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诗歌散文 小海龟历险记

十、鱿鱼怪物

小海龟历险记 夏梅子树 3653 2019-06-24 20:31:31

  自从灯泡海鞘加入进来后,一向外向的大鲨鱼突然话就少了很多,倒是猫头鹰经常阴阳怪气地调笑着大鲨鱼,而调笑的内容就是有关于灯泡海鞘的。说来也怪,明明之前不管猫头鹰说什么,大鲨鱼都要回几句嘴的,但现在大鲨鱼却很少回嘴了。搞不清楚状况的小海龟总觉得是不是大鲨鱼一夜之间就变得成熟许多了,这让同样跟他一起经历这些磨难的自己总觉得有些羞愧,自己却还总跟个孩子那样毛毛躁躁,软软弱弱的。

  为了探讨一夜之间变成熟的方法,小海龟悄悄地爬到大鲨鱼的耳边,小声地问道:“你是用什么方法一下就变得这么成熟的啊?教教我吧,我也想变成你这样。”

  “什么?”因为一时间没有听懂小海龟说的话,所以大鲨鱼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是你现在啊,跟以前比起来话少了好多,这不就代表着你比以前更成熟了吗?”小海龟解释道。

  “咳咳……”没想到小海龟现在是这么看待自己的,大鲨鱼有些难为情地呛了几口海水,他不知道应该要怎样跟小海龟说自己其实是因为某种情窦初开而突然变得羞涩起来的。

  “你怎么不说话?”看到大鲨鱼咳了几声之后就没有回应了,小海龟有些急切地用手拍了拍他的后背,“你快告诉我嘛,求求你了。”

  “你为什么想变成我这样的成熟呢?”大鲨鱼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想先把这个问题推给小海龟。

  “因为,我想等我救出奶奶之后,奶奶看到我现在变得这么成熟,肯定会很欣慰。”小海龟的嘴角突然浮现出了贼贼的笑容,“最重要的是,她以后就不会再干涉我去哪里玩了。”

  “好吧。”大鲨鱼自觉已经推脱不掉小海龟的这个问题了,于是他决定换一种迂回的方式回答小海龟的问题,“我跟你说,每只动物他成熟的方法都不一样,适合我成熟的方法不一定适合你,而且开启我成熟的事件也不一定是开启你成熟的事件。”

  “什么意思?”小海龟听得有些茫然。

  “这意思就是,成熟这件事情你是急不来的,你得慢慢等待一个时间,一个机会,一件事情,或者是一个其他的什么动物来帮助你变得成熟。”大鲨鱼语重心长地跟他说着。

  “我一定要通过你说的这些东西才能变得成熟吗?我靠我自己不行吗。”小海龟有些耍无赖一般地求着大鲨鱼,“那要不你帮我变成熟?你帮帮我可以吗?”

  “我不是说了吗,这种事情是你急不来的,也不是你随便央求谁帮帮你就可以的。”大鲨鱼觉得自己现在看小海龟就像在看一个小屁孩一样。

  “好吧……”小海龟垂头丧气地一屁股塌在大鲨鱼的背上,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你们俩在那嘀嘀咕咕什么呢?”早就关注这边半天了的猫头鹰终于忍不住好奇地问了出来。

  小海龟自然是没有精力再去回答他,而大鲨鱼也因为不想透露自己的心事而沉默着,只剩下灯泡海鞘好奇地看着这三只气氛怪异的动物。为了打破尴尬,她笑着出来打圆场,“看你们都那么不开心的样子,要不我出来给你们跳一支舞吧。”

  “好啊。”猫头鹰捧场道,“你好像很喜欢跳舞?”

  “因为我的妈妈也爱跳舞啊,”灯泡海鞘一边说着,一边跳到了海面上,“她从小就教我跳舞,所以我也就喜欢跳舞了。”

  一接触到海面的灯泡海鞘,就好像沙漠接触到了水源,原本干涸的生命一下就变得充盈饱满了起来。她不断转动着自己那像天然舞裙般的身体,海面上顿时像盛开了一朵花一样。她身上的那些透明管子纷纷地张开、膨胀,在吸入了海水之后,又快速地收缩,把吸进去的海水像小型喷泉一样朝空中喷发出来,这使她整个身子都仿佛置身于朦胧的仙境之中。大鲨鱼、小海龟和猫头鹰都在原地看得如痴如醉,从他们三个的眼睛里散发出欣赏的眼神,就是对灯泡海鞘最好的鼓励,她在受到了这样的鼓励之后,愈发努力地围绕着他们三个跳舞。

  为了让自己更加沉浸在舞蹈里面,灯泡海鞘索性闭上了眼睛,她凭着感觉在海面上不断地转着一圈又一圈,她享受着海水划过她身体的那种柔软却又很有力的触感。她抵抗着海水的阻力并战胜它使之为自己的舞蹈动作而服务,她驾驭着海水,像长了一双无形的翅膀一样自由且尽情地在海面上转着圈圈。她的耳边仿佛只有风吹过海水的“哗哗”声音,那就像是她的伴乐,她把头稍稍地歪斜着,想要更清晰地聆听这自然的声音。她忘情地跳着、跳着,最后连风声也听不到了。

  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终于,灯泡海鞘觉得有些累了,她停下来,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片苍茫的大海,海面上干净得连一层海浪都没有。猫头鹰他们去哪了?她记得自己刚才明明就是围着他们转圈圈的啊?难道是自己太过于忘我,以至于游离了他们也不自知?可即便是这样,他们看到了也应该会叫回自己才对,而不是现在大海上只剩下自己一个。那他们三个到底到哪里去了?难道是因为不想再带着自己这个累赘而偷偷地跑掉了?一想到这里,灯泡海鞘就觉得自己有些委屈,她感觉鼻子有些酸酸的。

