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欢乐家加家

第五章

欢乐家加家 周小姐521 815 2019-06-12 16:05:55

  杨桂云家的闺女孙妍,人称“小霸天”,性格像个男孩子,小时候和我们妹妹经常打架,但总是输。吃饭的时候总是掀桌子,家里的瓷碗换了个遍,最后没法全部换成铁碗这下摔不坏了,每次吃饭杨桂云和四姨父孙宁就一人踩个桌角以防她再次突然掀桌子,后来一到吃饭杨桂云就会在袖子上别一根缝被子用的大粗针来震慑她,并言语恐吓她:“再掀桌子就拿针扎你”。但她根本就不怕杨桂云,反而害怕不怎么过问她的孙宁,她和杨桂云天天斗智斗勇,经常在家过招,堪比武侠大片,后面我会慢慢讲到。

  杨美云家的闺女李乐乐长的十分像他爸爸,皮肤黑黑的,但是心思很细腻,从三岁开始就知道保护她的妈妈,担心她奶奶欺负她的妈妈,只要她奶奶说她妈妈的坏话,她回家就会说给她妈妈听,她妈妈说她奶奶的,她却从来不说。她很有钱,她有一个很大的金色猪存钱罐,里面存满了钱,我们对她的评价就是,小富婆一枚,他爷爷奶奶家有钱,她家更是各种零食不断,什么好吃的都有,零花钱很多,过年的压岁钱都上百了(九几年的时候一个月工资才几百块)。五姨都给她放存钱罐里,我们可都没有这样的待遇,最多也就几毛钱的零花钱,压岁钱最大是十块钱。

  我的爸爸韩国栋是家里的老儿子,我奶奶石氏四十九了生的最后一个儿子,那简直就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所以脾气也娇惯的虎得很,敢说敢做谁都不怕,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对我妈杨翠云那叫一个唯命是从。对我妈的宠爱维护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她们刚结婚在老家住着的时候,她带着我们两个去奶奶家走亲戚,农村老太太封建老思想,想跟她摆婆婆的谱,从一进门开始就故意不搭理她,撂着脸给她看,这已经使刚刚为新媳妇的杨翠云心里不爽了,到做饭点儿,新媳妇来走亲戚的,石氏却一句话也不说下地干活去了,杨翠云本来想:算了,她是婆婆她不做我做。她抱着还在襁褓中的我,生火准备做饭(那个年代老家用的是地锅,要用柴火生火做饭),我一直哇哇的哭,她的公公我的爷爷老韩却躺在屋里一动也不动,也不说出来帮她带一下孩子,杨翠云边哄孩子边生火,怎么也点不着,她越想越生气,干脆扔下柴火抱着我起身,套上驴车带着我就回家了。我爸韩国栋一看她到吃饭点就回来了,就很诧异:“你俩咋回来这么早,没吃饭?”杨翠云摸着眼泪哭了起来:“吃啥吃?吃了一肚子气,恁娘啥意思?当婆婆就这样当类?以后让我咋孝顺她?”韩国栋不知所措,一边安慰一边询问了详情,听杨翠云哭诉完,简直就是怒发冲冠为红颜,饭也没吃气呵呵的骑着自行车就出去了,杨翠云哭完,把孩子哄睡自己做了饭去吃了。刚把碗筷收拾好韩国栋就骑着车子回来了,一进屋就得意洋洋地告诉我妈:“你别生气了,我给你报仇了,我把他俩都给吵哭啦!”让杨翠云十分的哭笑不得,这以后该怎么面对公婆,不过心里却是美滋滋的,她的老公这么向着她,这就是我那个宠妻狂魔的老爸。我们从小就吃他俩的狗粮长大。

  不过他们也并非没有争吵,在我一岁多的时候,俩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吵的很凶,谁都不让着谁,杨翠云一着急说道:“走,离婚不过了!”韩国栋也不怕:“离就离!”杨翠云气的跺着脚说道:“谁不离谁是龟孙!”然后俩人就抱着我真的跑去民政局离婚去了。九几年的时候结婚好结,可离婚可没那么容易,工作人员上来就问谁要离婚,杨翠云用手一指:“是他,他要离婚,他要不离他就是龟孙!”韩国栋抱着我,一脸无辜的说:“不是我,我没说过!”说完也不管别人直接抱着我跑了,独留杨翠云一个人在民政局里生气。但找不到韩国栋这婚人也不给办呀,工作人就劝杨翠云回去好好想想,又说离婚怎么怎么麻烦,能过就回去好好过吧,就这样没离成,后来还有了我妹。

  大姨父王国强不多说了,他是因为杨大云自己挑的,经人介绍差不多就结婚了,他对杨大云谈不上多喜欢,也就是那时候的包办婚姻差不多凑合过得了,他为人比较内向腼腆。但对孩子们却十分严厉,我那两个爱惹事的表哥,就十分令他头疼,再加上杨大云和张氏这个惯孩子小能手在,管教起来更是难上加难,经常听说王国强把王帅王虎用绳子吊起来用皮带抽,打的皮开肉绽的,杨大云则哭的死去活来,张氏也是大发雷霆,整的王国强无可奈何。

  三姨父赵杰,他姨父界乃至我们圈内的名人,姨父中战斗机中的战斗机。他嘴恶心坏品行差,骂爹骂娘打媳妇,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他跟谁都处不来,眼里也容不下别人,自己的亲侄子来他家住两天他都烦。他在家里的活跃度最高,基本每天都会有他的事迹发生,每个都非常刷新人类的认知,让人觉得毁三观。但却是个能说会道写的一手好字的人,也许当初杨慧云就是这样被蒙蔽的。打我记事起,就听说他每天就是喝酒然后醉醺醺的回家,无缘无故的打骂杨慧云,家里的灯泡没有超过三天的,家具没有一个是完整的,杨慧云的羊癫疯就是在怀孕三个多月的时候被打气出来的。

  杨慧云怀孕三个多月,赵杰一次喝醉酒又回来耍酒疯打骂她,她趁赵杰不注意骑车子跑了,她朝着火车站自己的单位跑去,想要躲一躲,可不怎么就晕倒了,其实不是晕倒了,是抽风了,可当时的她什么都不知道,是路过的同事看到她打的120送到医院才抢救过来,从那以后就开始离不开药了。杨慧云也曾经试着跟他离婚,但他却死活不肯离,一提离婚就消失,当时的年代都是劝和不劝离,她也对生活失去希望的想要去死,吃过一次药,但被抢救了过来,赵杰也保证会改,但是俗话说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简直就是真理!杨慧云慢慢也就认命凑合着过了。赵杰经常喝多了在路边乱骂,或者就是在路边撒尿让人看到。反正就是各种丢人,但是他却文采非常好,他非常爱写诗,他的散文诗曾经登过读者这个杂志,还获过奖。他还写的一手好字,做的一手好饭,他不喝酒正常的时候还是挺正常的,她们的话“清醒的时候还是个人,到基本都是不清醒。”他们家过年向来都是他张罗,蒸煎炸煮炖做的十分丰富,他做的东西确实好吃,但却很少有人愿意去,因为怕他突然又变得六亲不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