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天淼淼地遥遥

师傅的惩罚

天淼淼地遥遥 活门 3740 2019-06-13 14:01:24

  冥界烊铜地府内,遥遥一口气鞭策着二十多个犯下滔天罪行的恶灵,左一鞭右一鞭的抽打着,恶灵们凄惨的叫声一阵阵传播,听的人都起鸡皮疙瘩。

  在奈何桥上,转世投胎的灵魂吓得汤都端不稳了,把辛辛苦苦做的汤撒的到处都是,孟婆忍无可忍,放下汤匙气冲冲的向烊铜地府前去。

  喂~前面那个怨妇,你闲的没事干吗?这些都是罪恶滔天的恶灵,你直接赐死不就完了,何必苦苦折磨他们,扰的整个地府不得安宁。

  遥遥气愤的看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婆娘,敢说本姑娘是怨妇,我看你是找死。

  两个人一言不合的打了起来。

  结果不到一招,遥遥就用鞭子将孟婆的脖子勒住,狠狠的拽了过来,鞭打了一翻,你说谁是怨妇,怨妇是谁?打死你打死你....

  这时闫西昨天听了鬼王的话,听说遥遥心情不好,让他给遥遥弹个欢快的曲子,放宽心些。

  不来不知道,来了吓一跳,遥遥正玩命的抽打孟梦,闫西立刻叫住了遥遥。表妹快住手!!

  这是在干什么啊!你们怎么打了起来。闫西扶起孟婆,你没事吧!

  孟梦吐了鲜血,虽虚弱无力但还是气愤的说你是怨妇....

  闫西哥哥你让开,今天我非打死她不可。

  好了,表妹。你们之间一定是有误会不要闹了。

  就不,就不,表哥你干嘛向着她,你没听见她骂我吗?遥遥一副委屈的样子。

  闫西将孟婆扶到一边,给了一颗定心丸,先把这个服下。

  谢谢!三堂主。

  不客气,你在这里休息一下。

  表妹,你把鞭子给哥哥。

  不给!

  听话,拿来。

  呃~~表哥你怎么向着外人说话,你还是我表哥吗?

  闫西看着遥遥不依不饶的样子,看来是真的生气了,得小心安抚才是。

  我的好表妹,不要生气了,气坏身体多不值得,她就是嘴贱,咱们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她吧!

  这时孟婆听不下去了,虚弱的站起来,三堂主你说谁贱,谁小人?

  闫西两眼一抹黑,这个孟婆真死心眼....

  转过头,用嘴行告诉她孟婆啊!你傻啊!好汉不吃眼前亏呀!

  孟婆鄙视了他一眼,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今日就算被她打死了,也不管你的事..

  遥遥推开闫西,拿起鞭子爽快的说想死我就成全你,一鞭子下去....

  闫西来不及救,闭上了眼睛....

  当睁开眼睛时,看到了地藏菩萨阻止了刚才的致命一击。

  菩萨大声喝倒,孽障,竟敢滥杀无辜。

  遥遥看到师傅吓得拔腿就跑,可奈何菩萨一拂尘将其困住在地。

  闫西跪下急忙为表妹求情,菩萨念遥遥初犯,饶了她吧!菩萨!

  遥遥见形式不好也软了下来,师傅徒儿知错了,饶了我吧!

  闫西使眼色给孟婆,让她为给遥遥求情。

  孟婆看这阵仗,也不想多生事端,就勉为其难的说了一句,菩萨,我们只是玩闹而已,菩萨严重了。

  地藏菩萨见孟婆也为其求情,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菩萨心肠,我就饶她一次。

  遥遥见好就收,看到孟婆为她求情,就好心言谢了一番。

  不过,孟婆见这遥遥还是太过于嚣张,便仗着菩萨保佑说菩萨虽说饶了她,但此人过于顽劣,菩萨您看我身上的伤。

  孟婆露出胳膊全是刚才遥遥鞭打落下的伤。

  遥遥大吃一惊,这个孟婆出尔反尔,刚才救我现在又挖苦我,小人!气死我了。

  菩萨看了之后,果然下手歹毒,一气之下将遥遥带到了深渊巨口接受酷刑。

  闫西心疼表妹,劝说着菩萨这深渊酷刑表妹怎么能承受的住啊!

  遥遥放弃了求饶,劝说着表哥,不用求菩萨了,反正待在这里这么久,也出不去我也腻了,既然菩萨无心我这个徒儿,这点酷刑算什么。

  说完,遥遥纵身一跃,跳下深渊......

  孟婆吓了一跳,她只想让菩萨管教一下她的顽劣脾气,没想到却害了她。

  闫西,有些自责,表妹你一定要撑住啊!

  菩萨将洞口封住,告诉他们明日此时,遥遥便回,你们不要过于担心。

  说完,菩萨胸有成竹离开了。

  孟婆有点惭愧,好言说三堂主,你看菩萨胸有成竹的样子,遥遥不会有事的。

  闫西苦笑一声,忧伤的说,你不了解我这表妹,她一向蛮横自负,在这不见天日的地府里被菩萨困了三万年之久。这对于她来说已经每天都是酷刑了,她的脾气也都来源于她的成长,没有说话的朋友,没有长期陪伴的亲人,这对于她的心灵严重受到了打击,小的时候我每次来都会看到她流泪,那时我就给她弹琴,让她放宽心些。自己还偷偷发誓不在让她受到伤害,可如今我还是让他受伤了。

  孟婆得知后,内心也柔软了下来,放心吧!以后她要是改了脾气,我来陪她就是了。

  谢谢你的好意,只不过我这表妹,还是不要见到你的好。

  为什么?

  一个表妹就够我受的了,再来个你,我宁愿跳下深渊的人是我。

  三堂主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遥遥跳下之后,掉在了一潭寒冰刺骨的水里,她挣扎着向上游,突然被带刺的荆棘缠住,划破了皮肤,流着鲜血,遥遥一掌将其打断跃出水面,跳到岸上,还来不及看伤口,水里的荆棘跟随着鲜血涌出了水面,试图将遥遥拉回水里。

  遥遥东躲西藏,跳来跳去寻找着破绽,这荆棘折断了会迅速自己涨起来,难缠的狠。

  遥遥用法术将寒潭冰冻,将这些荆棘也顺势冻住。

  一时间,寒潭水冰冻成块,荆棘也被冰冻三尺。

  遥遥站在冰面上,松了一口气,吓死宝宝了。

  遥遥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口,扯下衣袖一块布,将其裹住。

  在这里真冷啊!不如先取火生暖,说完遥遥把刚才打掉落的荆棘攒成一团,又找了壁上的干枝,燃起一把火来。

  遥遥在旁烤着浓烟升起,沾沾自喜的她,殊不知自己即将来临一场大的灾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