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地间—蝶双舞

第三章 防 患

天地间—蝶双舞 秋水洛雁 2407 2019-06-23 00:50:24

  陈德才返回厨房时,陈玉露正在帮忙做饭。玉露问:“爹,你方才哪里去了?”陈德才道:“没去哪里,我就是去看看鸡圈门关好了没有。近段时间,村里老是发生黄鼠狼来拖鸡的事情。听说就在前天晚上,桂花家的鸡就被黄鼠狼叼走了一只。”陈玉露道:“可我明明看见你从我和玉雪的房间里出来。”陈德才微一迟疑,忙道:“是这样的,我检查完鸡圈门都关好了以后,就顺便去看看玉雪的作业还有多少没做完。唉,都怪家中忙,放牛羊的事,就只好拴在玉雪这闺女身上了。”玉露娘道:“是啊,这样一来,又得影响她的学习了。”玉露安慰他们道:“爹、娘,你们也不要为这事难过。妹妹是个好学的人,她一直以来都是边放牛、边看书,就像我前几年那样。其实这样学习,更学得进去。若是把自己整天关在屋子里读书,效果反而不好。再说,村子里有哪家读书娃娃不放牛羊?你们也不必把这件事挂在心上。”陈德才想到自昨天下午到现在,这还是玉露首次主动跟自己搭讪,心里于是高兴起来。但是看她对昨天的事,压根儿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心中又不免暗暗犯起愁来。

  说着话时,饭已做好了。玉露去叫玉雪来吃饭。她去到她们的房间时,看到玉雪正在专心做作业。问妹妹道:“玉雪,刚才爹爹来找你做什么?”玉雪道:“没做什么,他就是来看看我的作业做到什么程度了。”玉露听她这么说,也没往他处想。于是叫上玉雪,一同去吃饭。

  吃过饭后,玉露一家人看了会儿电视,说了些闲话。然后玉露就回房看书去了,她要为下次的教师招考作好准备,玉雪也回房间做作业了。

  玉露看了一阵子,感觉有些乏了。她升了个懒腰,看了看玉雪,道:“玉雪,休息会再做吧。”玉雪道:“就快好了。”说完又做了一会儿,然后收起书本放好。道:“大功告成!”说完大大地伸了个懒腰,走到姐姐身边,拿起姐姐看的招考书籍随手翻看了一下,然后就丢在一边道:“姐,我发觉你这些招考的书,理论的东西太多了。看起来就头疼,我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陈玉露说:“我也不喜欢这些理论性很强的书,但能有什么办法呢?考试考的就是这些理论方面的知识,不看能行吗?”接着又道:“玉雪,现在国家都不分工了。要参加工作,只能通过招考这一条出路了。你以后要参加工作,也必定只有走招考这条路了。”玉雪道:“我嘛,还早前着呢,没功夫,暂时还不想操这份闲心。”玉露道:“说得也是,还早着呢,好好珍惜你学生时代的时光吧!”玉雪道:“这我赞成!”玉露道:“你跟我说说,你现在在学校觉得怎样?”玉雪道:“老师们倒是教得很好,尽心尽力。大部分同学也学得很认真,可就是有那么一些同学,无心向学,尽做些与学习无关的事。他们不但违反校规,还欺负其他同学。甚至跟班主任、任课教师们叫板,尽给学校、老师们添乱。”玉露道:“像这样的学生,任何时候都存在。俗话说得好:‘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又说:‘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关键是你要能做到不受这些人的不良影响,更不能跟他们搅混在一起。学习这件事,老师的引导固然重要,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要自己能静下心来,所谓‘师傅引进门,修行在个人嘛。’”陈玉雪道:“姐,我知道。你要说的不就是要‘出淤泥而不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是吧!你看你,说出的话一套是套的,简直跟我们班主任谢老师教育我们时的话一模一样!”玉露道:“边放牛羊边看书,感觉能学得进去吗?唉,牛还好,就是那几只羊,一点也不安分,能翻几架山。稍不留意,就会去害别人的庄稼。”玉雪道:“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我倒是感觉顶呱呱,超级棒。”陈玉露奇道:“哦!说来听听。”陈玉雪眉飞色舞地道:“在绿树成荫的山冈,清风徐来,草木芬芳,使人精神倍爽。这种情境中看书学习,感觉事倍功半。当看书乏了,便抬起头,看看天上舒卷自如的白云,或相戏于中天,或相戏于山颠。”陈玉雪美美地闭上秀目,显得十分陶醉地倒:“那种动人的滋味,实在是一种超美的享受。”陈玉露不觉给她说动,恨不得现在就在山上放牧。“至于你担心的那几只羊,只要你带上我们家阿黄,根本不是什么问题。”陈玉露越发奇了,道:“又跟阿黄有什么关系?”阿黄是陈玉露收留的一个“孤儿”,那是她半年前去山上采蘑菇时,发现一只毛色黄中带黑的小狗。当时它正瘫痪在路边,已淹淹一息,眼看着就要死去。陈玉露觉得它非常可怜,就把它带回家中。在她的精心照顾下,小狗慢慢地恢复了健康,现在已经是一条半大狗了,样子活像只狐狸。陈玉露给它取了个名字叫阿黄。陈玉雪接着道:“阿黄可聪明了!在我的调教后,当看到羊群远去的时候,你只要叫一声阿黄,然后伸手往羊群的方向一指,它就会飞快地向羊群奔去,冲着羊群面前吠叫,直到把羊群追回来为止。”陈玉露道:“真的假的!我怎么没有看出阿黄这么聪明能干?”玉雪道:“那是因为你不经常放牛羊,即使放了,也没有带上它。”陈玉露道:“没想到当初我救下它,还有这么个好处,等到我放牛羊时,非得带上它不可。”

  在玉露她们正谈兴正浓的时候,玉露爸妈房间内的灯依然亮着,二老显然是对玉露很是放心不下。玉露越是没事儿一般,他们就越是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真是养儿父母忧。玉露娘道:“今晚有玉雪看着她,可等玉雪上学去了,又该怎么办?”陈德才说:“要不你去她屋里陪她。”玉露娘说:“我们的这个女儿,可机警着呢!如果那样做的话,很容易被她看穿,这个办法不管用。”陈德才道:“我看玉露平时在村中,就数跟李绍文文家的桂花最是要好。从小学到初中,她们都是一起读书玩大的。要不,你明天找个机会跟桂花家商量下,让他们家桂花这段时间尽量多陪陪玉露。晚上就让她过来跟玉露一起住。这样的话,还可以让她多劝劝玉露,你看成不成?”玉露娘道:“我看这个法子行,她们年轻人在一起,准说得来。说不定过不了多长一段时间,玉露的心结就打开了,到时候,咱们也就放心了。”二老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一直交谈到深夜。他们一方面在为女儿的事担忧,需保持高度警觉,一方面又在想方设法,以防范女儿可能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唉!都因陈玉露心理上的一番自我宽解,使得一家老小反为她担心受怕,竭思尽虑。“唉!也不知道上辈子劝了她们些什么,都说儿女是父母们前世的债主,这话可真是半点都不假啊!”陈德才这样想。

  可怜天下父母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