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地间—蝶双舞

第七章 洞穴

天地间—蝶双舞 秋水洛雁 2763 2019-06-27 01:22:47

  陈玉露一觉醒来时,已是上午十点半左右时间。她走下楼,来到厨房里,玉雪已经把饭菜都做好了。恰好这时,桂花来约她去放牛。

  玉露让桂花同自己一起吃饭,桂花说她刚吃过。玉雪则说现在吃饭有些早,要等爹妈回来时再同他们一起吃。玉露只好先自吃了,吃好后拿了本教师招考的书,带上山上休息时用的坐垫,准备出发了。

  这时,玉雪从蒸锅里拿了两个洁白的麦面馒头,用油纸包了,交给姐姐。道:“姐,你们饭吃得早,现在出门,要到傍晚才回来,肚子会饿不住的。”玉露没想到妹妹替她们想得如此周到,很是感激。玉雪接着又道:“记住,馒头要在肚子饿的时候,下着水吃,你就会觉得味道特别好。还有,就是记得要带上阿黄。”陈玉露点头称“是″,然后对她说:“玉雪,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上学去了。你在学校里要懂得照顾好自己。现在天气转寒了,要带上厚一点的衣服。最重要的是把学习搞好,不要受到那些不良同学的影响。”玉雪说:“姐,你的话我记住了,。”刚要告别玉雪时,忽然觉得似乎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问,但是却又一下子想不起来。玉雪看她冥思苦想的样子,问道:“姐,是否跟林清风的事有关?”经她这么一说,玉露忽然间想起要问的是什么事了,不觉红着脸道:“你去上学时,帮我问问清风的弟弟清云。他哥什么时候去打工,到时候我去送送他。”玉雪说声记住了,于是,玉露和桂花一起,赶着牛羊出发了。当然,出发时,不忘了带上阿黄。

  玉露家共有四头黄牛,七只黑山羊。桂花家则有五头黄牛,没有羊。她们赶着牛羊,从凤仪村的山村小路出发,先要沿着田地,绕过一个大大的左转弯,再沿着一条小河的左岸走,直通向一条宽阔的柏油公路。这条乡村小路大约有一公里半左右。然后在沿着柏油公路走上大约一公里的路程,就到了她们放牛的目的地——青冈大河。一路上,陈玉露和桂花在随意地闲谈着。阿黄则是不停地在路前路后,路上路下,钻林出林,在沿途的树林间进进出出。偶尔遇到松鼠鸟类的,总要尽情追逐一番。

  青冈大河远离村庄和田地,树木茂盛,水草充沛,地势开阔。牛羊不容易残害到庄稼,因此是放牧牛羊的理想场所。不过现在已是入冬时节,大部分草已以枯黄,不比夏秋两季。虽然如此,那些四季常绿的高大松树和一些常绿的锥栗树、小栗树以及许多叫不出名字的灌木,依然葱绿。并不像许多书中描写的秋冬季节那种“叶落山容瘦”的枯败景象,而是给人以一种“青翠湿人衣”的葱茏感觉。山间到处散布着一大蓬一大蓬的藤本灌木丛,它们的叶子鲜绿嫩口,是秋冬季节牛羊非常爱吃的植物。因此,虽是大部分草木枯黄的冬季,牛羊也能吃个饱。只是大部分村民们嫌它离村有点远,都不大愿意到这里来放牧。

  青冈大河是一条源头很长很长的河,河里的流水清澈充沛,一年四季不停地流淌着。河里大小不一的石头,大者大到房子那样大,小者鸡蛋般大,或更小,都被河水冲刷得溜圆洁净。河两岸山峰巍峨,直上云天。

  牛羊在河间,两岸的山间自由地觅食,她们便在河中尽情观赏、游览起来。

  这条河中最大的一个石头,差不多有三四间屋子那么大。它的下边有一个直径两丈大小的水塘,塘里面的水清澈见底。能看见一些大小各异,色彩不一的鱼儿在塘水中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它们仿佛无所凭势,漫游于空际中一般。

  故老相传,说这个大石头,和某个遥远的村落附近一条大河里的、同等大小的另一个大石头是一对。这对大石头原本是能发出洪大声响的,它样有时会互相传声,相呼相应,因此村民们叫它做大“叫石″。

  在某年某月某日的一个深夜,一队行脚商来到青冈大河,从它附近经过时,突然听到一声洪亮无比的叫声,当时就被吓得脚瘫手软。之后他们壮着胆子,循声找来,发觉原来是河里的这个大石头在作怪,不由火冒三丈。于是他们纷纷抡起铁扁担,照着大叫石的嘴部一阵猛砸,硬是把大叫石的嘴给砸烂了。从此以后,大叫石就无法再发出那种洪大的声响了。

  玉露和桂花沿着大叫石绕了一周,发觉在它身上,似乎真有一处地方好像被破坏过。玉露暗想,这事太有趣了,要是这个大叫石的嘴还在就好了,这个大叫石和遥远地方的那处大叫石也许还是一对情侣呢,现在大叫石的嘴被人砸坏了,从此以后,它们就失去了联系,好可怜啊!玉露不禁暗暗责怪起那队行脚商来,心想你们也太过狠了。大叫石只不过心情高兴时叫上几声,又没做什么坏事。只是吓到了你们,你们何至如此?

