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绝世帝妃:神王爱妻无度

第3章 暗潮涌动(1)

绝世帝妃:神王爱妻无度 阮一白 3131 2019-06-19 23:28:18

  ——

  人们都说,光明最终能够驱走黑暗,殊不知,带来涌动着无边的黑暗的,也是光明。

  ——

  偌大的上京城,即使到了三更半夜,也依然欢声笑语。

  大街上,一个穿着火红色华裳绝色女子身边跟着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正太,这样一对组合,惹得不少人频频回头,回头率那是赚得满满的!

  “姐姐,我们去哪?”,重凌抬起小脸,眨着蓝色大眼睛问道。

  九卿想了想,既然她要灭了秦家,那就找一个距离秦家近的客栈吧!

  “我们去秦家附近的客栈休息”

  重凌点点头,他自然是知道九卿的目的,但为什么这么做,他并不知道。

  作为上京五大世家之一的秦家,不管再荣华富贵,至高无上,也会有污点。

  而这秦家的污点,便是那秦府嫡女秦岑漫留下来的女儿,君陌凉!

  那君陌凉是秦府嫡女秦岑漫所生的女儿,本来嫁出去的女儿如同泼出去的水,不该如此突兀地带个孩子回本家住,可这秦岑漫毕竟是曾经的嫡女,身份尊贵,也没人说什么。君陌凉苦就苦在秦岑漫死了,没人能庇护她,加上她本身就懦弱,因此在这心机重重的秦府地位真是低到尘埃里。

  前几天,这君陌凉还因为被秦府大小姐秦岚羞辱了一顿,气得跳河自杀,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冬了,那里面的水冷的刺骨,以君陌凉那小身子骨……怕是很难熬过!

  这些自然是九卿从旁人口中听说,倒是有些可怜君陌凉了,可真是命苦!

  招魂复活这个东西她倒是会,那君陌凉虽然跳河了,但不知道到底死了没有,还是先等等再看吧。

  “就这里了!”

  两人进了客栈,立刻成了视线聚焦的对象,众多视线聚集在身上,两人并没有一丝慌乱,淡定地从掌柜那里接过了房间钥匙,然后上楼。

  ——

  九卿站在窗前,看着对面的秦府,心里琢磨怎么混进去。

  突然眼前有一张放大的俊脸,九卿吓得倒退了一步,看着来人,整张脸写的都是,“你有病?”

  重渊看了她一眼,并没有理她,而是看向了重凌。

  “你确定不回去了?”,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听着格外的悦耳。

  重凌眨了眨眼睛,嘟囔道,“我们来这到现在也没见那封印有什么动静,说不定根本没问题呢!”

  重渊挑眉,“如果封印没问题的话,我们就要回去了。”

  “不行,那边太无聊了,我不想回去!”,重凌鼓起腮帮子,别过头,傲娇的说。

  “谈事情请去外边,我要睡觉!”,九卿见这两人旁若无人的交谈,她有点火。

  这两人谈这种事情都不知道回避一下吗?就生怕她不知道他们来这里的目的?

  “可是姐姐,你只要了一间房……”

  重凌和重渊同时看向了九卿,一个满脸委屈,一个面挂微笑。

  九卿看着眼前一模一样的脸,心里有些奔溃,难道是她这么多年没出来,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

  为什么现在的面对陌生人就像是熟人似的?更何况面前这两位还是神?

  “你们不是有住的地方吗?”

  “刚刚卖了。”

  九卿瞬间有些无话可说,这算什么?集体来投靠她吗?

  “我们的钱都给你了。”

  然后,九卿又和这两人大眼瞪小眼,过了一会,她终于妥协。

  “好吧!”,接着,九卿又指着地上,对着重渊道,“你睡地上!”

  重渊扯了扯唇角,睡就睡!

  于是乎,最后成了那个一身紫衣又高贵的男人睡在地上,九卿抱着重凌睡在床上。

  与此同时,秦府一座破旧的院子内。

  “小姐,你醒了?小姐,太好了!小玲还以为您……”

  君陌凉睁眼就看见身穿古代衣服的女生趴在自己窗前哭。

  她揉了揉眉眼,脑袋一阵疼,随后才出声道,“小玲我没事,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你先出去。”

  小玲兴许是高兴坏了,并没有察觉到君陌凉语气里带着的冷意,随后转身和上门出去。

  君陌凉躺在床上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唇角勾起弧度。

  她再生了呢!真好,她终于可以离开那个地方了,那个……令人厌恶的地方!

  ——

  此时天刚刚亮,九卿感觉自己怀里抱着个跟火炉一样的东西,顿时皱着眉头睁开了眼。

  入眼的是重渊那张妖孽般的脸。

  九卿有些迷惑,她不是抱着重凌在床上睡的么?为什么会到地上来?

  就在她思考的时候重渊睁开了眼,九卿对上那双泛着波澜涟漪的紫眸,心里顿时一跳。

  这祸害众生的妖孽,就应该让天道把他送给她!

