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诗歌散文 小海龟历险记

十四、口舌之争

小海龟历险记 夏梅子树 3493 2019-06-26 16:44:06

  “他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就丧命的吧。”大鲨鱼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灯泡海鞘,“海鞘还要去找他呢。”

  “他肯定没有那么容易就死掉的。”灯泡海鞘笃定道,“他还没有回来找我的妈妈,他不能不遵守约定就这么死掉,不然我妈妈这么多年辛苦地等待难道全都是一场空吗?”

  “那只鸟到底是生是死,现在的一切都还只是我们的猜想,只有真的到了流汐岛,我们才能确定他是不是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小乌龟看大家的情绪都有些激动,便站出来说了一句客观公正的话。

  浮在一旁看了半天也看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的蓝鲸,有些犹犹豫豫地插进了他们的谈话,“那个,如果你们也要去流汐岛的话,能不能带我一个?”

  “我们还要再加一个动物进来吗?”小海龟不确定地问着猫头鹰的意见。

  猫头鹰抬头看了看天空,等到他的视线重新又变得清晰之后,他才把头转向小海龟,“我们还剩多少个七彩贝壳?”

  小海龟极不情愿地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串如今碰撞的声音听起来已经很单薄的贝壳链子,虽然是肉眼可见的数目,但他还是仔仔细细地用他的小手再数了一遍,“一、二、三、四,总共还剩四个。”

  猫头鹰点了点头,“剩的还不少,那就让他加入吧。”

  “什么叫还不少,别忘了我都还没有的呢。”小海龟鼓起嘴巴,小声地抱怨着。

  “好。蓝鲸,那现在欢迎你的加入。”大鲨鱼觉得没问题之后就抢先说了出来。

  “谢谢你们。”蓝鲸嘴角咧开的弧度越来越大了,他的眼睛已经笑成了一条缝。

  以为自己的抱怨又没有被他们听到的小海龟自己默默地难受着。

  细心的灯泡海鞘挪到他的身边,用身子碰了碰他,“没关系啦,说不定下一个七彩贝壳的拥有者就是你了。”

  “恩!”小海龟看到有灯泡海鞘安慰自己,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开心的表情。

  就这样,又壮大了的队伍就再次踏上了征程。对于蓝鲸的加入,大鲨鱼应该是最开心的,因为他的后背负重减轻了很多,除了灯泡海鞘,其他动物全都被他赶去蓝鲸的背上了。而体验过蓝鲸后背的小海龟和猫头鹰也表示,不愿意再回到大鲨鱼的后背,因为蓝鲸的后背又柔软面积又大,相比之下,大鲨鱼的后背则是又硬又挤。在听过他们描述后的灯泡海鞘也一度表示自己也想去蓝鲸的背上坐坐,但在大鲨鱼好言软语的各种哀求下,她终于还是没能去成。

  新加入的蓝鲸一路上也听小海龟说起了他们这些动物想要去流汐岛的原因,以及之前他们碰到的各种怪物。因为还没有真的经历过他们所说的这些见闻,蓝鲸一开始完全是当成虚构故事来听的,直到后来大鲨鱼、猫头鹰和灯泡海鞘给他亮出了身上七彩贝壳的印记之后,蓝鲸这才完全相信了这些事情的真实性。作为从小就接受着天不怕地不怕的勇士教育,蓝鲸非常遗憾为什么从一开始的时候自己没有加入他们,并想着在下一次遇到那些怪物的时候,一定要试试自己的身手才行。

  这个容量越来越大的团队之间的氛围,似乎也越来越和谐稳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多种性格的动物之间会产生某种互补作用的缘故。随着蓝鲸的加入,蓝鲸,小海龟和猫头鹰这三只动物常常会在游泳的途中轻松地聊着天,他们有时只是谈论天气,有时则是互相比较着自己小时候谁的糗事最糗,连猫头鹰这只高冷的鸟,也被这愉快的氛围感染得脸上经常带有笑意了。大鲨鱼则是巴不得他们三个动物相处得好,因为这样,他就可以安安心心地跟灯泡海鞘培养感情了,事实也正是如此,因为跟其他动物说话都不太方便的灯泡海鞘,没事只能跟大鲨鱼说说话,而大鲨鱼每次都会特别殷勤地回答她,这一来二去,灯泡海鞘对大鲨鱼的好感度则蹭蹭往上涨。

  因为一边说话一边还驮着小海龟和猫头鹰的蓝鲸,体力会消耗得很快,所以为了保持住体力能够一直跟上大鲨鱼的速度,蓝鲸不知不觉地就闭上了嘴巴,只听小海龟和猫头鹰说话,自己则安安心心地向前游就好。可是他越游越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明明小海龟不是爱吵架的性格,但是他却跟猫头鹰争吵了起来,吵架的内容竟然是他大声地嘲讽猫头鹰的智商太低,而猫头鹰也不甘示弱地嘲讽着小海龟十分懦弱。蓝鲸本来想劝他们不要吵了,身边又响起了另外一对的吵架声,大鲨鱼竟然也开始谩骂灯泡海鞘长得太丑,灯泡海鞘也不断唾骂着大鲨鱼只会逞英雄,一点脑子都没有。

