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乔盏杯容

相遇.02

乔盏杯容 KBKR 2311 2019-06-09 21:31:49

  距离正式开学已经过去了三天,谢瑾被分到了3班,也是实验班。乔苏也和自己的初中同学分在不同的班级,好在沈默和她分在了一起,都在5班,一起住宿也不算寂寞。但乔苏听沈默说分班完全是按照中考成绩分的,而且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没有参加衔接班时,简直太气愤了!但纵使再愤懑,她也只能在自己心里默默抱怨一番。

  那之后她回过神来,好巧不巧地和男生对视上了。男生盯着她,眼神淡漠,面无表情,乔苏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默默低下头,内心极度尴尬,又忍不住想抬头再看。挣扎一番后好不容易决定抬头,结果发现男生已在食堂尽头的餐车回收处了,内心又不免一阵失落。还被谢瑾和沈默发现了追着纠缠,她只好老实交待。两人连连感叹没看到是谁,不然还能帮忙打听一下。

  衔接班的日子像是复制着走了过来,每天中午在食堂,乔苏都能在自己的各个方位角上看见男生的身影,而且每次两人都是相对的方向。她觉得幸运,又得小心翼翼地想着吃饭时的姿态——万一被对方不经意看到自己的丑相就不好了!所以每天都吃的提心吊胆,想着,他会不会往我这里看呢?然后又自我否定,不不不,不会的,他又不认识我,我又长的不好看。

  有次她看人少,决定中途去买饮料,顺便帮谢瑾和沈默一起买。当她站在冰柜前对面前花花绿绿的塑料瓶犹豫不决时,身后突然多出一双手臂从乔苏右侧直直伸进了冰柜,拿起最上层的一瓶矿泉水。她赶忙让路,发现对方正是“发光男”,只瞥她一眼,说了句“谢谢”。

  声音非常独特,好像处在变声期一样。不同的是,他是在浑厚中夹杂着清亮,坚定而有力。

  “没事。”她回道。然后继续在冰柜前挑选——这次她随便给自己拿了一个——为了能排在男生身后结账,顾不得那么多了!

  “2块。”

  乔苏看见“发光男”递上了紫票票,再找回零钱后又说了句“谢谢”。

  很有礼貌,立刻加分!好感度又进了一层。

  但在那之后两人就再没有任何交集了。沈默虽然自诩“八卦小天后”,但乔苏甚至不知道对方的班级、名字,光靠长相也无从打听。学校规定午饭必须在食堂吃,但即使这样她还是没有再见过那个男生——即便是在每天课间操、周一升旗、周二下午的体育大课这些全年级都必须参加的活动上。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日历上的日期被划掉一天又一天,男生的样子渐渐被乔苏淡忘在心底了。

  栾树率先变成金黄色,学校里的很多植物还是绿油油的。转眼就来到了招新日。大概在乔苏心里学生会相比团委而言更被熟知,因此有关团委的招新一概不知,只关注了学生会的。她在初中的时候就很想锻炼自己的交际能力,奈何校学生会是老师点名任命的,而且自己在老师那里的形象并不怎么光辉高大。

  九中先行招新的是团委,前任学长学姐们在中午的食堂门口发放宣传单和小礼品。相比这样的大张旗鼓,学生会招新甚是低调,只是在食堂门口贴出海报,外加清晨午间插播的广播通知。

  虽说校学生会有六大部门,几经权衡她选了听起来最没人想去的生活部,然而当自己班上的同学听说后,所有竞选的人竟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去生活部。在这之中还包括她的一个舍友。

  在搬进去第一天自我介绍时,乔苏就能感觉到这个舍友的家境以及父母对她的宠爱。她的样貌并不算好看,而且还有点胖;人虽然有些自大,但始终不坏,性格也还好。她不会缠着自己和沈默,倒是另一个总和她一起玩儿的女生抱怨过她的公主病。但乔苏也没有过多评论,毕竟对方住在自己对铺;大家都是第一次住宿,朝夕相处,和舍友打好关系还是挺重要的。

  初试过后乔苏对自己的表现有些不满,除了一分钟的介绍时间卡的凑巧准确外,面前的会长和副会长一众都是板着面孔,表情异常严酷。她平静地出门而不像舍友出来后兴高采烈,直呼“稳了稳了”。沈默蹦蹦跳跳地问她感觉怎么样,乔苏摇了摇头,就被拉去食堂吃午饭了。

  初试结果在下周一早上升旗时全校通报,舍友一脸轻松自己却满心紧张,结果报出的名字是自己的而没有舍友的。乔苏尴尬地看着舍友怨恨的眼神,随后低下头,身后的沈默捏了捏她的手。

  此时的团委办公室里,团高官赵珊正在整理档案。新成员早就选出来了,但关于党校大会的主持人还没有定选,不免有些着急。

  “报告。”

   “进。”

  容绎此次来是递交班级手抄报的,他是1班的副班长,1班和2班是从初中直升上来的实验班,班主任和主科老师也都跟着进入高中部继续教导他们学习,所以他们和老师之间早就熟识了。因为是团支书,所以直接进入团委工作。赵珊老师比较年轻,而且人非常温柔,所以大家都亲切地管她叫“珊姐”。容绎在开学这阵子一直忙的不可开交,好在手抄报是最后一项,交完就能闲下来了:“珊姐,这是1班团委活动的手抄报。”

  “啊,好,放这儿吧。”珊姐抬眼仔细看了看转身就走的男生,叫住了他:“欸还有个事!容绎,上次开会说的党校大会缺一位主持,在明天中午12点半到13点,你有时间吗?”

  容绎本想拒绝,但转念一想也没什么正当理由:“……有的。”

  珊姐笑了笑递给他一张纸:“这是主持稿,正式主持时要穿正装。有西装吗?不行我帮你借一套。”

  “没事我有,谢谢珊姐。”

  “好吧。今儿中午12点20彩排,你尽快熟悉一下,不用穿西装。”

  “好的,珊姐再见。”休闲时光又泡汤了,容绎心想。

  乔苏中午的复试过程很顺利,顺利的甚至让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只是因为学生会成员周一要主持升旗仪式,因此面试内容就真的是“假如自己是学生会成员,然后主持升旗仪式”。乔苏一本正经地走完流程,下台后还被沈默调侃:“没想到你这么霸气!”于是不出所料地通过了。学生会新成员名单照旧在周一早上全校大会时通报,外加贴在楼道里的各个拐角。

  但她并不如想象中那样开心。

  很久之后乔苏才反应过来,好像就是从这时开始,有什么东西慢慢发酵,进而发出腐臭的恶气;宿舍上空像盘旋着一块乌云,自己挑起的话头开始没有人应答;只要一进门,空气就变的异常安静。

  压抑和不安,最糟糕的事就快要应验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