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绝世帝妃:神王爱妻无度

第4章 暗潮涌动(2)

绝世帝妃:神王爱妻无度 阮一白 1853 2019-07-03 03:41:42

  九卿离开君陌凉住的地方,顺便将整个秦府都‘参观’了一遍。

  她最后去的院子布满了结界。

  其实是她无意中闯进去的。

  九卿蹲在离那个院子不远的一棵树上,手里拿了个从树上摘下来的桃子,看着前面有许多人守着的院子。

  这时,一个人走进了这里。

  那人一身军装,脸上有些许灰,头发有些乱,一副奔波的样子,不难看出他是刚从战场上回来的。

  “程将军,需要家主同意了才能进。”

  只见程德拿出一个令牌,守卫确认后,才让他进去。

  因为距离得远,九卿并没有看见那令牌上到底是什么,只是可以确定的是,那令牌通体全黑,表面似乎很光滑,从九卿的角度看不到什么的话,那么只有对着守卫的那一面有东西。

  那座院子没有名字,周围全是茂密的树林,可从外面看秦府,并没有这样一个地方,也就是说,秦府的某个地方有结界,然后通过这个结界,到达这个地方!

  九卿仔细回想了一下,她到这里之前,似乎在……秦府的厨房!

  来自皇族军队的程将军,被结界里外包裹的院子……

  这些都勾起了九卿对秦府的极大的兴趣。

  于是乎,在再一次夜晚来临的时候,九卿再一次光顾了秦府,当然,她还要见一见她的小徒弟呢!

  ——

  “你不跟着你哥哥,跟着我干嘛?”

  九卿蹲在君陌凉的院子墙头,看着跟自己一样蹲在墙头的重凌,挑眉问道。

  “哥哥出去了。”

  他才不会说重渊不想睡地板才半夜跑出来。

  “可是我出来的时候你明明在睡觉呀!”

  “我那是装睡的!”

  “可你为什么要装睡?想跟踪我?”

  “我,我一个人怕……”

  重凌低下头,一副被欺负的样子,那瘪着嘴的脸,看得九卿很想上手捏一把,但是她忍住了。

  君陌凉从屋子里出来抬头就看见了这一大一小蹲在她院子墙头,嘴角不禁一抽。

  “师傅,这位是?”

  九卿思考着要不要告诉她,旁边的人已经笑着开口。

  “我叫九凌,是她弟弟,你可以喊我小凌”

  重凌笑的人畜无害,很容易激发出女生的母性光辉。

  然而……

  “姐姐,我要下去!”

  九卿身形一顿,回过头来,“你都多大了的人了,难道还要我抱你下来?”

  重凌没办法,只好将目光对上君陌凉。

  他是想试探一下这个所谓的‘软弱无能’的小姐的,毕竟掉了一次水,醒来后性情大变的人,这种情况根本没有过!

  而且到现在就连这个秦府都不知道这君陌凉已经不是以前的君陌凉了!

  君陌凉将目光移开,她没有随便到抱陌生人的习惯。

  重凌见她不说话又将目光移开,眼帘慢慢垂下去,可谁知下一秒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只听耳边轻轻的声音道,“我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嗯?”

  重凌心中一跳,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惊讶,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被放到了地上。

  “小陌,走吧!我们去离你们家不远的山上。”

  九卿将重凌放下来后,拉着君陌凉就走。

  重凌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一直站在那里,原本脸上丰富的表情渐渐消失。

  良久,他的身形忽然拉长,潋滟的紫眸泛着淡淡星光。

  重渊勾起一抹笑容,绝色的面容足以倾倒众生。

  “果然有意思……”

  ——

  九卿带着君陌凉来到后山的一处山洞内,布置了一个结界。

  她白天来这里看过,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这里是没有危险的,再加上她的结界防护,君陌凉可以安心的在这里提升实力。

  “这枚丹药,可以清除你体内淤积的杂物,重新创造一个灵源,你先吃了,然后以精神力感知周围一切有灵的东西,将那些灵气都引到自己的灵源内,等灵源满了突破一次后,你便是一重天了。”

  “当然,你要是想成为人族中的佼佼者,最少要达到四重天或者四重天以上!现在那皇族太子上官钰就是四重天,但是这片大陆上比他强的不在少数。”

  “还有,这张传录符你拿着,若是有事了,输入灵力就可以和我通话。”

  君陌凉接过丹药和符咒,心里一片复杂。

  她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是什么人,但一定不是原主的师傅!

  不然可以打通灵脉的这种丹药就不会轮到她来吃了。

  九卿放心的转身准备走,却被君陌凉叫住。

  “你……为什么帮我?”

  九卿咧嘴一笑,“因为你好看呀!”

  君陌凉“……”

  这能算理由吗?

  ——

  九卿回到客栈发现没人了。

  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照的无人的屋子更加清冷。

  九卿抿了抿唇,好歹是她刚出来认识的人,说走就走,下次再让她见到肯定要打他们一顿!

  她目光扫过桌子的时候,发现一张纸放在上面。

  ‘九卿姐姐,我和哥哥已经把事情做完了,这次不辞而别实在是不好意思,下次遇见一定给你带很多好吃的。’

  落款是重凌和重渊。

  重渊的字很飘逸又强劲有力,而重凌的则是俊秀的小楷。

  九卿勾起唇角,好嘛,亏她还没忘了她这个‘姐姐’,算了,这次就原谅他们好了。

  重渊是不知道,因为弟弟坚持要写的留信,使他们下次见面的时候逃过一劫。

  九卿反手将留信收进了随身空间,拿走放在床上的零食后就把房间退了。

  她现在要在君陌凉出来之前替代她,当然,她绝对不会说其实她是想搞了这个家族,然后继承财产的,毕竟她现在很缺钱嘛。

  ——

  “咚咚咚---”,敲门声在大清早响起,床上的人儿睁开眼,缓慢做起身靠在床边,似乎等着外面人继续说话。

  “小姐,可起床了?”,门外的丫鬟小心翼翼的问着。

  九卿歪头想了想,在这座秦府里能用这种语气对君陌凉说话的,只能是那个被君陌凉吓得不轻的丫鬟了。

  “怎么了?”

  迷糊软糯的声音传到丫鬟的耳朵里时,她明显一愣,似乎没想到那个冰冷可怕的君陌凉会有这样一面。

  殊不知,里面早已换了个人了。

  “进来说话。”

  丫鬟应声推门而入,入眼的就是一张打着哈欠,眨着水润的眼迷糊的看着她,更让她觉得不正常的是那一直噙着三分笑的脸。

  九卿用易容符咒把自己外貌幻化成了君陌凉的样子,除了外貌,其它真的是和君陌凉一点也不一样!

  也不怪丫鬟看见她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九卿见这种情况,脸上笑容更大灿烂了,似乎是想成心逗一逗这丫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