨家避避,别误伤了你,或者溅你一身血喽。”要不就说:“你把门给我关上,把俺俩锁到里面谁都不能跑,第二天过来给俺俩收尸,不是她死就是我死,必须有一个人躺下!”除了这些平时倒也是和谐的。

  赵杰经常喝醉,回来不是打杨慧云就打赵聪,其实他很疼爱赵聪,自从赵聪上三年级以后,开始不太听他的话,他才开始频频打他。有次赵聪偷存钱罐里的钱被他发现了,他多次询问赵聪都气不承认,碍于我在场,多次他都作罢没再有下一步动作,他曾问我:“你看没看见过你弟弟从里面拿钱?”我都回答没有,我一直不相信赵聪会偷钱,我总觉得他只是不听话而已,不会有更多不好的习惯,其实他也曾经怀疑过我,可能多次接触,他发现我不可能。他郁闷就去喝酒,喝到晚上八点多才回来,他喝醉回来又问:“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承认不承认?”说完就把手里的酒杯摔在地上,表弟吓得躲进房间里,他冲上去就开始使劲儿的砸门,嘴里骂骂咧咧:“我养你这么个小畜生,偷偷摸摸的,这他妈丢我的人,我赵杰光明磊落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玩意儿!”用手砸疼了就用脚踹,门都踢出裂纹了,赵聪吓得一直躲在里面抵着门求饶:“爸,我错了!爸,我真的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我求求你饶了我吧!”然后又喊:“姐,姐你救救我,你求求我爸,让他饶了我吧!姐。”我哭着去拉赵杰,可是他喝醉了凶神恶煞的样子,我真的害怕,而且我根本拉不动他,他虽然失去了理智却没动我一根手指头,我自知自己的力量无法阻止,脑中飞速旋转,想着办法,突然想到楼上的叔叔曾经来家里喝过酒,我赶紧跑到楼上去敲门求救。我敲开门哭着说:“叔叔,你快点下去看看吧,我三姨父要把我弟打死!”那个叔叔神色紧张,跑着就下楼来,进门就看到赵杰马上就要把门砸开了,上去就抱住他,这才阻止了一场悲剧,那个场景对我就是噩梦。我是真的吓坏了,晚上到很晚才睡着,睡得昏昏沉沉之际,感觉有一个老太太在喊我的名字,一直喊一直喊,就把我喊到了小房间里,我朦朦胧胧看到小床上盘腿坐着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奶奶,我张嘴却说不出话来,我有点害怕就一直往外爬,却好像被人拽着腿,那个老奶奶就一直说:“别让你三姨父打你弟弟~”,后面还说了什么我已经害怕的听不到了,后来听到赵杰踢踢踏踏穿着拖鞋路过上厕所的脚步声,我一下子就醒了,醒来发现还在自己的床上什么都没发生,但是又听到赵杰从厕所出来回房间的声音,这才让我感到害怕,第二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就把这件事讲给赵杰听。

  他突然哭着跪在他奶奶(赵杰的奶奶)的照片前,一边磕头一边哭着说:“奶奶,我错了,孙子知道错了,你老人家别生气,孙子知道错了,孙子再也不敢了打聪聪了,奶奶~”这让我觉的更加诡异和害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