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诗歌散文 小海龟历险记

十二、海鞘往事

小海龟历险记 夏梅子树 3422 2019-06-25 20:45:21

  听到海里不断有海水爆炸的声音,猫头鹰急得一直在水面上扑棱着翅膀,急切地想要看清楚海里的状况。随着海水泡泡一个又一个地爆开,小海龟和大鲨鱼渐渐地浮上了海面,看到他们俩一露出头来,猫头鹰就迫不及待地飞过去问他们,“灯泡海鞘呢?”

  “她还没出来吗?”小海龟被海水冲得有些眩晕,他总觉得看眼前的世界都有些摇摇晃晃的。

  “我下去找她。”大鲨鱼在得知灯泡海鞘还没有出来后,焦急地潜下海中寻找了。

  此时的灯泡海鞘,看着眼前这个白色的小鱿鱼不断地围绕自己转圈,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它可爱化了,不知道是谁把它变成刚刚那么凶的样子,其实它原本是很可爱的嘛。灯泡海鞘为了迎合它,也在原地不断地转圈圈,这是她第一次在跳舞的时候,有除了妈妈以外的其他动物跟她一起跳着,所以她很开心。

  当大鲨鱼找到灯泡海鞘的时候,他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她和小鱿鱼共舞的画面,他悬着的那颗心终于稍稍放下了。他继续游过去,温柔地对灯泡海鞘说:“大家都在等你呢。”

  听到大鲨鱼声音的灯泡海鞘停止了旋转,她回头看了一眼大鲨鱼,又看了看依旧围着自己转圈圈的小鱿鱼,眼里带着些许不舍,她用身上的其中一根管子碰了碰小鱿鱼,当作是告别后,就转身向大鲨鱼游了过去,“我们去跟他们会合吧。”

  “恩。”大鲨鱼带着灯泡海鞘一起游向了海面,当他们刚刚浮出水面,灯泡海鞘的身上就发出了及为耀眼的粉光。

  “你果然是七彩贝壳其中之一的拥有者。”猫头鹰毫不意外地说着。

  “七彩贝壳是什么?刚刚这个贝壳突然就飞到我的身体里面来了,我也不知道这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灯泡海鞘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七彩贝壳就是能够打败流汐岛上大怪物的能量聚集体,每一个七彩贝壳都会有一个拥有者,而每一个得到七彩贝壳的动物都会因为七彩贝壳的力量而变得更加强大。现在已经出现的贝壳是大鲨鱼的红色勇气贝壳,我的绿色聪明贝壳,还有你的粉色贝壳,我想你那个应该代表着魅力,你用魅力征服了鱿鱼怪物,成功地救出了我们。”猫头鹰细细地解释着。

  “原来是这样啊。”灯泡海鞘看着自己身上的那个粉红色贝壳印记,喃喃自语着,“如果我的力量增强了,那么我可不可以把我的妈妈……”

  “把你的妈妈怎么样?”猫头鹰耳尖地捕捉到了她话里的信息。

  “没,没怎么。”灯泡海鞘的眼睛有些闪躲。

  “你既然已经成为了我们之中的一员,就应该把你的故事告诉我们啊,难道你就这么不信任我们?我们的目的难道不都是一起去打败流汐岛上的那个大怪物吗?”猫头鹰别有用心地加强了最后一句话的语气。

  “我不知道有关于流汐岛上大怪物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要跟你们一起打败他……”灯泡海鞘有些被猫头鹰的气势吓到了。

  “好了好了,她不想说你就不要逼她了。”大鲨鱼游到了灯泡海鞘的面前护着她。

  “可是如果她不说,我们怎么知道她是我们的朋友还是敌人?万一到时候真到流汐岛了,我们才发现她原来就是那大怪物的间谍又该怎么办?”猫头鹰反驳道。

  “就凭她刚才救了你,救了我们大家还不能说明什么吗?七彩贝壳的拥有者不应该都是正义的一方吗?这贝壳总不会选一个卧底反派当它的拥有者吧。”大鲨鱼极力地与猫头鹰争辩着。

  “你怎么就能保证七彩贝壳没有选错?”猫头鹰反问他。

  “我原本以为你这只鸟只是看我不爽,只会跟我抬杠,没想到连她你也要找茬?”大鲨鱼激动地口水都直接喷到了猫头鹰的脸上。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吵了,我告诉你们我的事情好了。”灯泡海鞘实在不想他们俩因为自己的事情吵那么凶,只好又游到了他们俩的中间。

  “不准说!”大鲨鱼还想护着她。

  “你说吧。”猫头鹰依旧坚持着自己的立场。

  “唉……”灯泡海鞘叹了一口气,“我常常觉得很孤独,因为我的妈妈前几年去世了。我没有朋友,每天只会潜入这深海中不停地跳着舞,让偶尔路过的游鱼和飘摇不定的水草看一看,在遇到你们之前,那就是我跟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