  桂花说,这个地方奇怪的景致还有一处。就在河南岸的半山腰,问玉露有没有兴趣去看看。玉露问是什么奇怪的物事,桂花怕说出来玉露就不会去了,于是说去看看就知道了。玉露给她激起了好奇心,于是两人一狗,便一前一后地向半山腰攀去。

  这时,眼看着玉露家的那几只羊,离牛群越来越远了,马上就将消失在视线所及的范围。玉露想试试阿黄是否真像玉雪所说的那样能干,于是叫了一声“阿黄”,接着将手向着羊群的方向一指。

  果然,阿黄立刻便向着羊群的方向,箭一般飞奔而去。不久便传来它对着羊群的一阵阵狂吠声。真是狗占人势。在阿黄的淫威下,群羊只好乖乖地返回牛群所处的位置。阿黄成功地完成任务后,回到主人的身边,摇头摆尾,并仰头看着玉露,一副等待接受主人褒奖的样子。玉露高兴地拍拍它的头,表扬了它几句。桂花对阿黄的表现,也是赞赏有加,惊叹不已。

  接着,二人一狗继续向山上行进。差不多花了二十多分钟的光景,她们终于爬到了桂花所说的那个地方。玉露并没有看到什么出奇之处。桂花道:“你再仔细找找。”于是玉露又仔细搜寻起来。终于在方圆二十米的范围内,在遍布灌木、藤蔓植物掩映之处,发现了一个大小口径一米左右的方形深洞。要是不加以留心观察,还真难发现这个洞穴。洞的四周用钉有木桩的篱笆围了起来,在洞穴边上竖有一个六尺多高,三尺来宽的石牌。石牌上面刻有“小心坠落”四个一尺见方的字样。整块石牌及四个大字均字迹斑剥,满布青苔,显已年深日久。

  玉露从篱笆外钻了进去,刚要探头张望,哪知桂花急忙揪住她的衣领,把她拽得离开洞口。告诉她不要太靠近洞口,以防发生危险。玉露觉得桂花是过于胆小了,但依然提高警惕,慢慢接近那个洞口。发觉洞口呈正方形状,口径接近一米半左右。洞是垂直而下的,向下看不见底,十多米以下全是一片漆黑。隐隐有一股冷嗖嗖的风从下面往洞口吹上来,让人有一种背脊发凉,凄神寒骨的感觉。

  这时,只见桂花从旁抱来一个大碗般大小的石头,从正方形的洞口投放下去。石头掉下洞口后,竞半晌听不到落石的声音。桂花对陈玉露道:“怎么样玉露,我没吓你吧。这个洞实在是深不可测啊!”玉露这才张口结舌,惊得又是半晌说不出话来。

  桂花道:“听说我父亲的爷爷的爷爷他们那个时候,父亲的爷爷的爷爷还只有七八岁时,咱们同村里的几个小孩子,一天早上,一同到这座山中采蘑菇。其中有一个叫作虎头的小男孩跑到这个洞旁,由于不知道有这个怪洞,收势不住,一个不小心,就从洞里掉了下去。一同来的小孩子们看到这情况,全都惊呆了,大家都想尽办法去救那个掉下洞去的男孩。但是由于这个洞实在是太深了,他们根本不知道要怎么救。只能扒在洞口大声呼喊着小男孩虎头的名字。但是任他们怎样呼唤,却再也听不到那个小男孩虎头的声音了。于是大家都害怕极了,纷纷哭喊着回家去,把事情告诉大人们。”

  当村民们听完了孩子们的哭诉后,都非常震惊。尤其是虎头的父亲,听到这件事情后,当场就昏了过去。

  虎头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是他的天,是他的一切。一向以来,父子俩相依为命,可以说虎头就是他的命根子。如今没有了儿子,等于他的天就塌了。他就失去了存活在这个世上的意义。众人急忙七手八脚地乱成一团,掐人中的掐人中,呼叫的呼叫,有的人还不顾一切,迅速除去他的鞋子,也顾不上他的脚干不干净,如狂犬般张开大口,死命般不停咬向坠洞男孩虎头他爹的脚后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