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多想再爱你一遍

他和她已相隔人山人海2

我多想再爱你一遍 浅澜沁 2360 2019-06-11 16:00:38

  她没说话,咬了咬牙,陆凌郴你大爷的,谁稀罕你,之后谁也没理谁。

  没过多久《君临天下》的导演和编剧也来了。这一顿饭吃的还比较顺利。没过多久,陈述过来和陆晚归说了几句话。陆晚归便向大家告辞离开了。显得很着急。

  其实陈述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陆晚归快待不下去了,让陈述联合她演了一场戏。

  陆晚归回到的是A市林泽野的其中一间公寓,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她和陆凌郴相处的点点滴滴。

  回忆-

  A市一中,是每个A市学生们向往的地方,而在这儿,有一个传说,就是陆凌郴,不仅家世好,长相逆天,智商也是很变态的。这样陆凌郴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女生们茶余饭后的闲聊对象,更是女生们心中的男神。

  这年顾初希刚入学,陆凌郴高二。在开学典礼上,见到了陆凌郴,一眼万年,指着陆凌郴对她的发小何芝琦“我喜欢他,我要追他。”

  对于顾初希猛烈的攻势,陆凌郴一直无动于衷,不过顾初希也没有泄气。

  很快就寒假了,顾初希青梅竹马秦淮南到A市来找顾初希,顾初希当然不会推脱,在孤儿院多亏了淮南父母帮忙,不然那儿还有现在的自己。她生来就不会讨好任何人,除了陆凌郴。秦淮南和顾初希玩的太晚,寝室门禁了,他们只好去酒店里住下。

  第二天很早,顾初希被电话吵醒,本来有起床气的她一看是陆凌郴打的,立马笑脸相迎。“喂,不知你怎么今天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呢。”

  她最喜欢逗他了。特别是看着他那冷脸的样子,就觉得特别好玩。这也是后来顾初希为什么能够亲近林泽野的原因,她总觉得林泽野有种相似于陆凌郴的气质。让她会觉得舒服。

  “给你半个小时,马上回学校来。在你寝室门口等你。”顾初希不由得慌神,陆凌郴说他在等她。顾初希来不及和秦淮南告别,搭了一辆出租车立马赶回了学校。到了学校顾初希才反应过来,一时间太着急,竟忘了洗漱什么。

  顾初希不由得爆粗口,这幅样子怎么见他啊?她懊恼的抓了抓头,这时陆凌郴已经向她走了过来,顾初希虽然不是很注意形象的,但是在喜欢的人呢面前当然还是特别的,她用她宽大的围巾捂着脸,“等一下,我马上回来,一定要等我哟。”就冒冒失失的跑回了寝室。难得陆凌郴约她,万一他的暴脾气等她等久了不等了呢,所以她快速的收拾好。

  一下楼没有看到陆凌郴,心里的失望不由得溢出来。“顾初希,站在那儿干嘛,过来。”顾初希听到陆凌郴的声音立马又满血复活。顾初希走过去之后,陆凌郴话也没说,就拉着她的手,往一个咖啡厅走。那是他们第一次牵手,顾初希怕冷,可那一刻,世界一切仿佛都是暖的。

  进了咖啡厅他们找了个地方坐下,“你喜欢我?”陆凌郴似乎要看穿顾初希一样一直盯着他。顾初希呆了一下,点了点头。“那我同意了。”顾初希愣了好一阵,她用她泪汪汪的桃花眼盯着陆凌郴,

  “什么?”陆凌郴嘴角微微上扬,,“你不想做我女朋友,嗯?”顾初希连忙摇头,此刻应该是被惊喜砸中了,呆呆的。

  “那我们该聊聊昨晚了,嗯?开房?男人?反正挺大嘛,小姑娘?”

  “你这是吃醋了吗?然后一大早……”

  顾初希话还没有说完,陆凌郴的唇便堵了上来,她不会接吻,没有任何技巧。“嗯…唔……”待顾初希换不上气之后陆凌郴才结束这个吻,“笨蛋,你要憋死自己啊。”

  “陆凌郴,这是我的初吻,你要对我负责。”顾初希顶着泛红的脸,水汪汪的眼睛盯着陆凌郴,陆凌郴点点头“好啊。不过以后不准和别的男人说话,今天暂时放过你,嗯?”-回忆结束

  那时候的陆凌郴真的很好,好到我都以为他会娶我,和我在一起一辈子,顾初希,是你自己贱,越是高攀不起的东西你越想得到。陆晚归嘲讽自己。她端起自己面前的红酒杯,一饮而尽。

  以前和陆凌郴在一起他总不要自己喝酒,而现在的她,已经习惯用酒精麻痹自己。红酒顺着她的红唇流到了喉咙,把她妩媚的脸衬的更加动人。就这样不知不觉睡着了。

  “你他妈谁呀,还要不要人睡觉了。”才晚上六点,陆晚归就被吵醒了。“初希,是我,我回国了。”陆晚归当然知道这是谁的声音了。“你回国了?”顿时清醒了不少。“什么时候下飞机,我来接你。”电话那边心情很好的样子“别着急,慢慢来,七点半下飞机。”陆晚归也没有慌乱,全副武装过后开着林泽野送她的跑车去了机场。

  陆晚归到机场,刚好七点半,应该是时间太早,机场没多少人。陆晚归找了个座椅,坐在上面快要睡着了。

  “大明星睡在这里是想上你明天的头条吗?”听到他的声音陆晚归更加清醒了,“秦淮南,臭小子,当年一声不吭就走了怎么回事。”

  陆晚归揪着秦淮南的耳朵,“疼疼疼,初希,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打人啊。”陆晚归瞟了他一眼,他确实变了很多嘛。

  “还有以后别叫我初希,现在我叫陆晚归。”秦淮南尊重她,没有多问,点了头应了应。

  陆晚归和秦淮南坐在车里,“你去哪?去我那儿?”秦淮南点了点头,一副很无奈的样子。“我不去你那儿,还能去哪,我在外无依无靠的,你可要收留我。”

  陆晚归和秦淮南回来之后,陆晚归也没有管秦淮南,自己又去睡回笼觉了。

  八点,陆晚归按时起来了,她收拾好下楼之后,已经有车在楼下等她。陆晚归若无其事的走上车,却发现车上的人气氛很不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