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情独恋盛世妻

第五十章 别提起她

倾情独恋盛世妻 简樱希 2030 2019-07-24 09:33:54

  “你刚刚说的阿姐是谁?她就是你思念的那个人。”她沙哑的声音里终于多了一份冷静。

  “是,你说的没错。”温义辰的眼里多了些暗沉和情愫,他的阿姐,世界上最好的阿姐。

  “那她和顾南川有什么关系?”她刚刚听出来的意思就是,他的阿姐和顾南川认识,而且好像还是不是那么简单的认识,看温义辰又紧张又恨的样子,那么那个所说的阿姐,是谁?

  “没有关系!你不许提起我的阿姐,她和顾南川没有任何关系!顾南川,根本配不上她!”放大的声音里好像勾起了温义辰那些伤心的回忆,他的反应极其的大,特别是,提到他的阿姐和顾南川的时候,他就突然暴躁了起来,整个人变了样似的,眼睛里满满都是仇恨和杀意。

  所以,他的阿姐和顾南川真的有关系?是什么关系呢?为什么温义辰说,他配上她的阿姐呢?

  等温义辰走了之后,她一个人又陷入了沉思,整个人憔悴了不少,那张小脸快要消瘦成尖了,日记本的事情已经很疑惑了,但是现在,她就更迷茫了。

  她蜷缩在了一块抱着自己,她是该多缺失安全感!她真的好像没有真正认识过顾南川一样,他对她的好,他吻她,他对她的包容,放纵她的傲娇,怎么会是假的呢?她身上没有任何价值可以利用。

  所以,她真的让他失望了,没有选择去相信他,而是选择了留在了这里,他是不是很生气?他会听她的解释么?

  南川,我不是东西。更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你来救我,好不好。

  温义辰一整天进来看了她两次,但是她的眼神放空,也没有搭理他,安静得像一个洋娃娃一样。

  一整天下来没有吃饭,而那个他想念的男人也没有来找他。

  而顾南川现在在一间包房里。

  坐在沙发的中间,黑丝的衬衫和暗黑的西装裤,整个人像暗夜里的帝王,眼神里充满了戾气和狠意。

  “大哥,你今天竟然出来了,可是惊奇啊,平时让你出来,可是难约的很。”说话的是安子霄,还有一群人都是帝都里最有钱的公子哥,而顾南川无疑就是这所有男人中最受瞩目的一个。

  安子霄的帅,带着那种瘩瘩的帅,而且人很幽默,看起来像游手好闲的花花少爷,但是做起事来也是有自己的一套,那眉梢里带着骨子的那种母胎幽默,属于自来熟的那种人,有时候待人也会过分的。。。热情!

  顾南川没有搭理他,晃着透明的就被,暗红色的就在杯子里摇曳着,那抹红摇曳如鲜血的艳丽,映衬在男人的瞳眼里带着红色,犹如嗜血的冷罗,看着让人退步不前。

  “大哥,难得出来喝酒,别一个人和闷酒啊,来,这个妹妹,来,来本少爷这里。”安子霄招来了一个美女,看起来十分的年轻,而且是乖巧可爱类型的,应该是个大学生的年纪。

  “去,去我大哥那。”安子霄看着这女孩的年龄,就想到顾南川家里的那位,也是应该差不多,清纯类型,但是大哥家里的那位连他都没有见过!可不可悲!大哥宝贝的很!见都不给见!而且他还是从大哥的秘书长里知道,那位长的美若天仙!那是该有多美!不过看大哥在意的样子,肯定是个宝藏女孩,哈哈!

  那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看到正座上那个矜贵的男人,喝起酒来也是带着魅力,这么俊美的颜有如上天的宠儿,五官浑然天成的雕刻一般,立体俊美,看着如此优秀的男人,心跳已经不正常了,心底的期待更是浓烈!

  她小心翼翼的坐在他的旁边,脸上的害羞也止不住了,这么尊贵的男人让她的内心已经狂跳不住的喜欢。

  “先生。”一声娇嗔带着些甜甜的娃娃音,然后她想要挨过去靠近他的肩膀!

  “滚!”一声冷冽的声音打破的那个小女生的幻想,如雷霆般乍惊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房间,语气里满满都是厌恶和嫌弃。

  她的一声先生更加的让顾南川觉得烦躁,本来是那丫头甜甜的叫着他的声音,想到那丫头就没由来的火,再加上一把不属于她的声音,他就觉得恶心。

  还没等那个小女生靠过去,已经被顾南川的一声斥责给惊吓住了,没想到他一发声这么的有威慑力,而且紧绷的脸还挑起了青筋,但是那个小女生还是不死心,遇到这么优秀的男人,她还是想找机会去搭讪。

  “安子霄,你是想死了是不是!”顾南川真的动怒了,整个声音里带着恼怒的火气,下一秒就像是要将人劈开一样,雷霆的声音里带着煞气。

  “叫你滚呢,好不快滚。”安子霄一时也被吓定住了身,顾南川突然的怒意将整个包房里的气压都升高了,没有人敢吱一声!

  大哥还不是不能接受女人近身啊!他还以为大哥接触了家里的那位之后,会对女人有所改善,但是现在看来还是一样的有洁癖!

  但是今天的怒气真的很像很大!难道是家里那位惹他不开心了?所以,他今天出来,就带着情绪!天啊,他家里的那个小仙女,快来收走他大哥吧!真的太可怕了!他连呼吸都不敢大声喘了!

  “大哥,别生气,别生气。有事好好说?是不是你家里的那位不听话了,惹你生气了?”一听到安子霄提的人,顾南川的脸色就更加的变黑了,黑得像墨汁水一样的浓。

  顾南川飞过去一个眼神,而后下一秒,手里的玻璃杯竟然的破碎了,他硬生生的把玻璃杯给捏碎了,脸色也神情也没有变一下:“别给我提起她!”那个没良心的家伙,现在在别人的家里,嗯?是不是忘记了他了?也没有想要联系他!未婚妻!可笑的未婚妻!是因为他没有给她一个身份?

  温义辰!一想到温义辰说的那句话,顾南川的眼睛就染上了嗜血的神色!甜!温义辰,你竟然敢碰她!你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