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地间—蝶双舞

第四章 畅游(上)

天地间—蝶双舞 秋水洛雁 2912 2019-06-10 12:46:10

  两人买了楚雄至大理的车票,驱车一百七十多公里,到达了大理市。又打了出租车,行驶了七公里左右,直至来到了苍山脚下,洱海之畔时,已是晚上七点左右。两人经过了近三个小时的颠簸,都觉有点累了。于是在附近的小吃店随便弄了点吃的,陈玉露提议:“我们不如找处旅舍好好休息,先养足精神。到月亮升起时分,再来欣赏被当地白族人民称为‘金月亮’的‘洱海月’吧!”林清风当然无异议。于是两人临洱海之畔找了一家别致的客栈,开了两间相邻的单人间,洗漱之后,早早地休息了。

  迷迷糊糊间,林清风仿佛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随即传来陈玉露悦耳的声音:“风哥,起来赏月去了!”“来了!”林清风这才发觉屋中早洒进一片迷蒙的月光。这一觉醒来,竞已是月上中天时分。走出房门,陈玉露伸出纤纤玉手,轻轻挽着他来到了洱海边上。林清风抬起头来,只见一轮洁白如玉的皓月高悬夜空。由于天空极蓝,月色又是那么的明朗,星光自然显得暗淡了许多。但是点点繁星疏疏落落地镶嵌在碧蓝的天幕上,自有另一番月朗星稀的景象;天地被月色披上了一层迷蒙的银白面纱,显得更加神秘,引人无限遐思。湖面银波万顷,湖光与月色揉合在一起,显得那么的亲密与和谐。连接洱海与苍山之间的一大片扇形坪坝上,参差坐落着数百人家。隔岸远眺,依稀可看到点点灯火,与天空的繁星溶为一体。紧接坪坝的点苍山好似一巨幅深黛色屏障,横亘在广漠的天地之间,一座座山峰犹如一柄柄利剑般直刺苍穹。在月色的映照下,依稀可看到堆积峰顶的皑皑白雪,在夜色之中依然散发着光茫。“风哥,你看!”往陈玉露玉手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在一片万顷茫然中,一轮明月在海中载沉载浮、随波飘荡,不时散碎万千粼粼细银。这洱海的月色,真个令人惊叹万分。林清风抬头仰望天上的一轮明月,又低头看看水中之月。不禁唱到:”天上有个月亮,水中有个月亮……”在这农历六月十六的夜晚,虽然不是当地人一年一度中秋佳节观赏“金月亮”的日子,但是俗话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明月当空的夜晚,洱海之畔,出来散步的游客亦不下数百十人之众。在洱海靠近岸边的水面,停放着一些供游人泛湖的月牙小舟,湖中亦有三五成群的小艇悠闲地划行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陈玉露见林清风呆呆地凝望着湖中小舟,已知他心中所想,说道:“风哥,古有东坡与友夜泛赤壁,今夜我们何不来个清风玉露泛舟洱海!”林清风听她说得有趣,不禁意兴大动,说道:“旷世才子苏东坡泛舟赤壁传佳话,我这凡夫俗子自然不敢与之相提并论。但有绝代佳人陈玉露与我林清风共同泛舟于洱海之夜,我林清风顿时身价倍增,说不定日后能传下千古佳话,洱海也因我而名声更盛也不是没有可能,走,让我们现在就去创造这个绝代佳话去!”陈玉露看他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也忍俊不俊起来,道:“我可并不是什么绝代佳人,所以你这传世佳话的愿望恐怕要落空了。”“谁说你不是,要是你往台上这么一站,什么肥环瘦燕,浣纱西施,拜月貂禅,统统躲到台下去了。你说这样的人不算绝代佳人,谁算?”陈玉露听他说话越发疯了,不过心里还是甜丝丝的。说道:“看把你美的,那就走吧,不过我们风度翩翩的林公子能不能传千古佳话,洱海会不会沾林公子的光,可就要看你的造化了。”说着两人租了一艘月牙小舟,由林清风摇着桨,陈玉露则坐在他身旁,向着洱海的深处驶去。这时,只感觉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上下天光,一碧万顷。陈玉露的丝丝秀发,经晚风轻拂,飘到了林清风的脸上,颈上,让他感觉柔柔的、痒痒的,感觉舒服到了心里去;再看看玉露,只觉身边玉人在月色辉映下,新洗过的黑瀑似的秀发写意地随肩披撒,散发着淡淡栀子花的芳香;秀美的面庞容光焕发,一身洁白纱裙在月色笼照下,散发着一层淡白的柔光,婉如下凡仙子一般让他感觉有些不真实。