  “你怎么……”

  重渊话还没说完,就被九卿打断。

  “给你取暖而已……”,声音有些不自然。

  重渊一下子笑了,好听的声线荡漾在整个屋子里,九卿越发的不自然。

  然而她脸上还是很平淡,并用一种很平淡的语气说,“重凌让我下来陪你的。”

  说完看向刚醒的重凌。

  重凌表示一脸懵逼,然而他还是选择听九卿的话,“是呀!”

  重渊,“……”

  九卿满意的整理好了衣服站起来道,“今天该去秦府了,看看那个小丫头怎么样。”

  然后,重渊兄弟二人就看见九卿直接从窗户跳了下去,脸上一阵怪异。

  好好的门不走,为什么要跳窗户?

  九卿只能表示,这样简单,还能节省她从门口出去到秦府耗费的时间。

  ——

  清晨的上京,此时还被淡泊的雾包裹着,看上去有些虚无缥缈。

  人流量极大的街道上隐约可以看见一道红色的身影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秦府后院移动。

  “应该离这不远了……”

  九卿站在墙外看着四周,判断着君陌凉居住的屋子的方位。

  “这臭丫头就是命大!这样都没死掉!”

  一个尖酸的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九卿迅速的躲进了后院门旁边的一处草丛里,饶有兴趣的看着离开的那两个丫鬟的背影。

  看来那小丫头还没死嘛。

  九卿待那两人走了之后直接翻身进了秦府的后院。

  进了秦府,九卿这才意识到秦府到底有多大,她在里面转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君陌凉住的地方。

  那是一个十分破旧的地方,院子里一片荒芜,杂草丛生,若不是知道这里住着人,她都要怀疑这地方是被秦府遗弃的地方了。

  九卿坐在了一棵树上,晃着腿看着院子微微出神,不知道她自己的家怎么样了……

  “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奴婢不敢了,求求您不要杀我!”

  一道惊恐的叫声使九卿回过神来,她定了定神,看向那个被赶出房间的丫鬟。

  那丫鬟跪在院子里,不停的向站在房间门口,神情冷淡的君陌凉磕头,嘴里还念叨着,“奴婢不敢了,奴婢再也不敢了……”

  回答她的是冷漠刺骨的声音。

  “把尸体处理掉,若还有下次……”

  “不会的!不会有下次了!谢小姐不杀之恩!”

  那丫鬟磕完头急急忙忙进屋将尸体拖走。

  九卿微微诧异,这小姑娘不应该是需要人保护的角色么?怎么跟别人所说的不一样?

  九卿回想了一下在客栈里听到的信息,落水之前的君陌凉是十分胆小怕事的,可现在的君陌凉,似乎并不是传闻那个样子。

  呵,有意思。

  “你是什么人?”,君陌凉抬头看着坐在树枝上晃腿出神的九卿,皱眉道。

  这人到底坐在这多久了,什么时候坐在这的,她一概不知,若不是这人的目光太过热烈,她根本发现不了这人的位置。

  九卿看见了树下的君陌凉,弯着眸笑了笑,丝毫没有偷看没被抓包的难堪。

  她从树上跳下来,火红的长袍扬在身后,犹如一只火红的蝴蝶,十分热烈。

  “你好啊!小丫头。”,九卿的声音清澈好听,面上挂着的习惯性的微笑,让人感觉不到分毫的敌意。

  作为杀手的君陌凉,习惯了干什么事都不会泄露自己的表情,然而她的心里则是一阵mmp,明明是跟她差不多的年纪,却喊她小丫头!

  “你是什么人?”,君陌凉再次问道。

  “哦,我是你师傅。”

  君陌凉皱眉,她并没又原主的记忆,自然不知道原主到底接触过什么人。

  若真是,那她可就赚了个便宜。

  这身体机能实在太差了,这个世界与她原来的世界也有些不同,这样来一个师傅还可以教导她一下。

  想着,君陌凉直接跪下,并磕了一个头,“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九卿愣住了,她不过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这小丫头怎么就信了呢?

  随即又想通,这小丫头拜了她为师,立了契约,那她就可以更好地保护她了。

  “嗯,立契吧!”

  君陌凉一头雾水,什么立契?拜个师还要这个东西?

  “把你的血给我一滴”

  九卿伸出手,掌心出现一滴血。

  君陌凉见状,滴了一滴血在上面。

  只见九卿的手中在瞬间绽放出无数光芒,慢慢的将两人的身影包裹起来。

  在这之前,九卿就给这里设了结界,所以光并不会透露出去。

  过了好一会,光芒渐渐消失,九卿和君陌凉的手中出现了一个复杂的铭文图案,闪了一会便消失了。

  做完这一切,九卿跟她交代了自己的名字以及她什么时候会来就走了。

  留在原地的君陌凉握紧了拳头,重生一次的机会难得,她前世作为暗杀王牌,最后却死于飞机失事,她实在是不甘心!

  既然有了师傅,无论九卿是为了什么而帮她,她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变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