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打倒男神进行时

话剧(二)

打倒男神进行时 凰鸣矣 1971 2019-06-12 13:51:52

  只见白小苏一头金灿灿的短发不知是换衣服换的还是她自己揉的,有几缕微微翘了起来,添了几分潇洒不羁,腰间还佩带着一把长剑,她右手握住剑柄,“刷”的将长剑从剑鞘里抽出,长剑出鞘,锋芒毕露,配着她冷若冰霜的脸庞,意外的让众女生的心跳乱了几拍,因为是女扮男装,所以从里到外都给人一种强烈的古典美和阴柔美,别说女生,就是男生,都要被她掰弯了!

  “哇哇!小苏你好帅啊!娶我好不好?!”

  “小苏我们合张影吧?”

  对此现象,白小苏表现得波澜不惊,右脚踩在椅子上,摆出思想者的Poss,酷酷道:“对不起,不约。”

  这下女生们更疯狂了,一拥而上只差把白小苏生吃活剥,好在此次话剧的主负责人外加学生会会长路安姬还算明事理,遣散众人:“该干嘛干嘛去!不想回家了是不是?!”

  白小苏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也被自己迷得七荤八素,忍不住从背包里翻出手机开始自拍,正“咔嚓咔嚓”拍得起劲,互听路安姬哼道:“你还有时间自拍?既然已定妆,那还不回家准备资料制作视频!”

  “什么视频?”

  “介绍本校优良文化的视频!”

  白小苏感到不可理喻:“那不是学生会的事吗?”

  “你不是学生会的?”

  白小苏一怔,这才想起自己开学时为了能获得唐念城更多的资料主动申请加入学生会,可忙活了多天除了知道唐念城的名字、性别、出生年月分等路人皆知的信息外啥也没有,这还不是最悲催的,悲催的是沦为学生会的打杂小妹,累死累活不说,还一点好处也没有,简直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知道这个残酷的现实后,她去学生会就少了,最后追唐念城追得直接忘记有这么回事。

  “我就一个打杂的,这么重要的事交给我,你不怕搞砸?”

  路安姬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没办好,你也吃不了兜着走,方正我已经把任务交给你,你做不好,这个后果,你承担。”

  白小苏见路安姬转身便走,自己喊都来不及,撇了撇嘴,本想进更衣室换衣服,但一想到哥哥们就打算穿回家给他们看看。

  跟管理服装道具的同学打了声招呼,白小苏收拾了下衣物就大摇大摆走出礼堂大门。

  傍晚时分,天边金乌渐堕玉兔初生,漫天色彩斑斓的晚霞犹如烧红的琥珀琉璃,白小苏走出门一眼望去,顿时觉得眼界开阔,心旷神怡!

  “她在那!”

  “呀!好帅啊!求包养!”

  白小苏一听这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头皮都炸了,机械的转头看向右边的林荫小道,只见一群张牙舞爪的女生正朝她涌来,个个脸上是如狼似虎的表情!

  我去!这要是被抓到,还有全尸吗?白小苏当机立断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一路跑出校门来到马路,在一辆公交车的车门合上的前一秒成功挤上车厢,气喘吁吁,这些女生,学校男女比例本来就严重失调还敢把魔爪伸向同性。

  感受到其他乘客投来的异样目光,白小苏赶紧付了车钱,找了个靠窗的空位坐下,然后给二哥打了个电话,让他先回家,不用在地铁外等她,闲着无事又从背包里取出耳机戴上,边听歌边看剧本。

  车过五站,上来的乘客越来越多,偌大的空间变得狭小拥挤,空气也不流通,白小苏看剧本看得头晕眼花,伸手推开车窗让清风灌进车厢,正要闭眼休息一下忽见前方的过道上有个身量矮小的老大爷迅速的左右看了下,然后利用军大衣的掩饰把一个什么东西放进站在他身边的女孩的包包里。

  那女孩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扎着两个双马尾,一身粉色运动服,特别秀气可爱,也不知她想什么想得入神,竟没察觉有异样。

  小偷?白小苏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这两个字,看他这样子,难道是嫌弃偷到的东西不值钱才又放回去?

  正当她想用什么方式提醒他周围的人注意时,那老大爷忽然装作丢东西一样全身摸了个遍,惊恐的扯着嗓子喊:“小偷!有小偷!有小偷偷了我的钱包!”

  此话一出,全车骚动,人人自危。

  贼喊抓贼?这有意思,白小苏静观其变。

  司机一听有贼,忙将车停在路边:“怎么回事?什么时候丢的?”

  老大爷见成功引起所有人的注意,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哭的那叫一个昏天黑地、伤心欲绝:“俺是农村人,大字不识一个,俺儿子在城里打工,这次趁他放假俺来城里看他,可是,俺好不容易跟乡亲父老借来给孙子买玩具的钱却丢了!这让俺怎么跟儿子交代呦!”

  全车人见这年迈的大爷哭的真切,纷纷指责偷钱人丧心病狂。

  老大爷老泪纵横:“俺是第一次来城里,手机也在钱包里,钱包丢了,手机也跟着没了,这下可怎么跟儿子联系,也没路费,让俺可怎么办呦!”

  “老大爷!你别急!”一位带着公文包的大叔挤到老大爷身边,把手机给他,“打你的号码!我们抓现行!”

  老大爷感激涕零,眯着眼拨通他自己的手机号码,然后…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

  山寨手机独有的金属质感铃声从老大爷旁边的女孩的包包里传出来,无数双眼睛牢牢锁定女孩逐渐苍白的脸上,她见鬼似得将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儿全倒出来,在一地的小说,梳子、镜子等小玩意儿中有一个醒目的黑色钱包,手机铃声正是从钱包里传出的,人赃俱获,她顿时骇得三魂出窍,七魄升天:“我,我,不是我!我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