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地间—蝶双舞

第四章 疗伤

天地间—蝶双舞 秋水洛雁 2060 2019-07-06 00:05:00

  先祖家洛公好不容易才平伏下激动的情绪,继续说道:“从那以后,我自暴自弃,终日借酒浇愁,来折磨自己。心想自己早一日死了,便可早一日与你见面。后来,幸亏七哥开导了我,说你有可能没有死,我于是才重新振作起来。心想若是你果真没有死,哪一天来找我,而我却不在人世了,那你怎么办?因此,我告诉自己,千万不能死,一定要等你回来。一年没等到,就等上五年;五年没等到你,就等上十年;即使等一辈子,也要等下去!没想到,谢天谢地,伟大的真主又把你送到了我身边,感谢万能的真主!”说着虔诚地拜了下去,香香公主也跟着拜了下去。

  跪拜完别,香香公主倚靠在家洛公的怀里。道:“谢谢七哥,若是我回来时,知道你死了,我也会选择死去,那样,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这样一件生死决择的大事,从她的口中说来,语气是那样的平静。在她的心中,仿佛认为这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一般。

  家洛公激动得紧紧抱住了香香公主,道:“香香,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我们要永远永远在一起。”

  香香也道:“家洛哥哥到哪里,香香就到哪里。家洛哥哥要香香做什么,香香就做什么。”

  两个相恋的人在一起,自是有说不完的亲蜜话儿。他们说了好久好久。月色在一望无垠的大沙漠上,给大漠覆上了一层温柔的面纱,二人就如相逢在迷离而甜甜的梦境中一般。

  他们交谈了良久,家洛公问香香公主道:“”香香,听说你在宫中自杀身亡了,一开始我还真的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你了。你快跟我说说,你后来都经历了些什么?”

  香香公主道:“自从我在宫中,得知鞑子皇帝要设计害你和帮中一众兄弟后,我心急如焚。”

  “我快步向前,把写好的一封信悄悄地交给了我认识的那位站在西长安街清真寺门口的教长,并小声对他说,要他无论如何也要把这封信给你们带去。”

  “教长当时一愣,哪知一名侍卫突然抢了上来,向教长胸口一撞,劈手夺过那封信,并警告教长,说他们是皇帝身边的人,要他不要多管闲事!”

  “那位教长差点被撞倒,顿时吓得领着众教徒俯伏礼拜。看到这情形,消息根本无法传递出去。万般无奈之下,我想,只有我死了,我的死讯就会传遍京城,继而扩散开去,那时你们就会产生警觉。所以,我就决定以我的死来向你们示警,于是我就悄悄地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在地砖上刻下了‘不要相信鞑子皇帝’的字,然后就用匕首自杀了。”

  听到此处,先祖家洛公虽然已知香香公主没有死,但还是紧张得握紧香香公主的手,手上也不由得颤抖起来。香香公主把家洛公的手握得更紧了些,借以回应身边的情郎。

  只听她接着道:“等我清清醒过来时,发觉自己躺在一间卧室里。

  这时,只听见一个清亮的小女孩子的声音边拍手边高兴地道:“谢天谢地!姐姐,你可算醒了!”接着又道:“姐姐,你先等一会儿,我去叫我师父。”说着,也不管香香公主有什么反应,就跳着叫着跑出门去了。

  香香公主转动了一下身子,想翻身起来。但刚一用上力,就感觉左边胸口处一阵剧痛。这才记起自己曾经自杀之事来,知道自己还没有死,但伤势确依然严重。想起鞑子皇帝要害家洛哥哥和一干帮中兄弟的事来,也不知道家洛哥哥他们有没有收到自己示警的信息,有没有躲过鞑子皇帝的陷害。不禁为他们当心起来,但不知自己这伤何时才能好转。

  正当她心中忐忑不安时,只见屋外进来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大约六十岁上下年纪,刚才那个小女孩就跟在他的身后。

  那个老和尚看了看香香公主的面色,道:“不错,不错!”又转身对身后那个小女孩投以嘉许的目光,说道:“好徒儿,你近来的医术又大有进地了。”

  只听身后那个小女孩一口清亮的声音道:“全仗师父教得好!”

  老和尚听了哈哈一笑,道:“乖徒儿,好徒儿,为师跟你说,医术之道,名师的引导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还是看人的悟性和努力,你果真没有让为师失望啊。”

  这时,香香公主才看清那个小女孩的样貌。她只约摸十一、二岁的年纪,身穿一套青布衫子,一副乡下姑娘的样子;只见她相貌一般,面色枯黄,脸有菜色,似乎经常吃不保的样子。头发又黄又稀,双肩瘦削,身形似要比同龄人矮小得多。唯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的一双眼睛异彩芒射,异常灵动;嗓音清亮异常,给人显得中气十足的感觉。

  香香公主道:“老人家,谢谢你的救.......救命之恩,小女子终......终身难忘。”只见老和尚向她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下去道:“姑娘现在的伤势,依然很是严重,最重要是养好身子要紧,不宜多说话。姑娘有什么问题,等养好了伤再说吧!”接着吩咐那个小女孩:“徒儿,该给姑娘换药了。”然后就出去了。

  小女孩帮香香公主解开上衣,除下绷带,用药水将伤口处渗出的淤血清除干净。之后,又替她换上新药。当清洗伤口淤血时,香香公主倒不觉得如何痛楚,但换上新药的时侯,却是痛楚难当,香香公主给痛得额上渗出了汗珠。她强忍着钻心的痛,硬是没叫一声。小女孩也不禁佩服她的刚强。一双清光炯炯有神的眸子看着她,用清亮异常的声音对香香公主到:“这药是上好的金疮药,治疗刀剑枪伤最是神效。只是一点不好,就是上药时太过疼痛。平时,就是体格强健的大男人,都要疼得叫痛连天。你实在痛就叫出声来吧,这样可以减轻你的痛楚。”

  香香公主摇了摇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谢谢你,我还挺得住。”

  心想这点痛虽然令人难熬,但跟自己离开家洛哥哥那种心理上的痛楚相比,又怎可同日而语。

  小姑娘又替香香公主系上了绷带,从解衣,除去绷带,清洗伤口,上药、上绷带,直到为她穿上衣服等这一系列的动作,既熟练,又轻柔。香香公主不禁暗赞这个小姑娘的能干。

  香香公主向她投以感激的目光,问道,小妹妹,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道:“对不起,师父他老人家不让我对别人说起我的名字。”

  香香公主道:”那......请你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如何......如何会……会到了这里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