  “那你想跟我们一起去流汐岛只是单纯地因为你太孤单寂寞了?”猫头鹰问她。

  “不是,流汐岛对我来说其实是一个很熟悉的名字,在我妈妈去世之前,她每天都会对我念叨着这个名字好几遍。这件事情说起来还是挺不好意思的,我的爸爸在我刚出生的时候就因为一场意外去世了,我的妈妈独自一人把我拉扯大。后来,我的妈妈爱上了一只鸟,不,应该说,是这只鸟先爱上了她。在某个风和日丽的上午,我的妈妈在海面上跳着舞,那只鸟就飞过来一直欣赏着她的舞姿,接着他们就相爱了。我对那只鸟其实并不是很了解,因为妈妈在我面前不经常谈有关于他的事情,我只是隐约记得妈妈曾经跟我抱怨过,说这只鸟停留在这里的时间不会太长,因为他还有远大的抱负和志向,总有一天他要去流汐岛,只有在那个地方才能够实现他的理想。最后妈妈还是没能留住他,那只鸟依照原定的计划飞向了流汐岛,不过他留下了一句话,说只要自己完成了理想,最后一定会回来找我妈妈的。自从那以后,我妈妈每天就盼望着那只鸟回来找她,她等啊等,等了好几个春夏秋冬,等到我都已经长大了,那只鸟还是丝毫没有要回来的迹象。因为太过于思念那只鸟,我妈妈最后生病去世了。”灯泡海鞘深吸了一口气,“这就是我的故事,我之所以想要跟你们去流汐岛,就是想要去找那只鸟。我要问一问他,为什么他最后没有回来,他是不是都已经忘记我妈妈了,他知不知道我妈妈因为他而伤心地去世了。”

  其他三只动物听完了灯泡海鞘的故事,都因为或是震惊或是遗憾或是难过,都一同沉默着,因为这个悲伤的故事,他们都小心地屏住呼吸,连一口大气也不敢出。猫头鹰有些后悔刚才一定要灯泡海鞘说出她的故事了,他看向她的眼神里充满着歉意,而大鲨鱼也因为猫头鹰硬逼着灯泡海鞘说出了她这么伤心的往事而狠狠地瞪着他。

  见大家都没有说话,灯泡海鞘只好继续说着,“但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就是在我妈妈死后不久,她的尸体就不见了。我原本因为太难过而不想早早地把她埋起来,想再多看她几天,可有一天当我从外面觅完食回来之后,妈妈的尸体就消失不见了。我找了很多个地方,都还是找不到她的踪迹,是她自己飘到什么地方去了还是谁把她带走了,这一点到现在都还是谜。不过还有一件让我觉得很诧异的事,”她把目光投向了猫头鹰,“就是爱上我妈妈的那只鸟,跟猫头鹰你长得很像,应该说,简直是一模一样。”

  “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猫头鹰自己还来不及惊叹什么,大鲨鱼就抢先惊讶了出来。

  “对,跟他长得很像,要不是当年的那只鸟长得要比猫头鹰雄壮许多,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差点就以为他们是同一只鸟了。”灯泡海鞘一直盯着猫头鹰说道。

  “你说的那只鸟或许真的跟我有点什么关系呢。”猫头鹰突然用一种自嘲的口吻说着。

  “他怎么会跟你有关系呢,你……”一直沉默的小海龟终于发话了,突然他像是意识到了些什么,“对了,猫头鹰好像还没有说过你的故事就加入我们了吧,今天要不趁着这个机会,你也把你的故事给大家说了吧。”

  “对啊对啊,你都逼着灯泡海鞘说了,你自己不说也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吧。”大鲨鱼在一旁帮腔着。

  “现在还不是时候。”猫头鹰突然换上了一副严肃的样子,“等我们到了流汐岛,我自然会告诉你们有关于我的一切。”

  “为什么一定要等到流汐岛呢,你现在不能说吗?”大鲨鱼继续问着。

  “对,现在不能说。”猫头鹰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紧紧地闭上了嘴巴。

  “你这只鸟性格真的是很古怪啊,”大鲨鱼又按捺不住自己的脾气开始急躁起来,“一开始逼灯泡海鞘说出她身世的是你,现在她说完了,轮到你却怎么也不肯说了,你原来是这么蛮不讲理的吗?”

  “对啊,我就是这个样子,你想怎样?”猫头鹰斜着眼睛看大鲨鱼,一副你又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

  大鲨鱼气的张开嘴就想要游过去咬他,小海龟及时地挡在了他们的中间,一脸无奈地劝说着,“你们不要再吵了,既然猫头鹰说他到了流汐岛就会跟我们说,那我们等到那个时候就好了嘛。”

  “这已经是你第几次帮他了?”大鲨鱼的怒火已经烧到了小海龟的身上,“一开始去往流汐岛的队伍是只有我们两个哎,我们两个才是最先认识的,怎么现在,你反倒越来越亲近他了,你开始把我当敌人了是吧?”

  “我哪有?我只是不想你们吵架,伤了大家的和气啊。”小海龟委屈地说。

  “好了好了,你们都先冷静下来吧。”虽然很害怕大鲨鱼和猫头鹰脸上那种愤怒的表情,但灯泡海鞘还是鼓起勇气地插进去劝和了,“你们俩先不要待在一起。这样,我先带着大鲨鱼去那边散散心,小海龟你就带着猫头鹰去另一边说说话吧。”

  “好。”小海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就拉着猫头鹰游到一边去了。

  灯泡海鞘也游过来准备带着大鲨鱼离开,本来还怒气冲冲的大鲨鱼被灯泡海鞘这么温柔地一碰,全身的怒火立刻就消减了一大半,他也乖乖地跟着她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