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九幽满殇

九. 目的地——妖界

九幽满殇 古琼笙 2065 2019-06-21 12:00:00

  想到当年的事情,紫灵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微微颔首,示意莫离殇继续。

  “但是,小紫儿,虽然我信任他们的忠诚和能力,虽然他们将五界管理的很好,可这并不代表五界就是这样的。”

  “人界有一句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领域那么大,王者不可能完全控制每一片地域,也没有那么多时间与精力管理每一个地方的事,所以时常会有阳奉阴违的事发生。所以有些事,有时王者所知道的情况与那件事的真实情况往往不同。也正因如此,人界君主时常会微服私巡,以便了解真实情况。”

  “小紫儿,我觉得我们这次也可以从五界里选一个去‘微服私巡’,这次的五界廷议也就在这个界开,你看呢?”莫离殇期待地看着紫灵,暗自点头,觉得自己这一番话当真是有理有据、铿锵有力,应当可以让小紫儿同意的……吧……?

  “所以,离殇,你究竟是想干什么呢?”紫灵静静地看着莫离殇,淡淡的笑了,并没有直接回答莫离殇的问题。

  她承认莫离殇说的有些道理,她也有些意动,但她不相信莫离殇真的只是因为什么“要了解五界的真实情况”才提出去五界开此次五界廷议的。

  “啊?我?我没想干什么啊!这个嘛,小紫儿你知道的,我嘛,经常呢,就在人界转转玩玩,所以吧,在人界呢,像这种一些官员表面上两袖清风,私底下为虎作伥的事时有发生。这些事儿呢,有时影响很小,有时却会直接导致一个王朝的覆灭。我这不也是怕小华他们没办法了解一些事的真相嘛,你说是吧,啊哈哈哈……”莫离殇不自觉地拿出折扇来悠悠地晃着。

  紫灵并不接话,只坐在那里,静静地看莫离殇还能编出什么样的理由来。

  莫离殇看着紫灵澄澈的眼眸,暗暗的叹了口气,是不是他平日太过不正经,如今他这么认真的与小紫儿说事,小紫儿却不信,这到底是他太成功了,还是太失败了呢?

  虽心中无奈,面上莫离殇却不动声色地道:“好了好了,我坦白还不成嘛,除了我之前说的,另外一个原因嘛,主要是在人界待的也有些腻了,有点想去五界看看玩玩。五界是小紫儿你的地盘,由小紫儿你带我去这不正合适嘛!”

  是了,莫离殇从来都是个好动分子,在人界玩腻了也正常。况且他们七人最初便约定过各自的位面之间互不打扰。虽然她不介意莫离殇去五界,就像如果她要去人界莫离殇也不会阻止一样。但毕竟五界属于她已经数百万年,若是莫离殇就这样冒冒然前去,也许会受到五界自动的抵触。可如果是由她带着,这样的情况自然也就可以避免。

  “然后呢?”

  “然后?”

  “五界……”紫灵顿了顿,才下定决心道:“五界,你想先去哪一界?”罢了罢了,就算这次她不答应,莫离殇怕是也不会放弃。与其让他一直烦着自己,还不如陪他下界玩玩,顺便也可以看看五界的情况。

  “唔……去哪一界啊,让我想想……”他这次倒不是装出来的,本来这次就是试试而已,至于要先去哪一界他还真没想过。

  不过冥界有小华在倒是不用担心,可以放在最后一个去,至于剩下四界嘛……

  “那就去要妖界吧,唔,去妖界看看小夜和他弟弟现在是怎样的吧?”将妖、魔、仙、神四界相对比后,莫离殇最终决定去妖界,也不知当初妖夜的那个弟弟会不会成为隐患,虽然妖夜的弟弟不足以被他们放在眼里,但若有一日妖夜的弟弟真的成了祸害,而他又不在了的话,毕竟是个麻烦。

  “妖夜的弟弟?”紫灵略有些疑惑,这又是谁?似乎没什么印象。

  “是啊,就是那个能让小夜为他鼓起勇气反驳我们的决定的人啊,怎么,你是不是又不记得了?”莫离殇挑了挑眉,随意地说着。其实小紫儿不记得也正常,只是一个小妖罢了,根本不值得他们关注。只是他有一些在意的东西,才会记下来了而已。

  面对莫离殇的调侃,紫灵默默不做声,她的确不记得了,这事实在太过久远且微小了。不过离殇这么一提醒,她倒是有了些许印象。

  那似乎是冥华五人完成所有训练、考核时的事了。那日她正准备正式将五界交由他们五人代管时,离殇要求五人若有亲人在世,必须在下一次来九幽界时将他们的亲人带上九幽界,由离殇来消去五人关于五人的记忆。

  莫离殇的理由是为了防止兄弟反目、姐妹成仇、亲人间自相残杀这种情况的出现,也是为了防止五界因此动荡。

  本来这也没什么,魔羽、仙绝、神无还有冥华都应允了这件事。可妖夜却反应很大,平日里一个毕恭毕敬的小子尽能鼓起勇气来反驳他们的决定,竟敢于请求他们不要消去他弟弟的记忆。

  妖夜向他们言说他的弟弟自幼与他相依为命又十分懂事,他曾立志要让弟弟过上幸福的生活;言说他的弟弟很安分守己,绝对不会与他反目成仇;言说他一定会好好看管他的弟弟……总之不愿消去他弟弟的记忆。

  妖夜这一举动可以说是在挑战他们的权威,就算明白妖夜只是对他弟弟感情太深,她也有些恼怒。尽管这只是莫离殇的决定,可向来莫离殇的话也就代表着她的意思,只要她不反驳。

  正当紫灵思考着要不要从妖界重新选一个人培养时,却见莫离殇慵懒的换了个姿势。

  莫离殇整个人斜卧在长榻上——玄灵宫正殿是用于议事、接见来客等正事的地方,正殿里本该放王位的地方放的却不是一把王椅,也不是两把王椅,而是一张长榻,长榻中间放着一张矮桌,长榻前是一张深紫的书案。

  而此时莫离殇斜卧在长榻上,胳膊搭着矮桌,用手撑着下巴幽幽地道:“行了,不愿意就不愿意吧。但是,哪一日若出了问题,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好了,都退下吧。”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