林清风忽然从心底生出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来,然而念及玉露为自已的付出,对自己却是一往情深,自己对她何尝不是早已情根深种。自忖此生除了玉露,天下间任何女子都再也无法走进自己心中。想着想着,手上不由得慢了。陈玉露问道:“风哥,你在想什么?”林清风道:“没……没想什么。”陈玉露道:“你要是乏了,不如先歇会儿,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林清风道:“累倒没有,不过古人有过任舟漂流的雅兴,我们来胡乱附庸一番亦无妨,何况可以听美人说故事,夫复何求……”陈玉露听他又胡口乱诌,不知他往后又会说出些什么疯话来,急忙道:“再要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我可不理你了。”林清风急着想听她说故事,只好暂时收起洒脱不羁的性子,乖乖坐在一旁。陈玉露看他忽然间转了性子般的模样,忍不住乐了,说道:“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月宫里一位美丽善良的公主因为思慕人间,来到洱海边上,与一位诚实厚道、名叫岸黑的渔民小伙成婚,夫妻俩过着快乐幸福的生活。”“大概就像我们俩现在的情境吧!”林清风打岔道。陈玉露伸指轻轻点了点林清风额头,嗔道:“你想得倒美,谁要和你了?”林清风道:“反正林夫人你是当定了,今生今世我是非你不娶,你也只好非我不嫁了,难道你忍心让我一个人孤苦终老么?”陈玉露道:“少贫嘴,再打岔我就不讲了。”林清风笑道:“是,谨遵娘子懿旨。”陈玉露拿他没办法,只好继续说下去:“善良的公主为了能让渔民们打到更多的鱼,就把自己的宝镜放在海中。这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宝镜把海中的鱼群照得清清楚楚。从此,渔民们打到的鱼可多了,人们过上了丰衣足食的日子,渔民们别提有多么感觉公主了。”林清风打岔到:“多么善良的女子,但愿她能和心上人天长地久,幸福生活在一起。”“是啊,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可是,但凡天下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公主下凡成亲的事不久就被天庭知道了。于是天庭派出四大天神,狠心地把公主强行带回天庭。好端端一段姻缘,硬是被无端拆散了。”林清风愤然道:“什么狗屁天庭,不去惩治那些为非作歹之徒,反倒来迫害一心向善的女子。看来天庭也是个善恶不分,欺善怕恶之处,好不到哪里去!”陈玉露这次倒没怪他多嘴,反向他投来嘉许的目光。接着说下去:“善良的公主在临走之前,还在想着如何才能让心上人及百姓们继续过上幸福的生活。于是,在临走之前,让自己的宝镜永远地沉入了海底,保佑着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百姓。公主的宝镜在海中变成了金月亮,世世代代放射着光芒。人们永远记着公主的恩德,永远思念给他们造福的公主。于是,每年的中秋之夜,附近一带的人们就划着小艇,来到洱海边上赏月,试图在月亮上看到给他们造福的公主。从此,‘洱海月’就成了大理著名的‘风花雪月’四景之一,‘洱海月’被白族人民称为‘金月亮’。”林清风听完故事,道:“可怜公主从此和心爱的人分开了,那种一日三秋,度日如年的滋味该是何等的痛苦。”陈玉露道:“是啊,但愿天下的有情人都能长相厮守,幸福白头。”不知不觉已是玉轮西移,晓星隐没。陈玉露道:“风哥,我看今夜时间已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回去休息了。不养足精神,明天怎么游苍山呢?你说是不?”林清风道:“得携佳人洱海同游,此生了无遗憾。若能再游苍山,更是可遇不可求之事,为夫怎会有异议呢。”陈玉露听他这么一说,心中实是十分受用。但仍装出一副生气的模样,轻轻甩了甩手,没有甩脱,也就任由林清风握着,于是两人一边相执着手,一边用另一只手拨弄着船桨,划到了岸边。交了月牙小舟后,手挽手回到客舍,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