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诗歌散文 小海龟历险记

四、逃离险境

小海龟历险记 夏梅子树 2908 2019-06-10 20:41:04

  眼前一片黑暗,小海龟明明确定自己睁开了眼睛,不过现在,他又好像不确定了。

  “喂,大鲨鱼,你还在吗?”小海龟在黑暗中小心翼翼地摸索着。

  “我在。”漆黑的空气中出现了两颗小小的白色灯泡,伴随着大鲨鱼的呼吸声一点点地贴近小海龟的身边。

  “天哪,我现在才发现你的眼睛原来这么小。”小海龟瞪着他那两个圆鼓鼓的眼睛惊叹道。

  “你确定现在我们要讨论这个吗?”大鲨鱼白了他一眼,那两颗如同灯泡一样的眼珠显得更加得光亮。

  周围黑色的环境突然像是哪里开了一道口子,紧接着,从口子中涌入了大量的海水,它们快速地淹没这个地方,小海龟和大鲨鱼都被淹没在海水中。

  “这里是海马怪物的肚子,只要他的头还埋在水里,就会有大量的海水不断被他吸进来。”大鲨鱼率先反应过来,他快速地游到小海龟的身下,驮着他游上了水面。

  “我们会被海水淹死吗?”小海龟突然有些莫名地担心。

  “你傻吗?我们都会游泳,怎么会被淹死?”大鲨鱼对着空气又翻了一个白眼,但很快,他的心里也产生了不安的感觉。

  从外面涌进来的海水越来越多,而海马怪物的肚子虽然很大,但也是个有限的容量,眼看着海水源源不断地往里面送进来,大鲨鱼和小海龟浮在水面上的高度越来越高,如果任由它这么发展下去的话,不是会因为水中稀薄的空气而窒息就是会被水和海马怪物肚子的相互挤压而压死。

  眼看着自己和海马怪物肚皮的距离越来越短了,大鲨鱼心一横,一头扎进了深不见底的海水中,他要试一试,既然海水能够从海马怪物的嘴里进入,那么他们也一定可以从那个入口出去。他逆着海水拼命地向前游着,海水巨大的阻力使得他比平时要耗费好几倍的力气才能游成跟平时一样的速度,还没游到海马怪物的喉咙处,大鲨鱼就已经觉得自己的力气快要耗光了。

  “加油啊,大鲨鱼!”小海龟明显能感觉到大鲨鱼的力气越来越小,他们已经被一股又一股迎面而来的海水冲击得倒退了很多距离,但他依旧鼓励着大鲨鱼,眼看胜利就在前方,他们不能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放弃。

  在听到了小海龟的鼓励之后,大鲨鱼的力气似乎恢复了一点点,他凭借着意志的力量,继续朝着前方的光明处游过去。海水并没有因为这小小的鼓励和倔强而稍微手下留情,它们依旧如疯狂的猛兽般朝着他们呼啸而去,但即便是一股又一股的浪潮不断地淹没、推挤着大鲨鱼和小海龟,他们总是能够在一次又一次浪潮的退却后,又重新浮出水面。在大鲨鱼不断地努力前行下,他们马上就能够冲出海马怪物的嘴巴了。

  那个大大的嘴巴就在前方,那两排如同利刃的牙齿像城堡里的哨兵一样兢兢业业地守在最后一道防线处,此时的大鲨鱼早就已经精疲力竭,但是成功就在眼前,他并没有给自己喘息的机会,而是逆着水流最后拼尽全力游了出去。

  是的,他游了出去,载着小海龟成功地游了出去,可就在他们还没来得及放松一下感受胜利的喜悦时,海马怪物又开始暴风式地吸入着大量海水,本来以为只要出了怪物的嘴巴就可以放松下来的大鲨鱼和小海龟毫无防备地又被海马怪物吸了回去。

  那一刻,绝望的心情同时笼罩在大鲨鱼和小海龟的心头,因为水流的冲击太过于强大,原本坐在大鲨鱼背上的小海龟被海水冲散了,他们俩全都被像漩涡一样的滚滚海水冲击地在海马怪物的口腔中东撞西撞。小海龟因为有龟壳的保护,再加上水流的厚度很好地产生了一个阻碍效果,使得他遭受的撞击远远没有那么强烈。但是大鲨鱼就不一样了,因为没有什么东西的保护,皮肤直接裸露在外,几乎只要他的身体哪里被撞倒了,哪里就会立刻产生疼痛和伤口,除了忍耐,毫无办法。他只希望能快点结束这场水流攻击,他甚至开始怀念还在海马怪物肚子里的时候,起码那时,身体没有遭受到这样的创伤和痛苦。