  海面上突然有了什么动静,四周的海水不停地涌动、翻滚着,原本干净的海面上,竟然出现了数条弯弯曲曲的触手。灯泡海鞘警惕地盯着这些触手,这些触手数量极多,且每条触手都长得又粗又长,它们时而弯曲,时而伸展,她害怕一个不注意那些触手就会朝着自己伸过来。其中一根触手高高地伸出海面,灯泡海鞘看过去,发现在那根蜷曲的触手里,竟然缠着小海龟,不过小海龟早就已经把自己的头缩进龟壳里去了,所以她现在也不能确定小海龟的具体情况。这根缠着小海龟的触手刚刚落下,那边又升起了一个新的触手,那根粗大的触手紧紧地缠着大鲨鱼升到了半空中,大鲨鱼一看到灯泡海鞘就着急地喊着:“海鞘,你快逃!别管我们,你快点逃啊!”

  “我要怎么做才能救出你们?”灯泡海鞘大声地朝着大鲨鱼的那个方向问着,可惜还没能等大鲨鱼回答出她的话,那根触手就已经裹着大鲨鱼又沉进海里去了。

  灯泡海鞘着急地又看了一圈围着自己的这些触手,她现在还没有看到猫头鹰,猫头鹰不会游泳,他现在不会已经……灯泡海鞘不敢再继续往下想,她也不顾自己的安危,不断地朝那些触手靠近着,想要找寻猫头鹰的踪迹,可是那些触手接二连三地露出水面,又一个接着一个地落下去,根本都不给她看清楚的机会就已经消失了踪影。她着急地一个接着一个触手不停地找过去,终于在最偏的一根触手上,找到了猫头鹰。

  猫头鹰被这触手高高地举起,应该是多次被浸泡海水的缘故,他的身上全都湿漉漉的,羽毛也紧紧地贴在自己的皮肤上,没有了光滑又蓬松的羽毛做自己的外衣,猫头鹰看上去瘦弱又可怜,他的眼睛紧紧地闭着,整个身体一动不动地躺在触手上。看他那奄奄一息的样子,灯泡海鞘很害怕他真的会出什么意外。

  在担心与恍惚中,有什么东西“唰”地从灯泡海鞘的脑海里划过,她看着猫头鹰那小小的身影,突然想起了记忆中那只跟猫头鹰很相似的动物。在她模糊的记忆里,那只动物常常和妈妈在一起,但突然有了一天,他就不见了踪影。灯泡海鞘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讨厌他还是喜欢他,因为对他的感情实在是太复杂了,明明想喜欢他,但却因为妈妈的事情很讨厌他,可明明很想讨厌他,但却对他曾经做过的那些事很喜欢他。

  因为迟迟泡在海面上没有动,冰冷的海水使得灯泡海鞘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她很快从回忆中清醒了过来,她想起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猫头鹰的安危。而当她反应过来想要再次去看猫头鹰的情况时,海面上哪里还有猫头鹰的影子,只剩下那些此起彼伏的触手在海面上招摇着。她决定潜进海水里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抓走了他们三个。

  深海里的世界要比海面上的世界丰富多了,各种大大小小的游鱼,叫不出名字的神奇物种,还有那些五颜六色的水生植物都沉浸在海里面安静地看着海底世界中的一切。灯泡海鞘越是往下沉,就越是发现水下有一个大大的类似于脑袋一样的东西,而在这大脑袋的四周,就围绕着刚才那些粗壮的触手。来不及去看那个大脑袋生物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她先快速地游到缠着猫头鹰的那根触手边,想要看清楚他的状况。

  海水里的猫头鹰依旧紧紧地闭着双眼,灯泡海鞘来不及多想就用自己的身体去挤压那根触手,想要让它把猫头鹰松开,原本她以为要费很大一番功夫,但让她感到惊讶的是,那根触手一碰到她就自动地松开了,猫头鹰就这么掉了出来。灯泡海鞘赶紧用头把猫头鹰顶起来,她带着他奋力地游出海面,又把他挪到一块暗礁上。在呼吸了好一会儿新鲜空气之后,猫头鹰咳出了几口海水,终于有要清醒过来的迹象了。

  灯泡海鞘耐心地在一边等候着,直到他完全清醒过来,这才松了一口气。猫头鹰一睁开眼就看到了灯泡海鞘,他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是你把我救出来的?”

  “对啊。”灯泡海鞘回答着。

  “那你是怎么把我救出来的,明明那个触手缠得这么紧。”猫头鹰不管怎么想都想不通。

  “它缠得好像并没有很紧,我只是轻轻一碰它它就松开了。”灯泡海鞘如实地回答。

  “你一碰它它就松开了?”猫头鹰又重复了一遍她的话,突然他是想起了什么,赶紧张开翅膀飞了起来,“大鲨鱼和小海龟还在触手里,我们得赶紧去救他们两个。”

  “好,但是你就别下去了,你不会游泳,乖乖地待在这里就好。”灯泡海鞘准备再次扎进水里去救他们两个。

  猫头鹰点了点头,他只是想飞起来看一看水里的情况,而当他跟海面离得稍微近一点时,水里再次出现了一根触手,毫不留情地把猫头鹰卷了起来,再次吞入了水中。

  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灯泡海鞘本能地想要把猫头鹰抓住,可当她扑过去时,触手早就已经沉入海底,她只扑到了无形的空气,最后也一同掉进了海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