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情独恋盛世妻

第八章 那里面有些什么

倾情独恋盛世妻 简樱希 1913 2019-06-23 15:02:07

  她深呼吸了一下,心跳异常跳动快速,她的身体已经僵硬到紧绷,真的好黑,她讨厌这种黑暗,很讨厌。

  她的脚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这里到底有什么,老鼠么,估计不会只有这个。

  阴冷的空气流动着,酸臭的气味让人产生呕吐的感觉,没有光的感觉让人在黑暗中更加产生了焦急感。

  就算这个屋子有多大,总会有着墙壁,先找一个角落呆着。

  她其实刚刚应该守在门口不要动的,可是步伐的驱使她走了更远,要是过去,那里都是活窜的老鼠,别提多渗人。

  她也不管踩到了什么,想到向前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所以她偏向左方走,伸出腿慢慢的摸索着。

  走了大概有十来分钟,她的手已经触摸到东西,对,是墙壁,她快速坐了下来,这里的空气阴森森的,嗖凉嗖凉的,时不时有寒气经过她的身边,寂静的环境还有些琐碎的声音。

  大概7小时过去了,她没有喝过一口水,而晚上的降临让黑牢里更显得寒冷。

  盛倾颜蜷缩成一团抱着自己,而外面的月光在慢慢的往上升起,悄然的给黑牢多了一丝光。

  因为光很弱,但是也能勉强的看到前面的一点点,但是看向前方,仍然是黑得深不见渊底般,

  因为光的照射,黑牢里慢慢的产生了变化,在看不到的黑暗中,墙壁上有几个破烂的洞口,里面的洞通往哪里,里面有什么,悄悄的,那一束光貌似惊动了洞里的东西,有什么在黑暗中伏起头来,晃动着。

  然后慢慢的爬了出来,向有目的似的往向光的方向,速度快的不像样。

  原本寂静的氛围,多了一些杂草碎动的声音,琐琐碎碎的,也听不清是什么。

  黑暗中人类的听觉会更加的敏感,所以盛倾颜立马站了起来,因为,她,听到了声音,也感觉到有异样,她感觉有什么朝这个方向过来,又仿佛,多了东西在盯着她。

  错觉么,盛倾颜捏紧着拳头,也没有挪动步伐,因为不能发出声音,万一真的有什么东西,那可要暴露了。

  突然,‘嘶嘶’‘嘶嘶’声音传来,看向光束落映的地方,有个黑影在那儿。

  不要害怕盛倾颜,冷静!她拿起离开之前偷偷带着的那把水果刀,摸索着裤袋把它拿了出来。

  那不明物体发出的声音越来越接近,是,是蛇!是蛇发出的声音,而且不只是一条。

  盛倾颜握紧了匕首,她害怕,刚刚的老鼠她已经吓到了,更何况现在是蛇,她的手颤抖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要是她现在惊叫的话,很可能会把更多的蛇引到这里来。

  前面的那条蛇越发接近,她轻轻的向后退,鞋子发出的清脆的声音让她另外一只想要碰到地面的脚顿了起来,蛇好像有了什么动静,很明显的,它的方向已经转向盛倾颜那边。

  只见一个黑影,那条黑蛇向盛倾颜那儿扑去!

  她拿着匕首向前挥着,蛇又好像有警惕的停了下来,但是那锋利带有攻击性的眼神依然落在盛倾颜的方向,仿佛随时要发动攻击。

  这时候,她身后!另外一条已经接近了她的身边,伸出的舌头显得有些狰狞,让人看着有些惊悚。

  它移动着身躯,挪动的爬上了盛倾颜的腿,忽然,盛倾颜的脸上的淡定全瓦屑了,因为腿上的触感让她全身僵住了。

  “啊,走开啊,救命啊。”她甩着她的腿,可是毫无作用,它的另外一条腿也被蛇攻击了。

  她直接倒坐在地上,被蛇腰的地方已经麻掉了,而她的手在不停的颤抖,很多蛇,太多了,那种密集的恐惧拢上她心头,头全是冷汗,而瞳孔骤缩,她觉得的心跳已经绞的她透不过气来。

  “走开。”她无力的留着眼泪,全身颤抖着,她颤抖着看着那把匕首,一狠心,直接挥向腿上的蛇,她已经麻木慌乱的乱挥着,连通割伤了腿上的皮肤,那豆粒般的泪珠让双眼已经模糊,好像越来越多的蛇来到她的身边。

  她的手一麻,连同匕首都哐当的掉在地上,全身都是那种麻感,她的手指想要动,都已经僵住了。

  如果现在有灯光的话,一定会发现盛倾颜现在极其的虚弱,她的无助。她的惊恐,她的慌张已经显露了出来,她就像残落的天使,在那道仅剩的光下静静躺着,逐渐的失去血色,气息也已经变弱了。

  ‘砰’的一声,黑牢的门已经被打开了,很多的手电筒在照着。

  有一个轻快又矫健的步伐在快速的摸索着,顾南川此时的脸布满了冷霜,全身布满了渗人的戾气,整个空气宛如置身于寒窖一般。

  他看到那个弱小的身影在地上躺着,已经是一动不动的了。

  没三两下,顾南川修长的手指宛如有利器一般,二寸手指一捏,再一挑,赶走了盛倾颜身上的蛇。

  他看着昏睡的人儿,将西装盖在了她身上,直接抱起了她,大长腿快步的走出了黑牢。

  房间里。。。

  “先生,已经打了血清了,盛小姐的血已经止住了。”

  此时的盛倾颜的脸上已经失去了血色,光洁细腻的皮肤下还能清晰的看见血管,绝美的小脸上紧皱着眉头,刚刚的那一幕在她的脑海里怎么也挥洒不去,即使昏睡着,也在喃喃的喊着。

  “先生,是罗兰命人把盛小姐押进去的。”

  “押进来。”顾南川在旁边的沙发上拿着一杯茶,在细细的品尝着,神情冷酷,淡漠的眼神摄着凛冽的寒气,裹着神秘的眸眼仿佛能刺穿每个人的内心,坐在那儿给人一种不知名的压抑感,看似闲意却充斥着惊颤的危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