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天淼淼地遥遥

羽族公主

天淼淼地遥遥 活门 3821 2019-06-11 13:27:48

  冥界烊铜地府,遥遥卧在石头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根芦苇草悠闲自得的看着天上。

  一身匪气,这要让你师父看到非得处罚你不可。

  遥遥听到声音高兴的啐出芦苇草,抱住身后的女人,撒娇的喊着娘~你终于来看我了。

  是呀!我的宝贝女儿。

  娘,真好,要是娘能在好一些就更好了。

  鬼王欢笑着从腰间掏出一个荷包来,打开一抖,全是天南海北的奇珍异果,知道你嘴馋快吃吧!

  遥遥见到又是这些,扭头生气的说娘,我不吃。

  呦~怎么了我的小公主,这不是你平时最爱吃的吗?

  娘~你真当女儿就只是个吃货了,而且您也太过份了,还把女儿圈养起来,怎么您是不是还打算给我按个猪鼻子,教我学几声猪叫,养肥了把我卖了。

  女儿这是说的什么话,娘也不想让你在这里啊!你的事情地藏菩萨说的算啊!

  遥遥依偎娘亲怀里继续撒娇着说这里太太..闷了,我不想在这里待着了,好无聊的。

  女儿,我在告诉你一边这我也做不了主,只有你师父地藏菩萨才能告诉你什么时候能够出去。

  可是....娘我都快在这里待上三万年了,每天都是这些死囚和那些佛经真的烦死我了。

  女儿不要叫苦了,会好起来的,只要你听菩萨的话。

  都快听了三万年了,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动,真心累啊!遥遥委屈的哭出声来,还有您总是这句话来来敷衍我,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可是我还不是和往常一样,真的快把我郁闷死了。

  快快闭嘴闭嘴别总是死呀活的,鬼王向前抱住女儿,乖女儿相信娘,会好起来的,我女儿这么漂亮,我怎么舍得你在这十八层地府待上一辈子呢?

  娘~~遥遥抱住痛哭,我想出去,我想出去,我想出去......

  鬼王抱住女儿,安抚着女儿心里的苦楚。

  昊淼跟随母亲来到这南海龙宫,锦莲看着这龙宫想起了很多过去,回忆着她年轻时候哥哥袒护她欺负老乌龟,让螃蟹和大虾相互夹在一起,玩捉迷藏躲在贝壳里掀不起盖子,把水母和章鱼缠在一起秀恩爱....等等

  这些都仿佛如昨日般重现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这里和以前一样,都没有任何改变。

  母亲,您是不是触景生情,回忆起往事了。

  不错,真是往事一杯酒,醉在往事间。

  好~一个往事一杯酒。此时一位年轻俊美的男子气宇轩昂的走了出来。

  昊淼看了看此人气度不凡,又在这龙宫面前大摇大摆,身份一定不简单,就向前半鞠躬行礼说这位公子,我们是远道而来的亲戚,来给龙王吊唁,不知可否帮忙引路。

  熬夏扶起昊淼,客气客气,听闻天界大皇子为人低调,说话谦卑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昊淼觉得有些吃惊,这人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份。

  锦莲娘娘微笑着说看来我哥哥的确选了一位好的接班人,昊淼他是你九表弟熬夏。

  原来如此,失敬失敬。

  别别....我可受不起,一个天界的皇子,一个天界的贵妃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龙王,这不是折煞我吗?

  我看你是误会了外甥,今日我们只是作为家人来看望,并不是靠身份来刁难的。

  家人?熬夏怒气冲冲,当年谁不知道是你出卖了父王,出卖了整个南海让父王兵败如山倒,让十万南海将士死无葬身之地,你还有脸提家人二字。

  昊淼不甘示弱,也怒斥着说你以为我母亲好受吗?她这辈子一直都在自责,都在愧疚,当时大局已定是舅舅不听母亲的话,一意孤行非得和我父帝拼个你死我活,要不是我母亲拼死抵抗,恐怕就没有你在这里撒野。

  熬夏气不打一处来,拉着昊淼怎么你想找揍不成。

  昊淼也拽着熬夏喝倒来呀!谁怕你啊!

  你们都住手,锦莲流下悔恨自己的眼泪,当年是我错了,我爱错了人,做错了事,昊淼你退下吧!

  母亲,您....

  熬夏,你不让我们进去合情合理,我的确无颜面对哥哥,今日我就在龙宫门口给哥哥磕三个头,祭奠哥哥的在天之灵,愿保佑南海富贵千秋。

  ....

  淼儿,我们走吧!

  而九霄天上,丹凤在玄女宫教伴舞的仙娥,妖娆婀娜,魂牵梦绕台下仙娥看得目瞪口呆,羡慕不已不愧是天下第一美女,这舞姿连女人看了都按耐不住内心的狂野,更何况天帝陛下宴会时那些仙臣们了。

  丹凤听到这些仙女们的赞美的议论,停了下来微笑着说你们可要努力学好这舞蹈,可不要丢了我玄女宫的脸,到时在宴会上好好的扭起来,本宫重赏。

  是,我们定当竭尽全力。

  嗯,你们都下去,好好练习去吧!今日本宫累了。

  ....

  待仙娥们退下后,丹凤冷语道出来吧!

  偌大的玄女宫忽然门窗紧闭,窗帘浮升,别说是声音,就连眼光都照射不进来,仿佛一间密室,铜墙铁壁。

  画眉将烛光点起,跪在丹凤面前,拜见族长。

  丹凤转过身,面向于她表情些许沉重问道何事?

  族长,您交代的事我已经全部办妥了。

  那你们就各就各位准备开始吧!

  是,族长。

  烛光熄灭,画眉消失在黑暗里,丹凤奸笑几声,她在一根不起眼的石柱下打开暗门,进入一间密室,里面是羽族部落有功臣的灵位,她点燃一炷香,跪在面前,先祖在上女儿以开始复仇之路,我必将羽族发扬光大,让羽族不在受人欺凌,摆弄,请祖辈们保佑羽族。

  丹凤在灵位面前回忆着儿时那一场屠杀,天帝和龙王杀害族人的那一幕,鲜血淋淋,刀光剑影所有人被突如其来恶耗惊醒,吓得四处逃窜,好多族人到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到处都有惨叫声,到处都有求饶声,到处都有哭泣声。

  父王,母后丹凤大声的叫喊着,却不见一人理会这位羽族的小公主,黑夜中迷失了家园的方向。

  当她在想回下去的时候,头又感到阵阵剧痛,丹凤双手按住头部,在地上打滚,这时暗门突然开了,进来一位年长的女人,见其不妙赶紧扶起族长喂了一粒丹药才得意平息。

  渐渐安静下来的丹凤,昏睡了过去。

  年长的女人将她扶到玄女宫房间里,悄然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