  蓝鲸被这样的场景给惊呆了,他才刚刚加入这个团队,就碰到了这样不可思议的场面,一时间他有些不知所措。在他刚刚从小海龟口中听到的有关于他们的故事中,他明明觉得他们现在嘴里骂着对方的那些形容词明明严重和对方的性格不相符,甚至完全相反,但是为什么他们还要这么骂呢?他试图劝说他们不要再吵架了,可是他们像是中了什么邪一样,完全沉浸在吵架的谩骂声中,根本就听不见蓝鲸的声音。

  蓝鲸急得不停地在水中来回游动着,希望这样能够让在自己背上的猫头鹰和小海龟冷静下来,可是根本就无济于事。他开始有点怀疑,他们是真的中了什么奇怪的邪术,根据小海龟之前所说的碰到那些个大怪物的经历来看,他的怀疑是很有道理的。于是他在海面上转了一圈又一圈,但却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怪物的迹象,倒是海水看起来有点奇怪,明明是深蓝色的海水,却在不知不觉中变得越来越深,深蓝的海水逐渐变成了乌紫色。

  难道就是这些变了颜色的海水在作祟?蓝鲸眼看着海水变得越来越深却丝毫没有办法阻止,他慌乱地想带着小海龟和猫头鹰游往还没有被污染过的海域,但是这颜色扩散得越来越快,范围越来越大,很快地,整个海面上都被这乌紫色给覆盖了。这颜色似乎还有越来越加深的趋势,蓝鲸看到海面上有一块地方已经都变成了黑色,而它周围的海水也很快就被这黑色给污染开了。

  那里或许就是这些奇怪颜色的发源地,蓝鲸没有再多加思考,而是径直地朝着那片区域游了过去,黑色果然就是从那个地方散发出来的。当快要到达那个地方的时候,蓝鲸快速地潜入了海里,他想要看看制造这些黑色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碰到海水的猫头鹰下意识地飞了起来,但他却依旧没有停止对小海龟的谩骂。海里面的世界也是乌漆嘛黑的一片,蓝鲸根本就看不清楚制造这些黑色东西的到底是什么怪物,他只觉得变成黑色了的海水闻起来带着一股恶臭,尝到嘴里的味道就好像吃了腐烂变质一年以上的垃圾一样让他忍不住作呕。他觉得自己要是再在海里待下去可能会被这海水给臭死,便赶紧游了出去。一浮出海面,他就猛地吸了几口新鲜干净的空气,这才感觉好受一点。

  一看到他浮出水面的猫头鹰,又准确地落到了他的背上,开始继续和小海龟对骂了起来。因为他实在是听不下去他们互相咒骂的那些让彼此都感觉到强烈不适的词语了,所以他忍不住对着他们吼,“够了,你们俩!”

  小海龟和猫头鹰自然是当他不存在,继续互相骂着。

  “够了!你们这两个粗俗又弱智的低等动物,你们比那世界上最细小的尘埃都还要渺小、低级得多。你们的父母把你们生出来就是他们最大的错误,你们根本就不配在这个世界上待着,你们就应该去照照海面看一看你们到底是一副多么丑陋的样子,这样你们就不会成天招摇着出来去恶心其他动物了。”蓝鲸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竟然这么会骂人,这跟他的本性和从小所受到的教育完全不相符,所以当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自己的心里其实是很难受的。

  不过好在小海龟和猫头鹰终于都注意到了他,他们为瞬间增加了这么一个强劲的对手而感到吃惊,纷纷都愣在原地搜肠刮肚地想要找到什么更厉害更严重的词语去反驳他。

  但是蓝鲸没有给他们骂回自己的机会,他又马上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而开始真诚地对他们说:“可是你们却并不是我所说的那样,你们一生下来对这个世界就注定是有用的,你们勇敢,善良,你们身上有着许许多多美好的品质,这些都让你们的魅力倍增啊。”

  “不,你肯定是骗我的,我知道我自己什么样。我懦弱又胆小,贪生怕死,成天只知道躲在他们的后面,不敢独自面对危险。”小海龟反驳道。

  “我也不是你说的那个样子。我愚蠢,迟钝,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常常会给别人带去麻烦,我最讨厌的就是我自己了。”猫头鹰也紧接着回答。

  “不,不对。你十分有勇气,哪怕知道流汐岛很危险也要奋不顾身地去救奶奶,你虽然长得很小,但是在你的身体里却蕴含着不容小觑的力量。还有你,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动物了,你飞到过很多地方,你见识过大千世界各种各样的奇闻异事,你知道的东西很多,却很谦虚,很少轻易地炫耀着什么,只在需要的时候拿出你的知识来用,这样的你,难道还不够有魅力吗?”蓝鲸分别对着小海龟和猫头鹰说道。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样子的。”小海龟连忙摆手否认。

  “我也不是你口中说的那个样子,别妄想用那些花言巧语来骗我。”猫头鹰一脸敌意地看着蓝鲸。

  蓝鲸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他瞬间就咆哮道,“你们为什么就不愿意相信你们是这样美好的动物,而一定要扭曲事实来否定自己呢?这样你们得到了什么好处?越来越自卑,越来越看不起自己?你们就不能诚实地面对那个真实的自己吗?那个真实的,美好的动物,真的就是你们自己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