  大鲨鱼闭上了眼睛,在忍受痛苦的同时,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妹妹。他一想到,妹妹或许正在遭受比他更加难以忍受的痛苦时,他突然就觉得身上这些伤痛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如果可以,他很想代替妹妹被抓走,这样他的心里起码还会好受许多。就在他以为这些痛苦已经完全可以忍受住了的时候,背后突然被什么利刃穿过。

  “啊!”他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那种从后背的肉里扎过,再刺穿骨髓的感觉,让他疼的一时间都快忘了自己是谁。不过马上他就不再感到疼痛,因为他已经昏了过去。

  “怎么了,大鲨鱼你怎么了?”一直在海水的漩涡里面打转转的小海龟听到这一声痛苦的吼叫后,心脏狠狠地颤抖了一下,他顺着刚刚的声音游了过去,发现大鲨鱼的后背竟然被海马怪物的牙齿给刺穿了,鲜血一点一点地从那个伤口顺着牙齿流下来。小海龟不忍心再看那个场面,他觉得现在应该要把大鲨鱼从牙齿上面弄下来,可是要怎么做呢?凭他自己的力量,要怎么才能让大鲨鱼从牙齿上下来?是直接把大鲨鱼从牙齿上搬下来吗?还是想办法把牙齿拔掉呢?不管怎么想这两者似乎都是不太可能完成的事情。

  等等,把牙齿拔掉?小海龟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个想法,虽然他没有办法把海马怪物的牙齿连根拔起,但如果只是把它截断,或许还有可能。他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串贝壳链子,他看到其中一个贝壳的边缘似乎特别锋利,好一把尖锐的贝壳刀!他不再迟疑,用贝壳的边缘对准那颗牙齿,用力地割着。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在贝壳刀的摩擦中,那颗看似尖利的牙齿却变得十分柔软,轻轻松松地被贝壳刀给一点一点地割下来了,于是他加快了刀割的速度,他担心大鲨鱼撑不了多久了。随着贝壳刀不断左右地来回切割,那颗牙齿的一大半都像粉末一样掉下来,现在还仅存的一小点牙齿就像即将倾倒的大厦,小海龟更加卖力地割着,终于,大鲨鱼随着那颗还残留在他身体里的牙齿掉落下来了。

  因为感受到了口腔里的异状,海马怪物大声地嚎叫了起来,他痛苦地扭动着身子,小海龟看准时机,顺着水流,用龟壳顶着大鲨鱼又重新游回了海马怪物的肚子里。这里比嘴巴那里比起来,实在是个安全得多的地方,小海龟带着大鲨鱼浮上了水面,大鲨鱼还是没有醒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流进肚子里的水越来越多,他们和海马怪物的肚皮也挨得越来越近,小海龟抱着大鲨鱼,鼻子突然有些酸酸的,奶奶都还没有救出来,他们难道真的就要死在这个地方了吗?

  小海龟扬起了头,他的眼眶里蕴含着透明的眼泪,随着海水的不断增高,它的头顶已经可以碰到海马怪物的肚皮了。愤怒突然间就充满了他的全身,那种想要急切救出奶奶的愿望,还有同伴大鲨鱼被海马怪物的牙齿给刺伤的火气,以及自己马上就要死在这里的不甘,所有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几乎是下意识地,他举起了那个贝壳刀,他打算最后在搏一搏,用尖锐的贝壳刀刺穿海马怪物的腹部,就算最后他们还是逃不出去,那他也要跟这个怪物拼个鱼死网破。

  当贝壳刀轻轻碰到肚皮的那一刻,血丝就渗了出来,小海龟用力地划着,仅仅只是一刀,海马怪物的肚皮就破了,透过破开了的那个口子,大好的阳光渗透进来了。紧接着,他们身下的海水就像喷泉一样,飞速地冲上了天际,那个原本只是很小的一道口子,被海水不断地冲击直至完全爆开,小海龟和大鲨鱼就乘着这股急速的水流,一同冲破了海马怪物的肚子。

  周围是连续不断的海水喷涌声,小海龟吃力地驮着大鲨鱼游到了一块大石头上,他把大鲨鱼拖到上面躺好,自己则躺在了他的身边。他已经不想再去看海马怪物爆炸的样子,他只知道,能够重新看见这美好的天空,是多么地幸福。他伸出手,假装抓住了那一朵朵柔软的白云,那一刻,他疲惫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