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阿三茶肆

7

阿三茶肆 萦樱下 2420 2020-05-12 13:36:16

  孟婆那双原本混浊的眼睛,分外清明。

  “哇,,这姑娘,,什么身份,我居然感觉头大,快让她下来,我都有点撑不住了。”

  “啊啊啊啊啊!!!!孟婆大人快救我们,我们头都要炸裂了。”

  莫大的压力下三生石个个沉闷的哀嚎,仔细看,侧边居然隐隐有了一丝裂痕。

  “小姑娘快下来!”

  孟婆吓了一跳,再不阻止怕是真的要出现大问题。

  那光华刺目的光恍她的眼睛下意识得闭着眼睛,这还不够,她又赶忙拿袖子去遮住。

  这才勉强抵住。

  “切,地府也不过如此嘛!”少女不开心的撇撇嘴,她兴致勃勃,结果几块石头真是扫兴。

  “敢问姑娘什么身份,这里是灵体才能走的路,姑娘是不是迷路了?老朽可以为你指路。”

  孟婆慢慢放下袖子,光华散尽,眼里映出少女噘嘴的样子。

  别看她人畜无害,这里再也没人敢轻视,孟婆毕恭毕敬低下头弯腰,不敢怠慢。

  “迷路?嗯。。。应该是吧。”少女认真的点点头,圆圆的脸蛋看起来分外可爱。

  “你好,老婆婆,我叫清澄,我要去找秦淮,该怎么走!!”少女不假思索的问到,提起嘴里的名字,她眼里一亮。

  “原来是秦公子的朋友,他在一殿,在这里相反得地方,怕是姑娘还要返回重新走了。”

  孟婆还是弯着腰,不过头抬起了一点,枯痩的手颤巍巍的指了指后边。

  “唉,好吧,好吧。麻烦!”

  “地府真是无聊,不管去哪里都是沉闷闷的,压抑的让我喘不过气来,而且一点都不好玩。”

  清澄一边谢过孟婆,一边往回走,望着地府的天,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天呐,我裂缝了。”

  一块三生石发出撕裂的惨叫。

  另外两块也吓了一跳,他们自视自身时,也发现了身上有几条小缝隙。

  不大,但是这种事太不可思议了。

  “这是。。。”

  孟婆立马查看,果然,真的有!

  三生石在这里多少年了,从地府成立之初就在这里了。

  历经亿万年之久,别说破损了,在这里受到各种灵体的滋养,反而越发清润透彻。

  这种事情简直闻所未闻。

  “不对,这种事情还是有过一次的,那也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孟婆望着石头上的三个歪歪斜斜稚嫩的字体,渐渐出神,她的眼前浮现出另一个巧笑嫣然的身影。

  —————————————

  “大人,那个女人三番五次的违反规定,我觉得她有逆反之心,留不得。”

  黑无常怒气腾腾道。

  “人类本就是禁忌,随意出入地府入口处,简直坏了规矩,请大人三思。”

  “她这些年来,也算本分,安安生生的待在人间,并无差错,黑无常,你确定你说的没有水分?”

  秦淮一袭红衣踏着轻盈的步子,缓缓从殿外走来。

  目光平平,一眼扫过黑无常。

  “你来了!”

  “参见父亲大人!”

  秦淮微微低头行礼,恭敬道。

  “大人,公子,我说的都是真的,那女人,居然留了个凡人在身边,地府的入口,阴气极重,那地方活人怎么能留下?”

  “生死有命,地府的生死录清清楚楚,她改了那人的命,这不是违反规矩是什么?”

  黑无常话里步步紧逼,毫不退让。

  “你们两个别说了,我心里有数,秦淮你看,谁来了。”

  秦广王整个都埋在黑色的大斗篷里,整个人从里到外被斗篷包裹的严严实实,除了声音,根本看不到他的样子。

  看到来到殿里的人,稳坐的秦广王微微动了动,最后他紧紧握住了拳头。

  这一切都隐藏在黑色的大斗篷里,无人察觉。

  “秦淮,好久不见。”

  少女俏皮的声音由远及近,声音刚落,她就一个跃起,稳稳的挂在了秦淮的身上。

  秦淮一动不动,看了她一眼,就把她抱下来了。

  动作极其轻柔,生怕弄坏了她娇嫩的皮肤。

  “哇,还是这么冰冷,你一点都不近人情。”

  清澄不开心的嘟嘟嘴,嗓子里哼哼唧唧。

  “不好好待在你的桃林,来这里做什么?”

  秦淮揉揉她的脑袋,格外温柔。

  “不,那里太无聊了,而且还没有秦淮,我呆不了,所以我就来啦。”

  发丝间冰凉的触感,她格外享受,忍不住抬头也在蹭他的手。

  “父亲大人,我退下了。”秦淮微微点头示意,拉着少女退出大殿。

  “大人,我刚刚。。”黑无常看到秦淮刚出大殿,就迫不及待的开口。

  还没有说完,就被秦广王挥挥手。

  “你先暂时观察着,如果其他的事情发生,再来跟我说就行了。”

  “可是大人,,”黑无常还想开口,秦广王哪里还给他说话的机会。

  “别说了,那个人早就法力尽失,凡夫俗子而已,除了不死不灭,她翻不起多大的阵仗,别担心了。下去吧。”

  黑无常只好做罢,拱手行李后,低头走了出去。

  “秦淮,我们去哪里啊,你这里不好玩,闷闷沉沉的,我刚刚还不小心迷路了。”

  少女抱着秦淮的胳膊,差点都要挂上去了。

  远处看秦淮的宽大衣袖上仿佛挂了一个粉色的不知名挂件一样。

  “哦?你在哪里迷路了?”他勾起唇角,带着一点笑意。

  秦淮生冷惨白的脸,难得有了弧度。

  即便如此,那惨白的脸还是让路过的孤魂忍不住发寒,远远躲开他走。

  “那老婆婆说,那是三生石,而且你知道吗?”说到这里,清澄顿时兴奋起来:“那石头还会发光,我上去的时候,光芒好刺眼,眼前都是白光。

  “嗯?”秦淮一愣!

  她居然去了那个地方,平静的眼底望向清澄时,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深意。

  “然后呢?你看到了什么没有?”

  “没有啊,就是白光,什么都没有,不好玩。”少女撇撇嘴,有些不开心。

  “那就好,地府的东西太无趣了,我们还是回桃林吧。”

  秦淮拉着她,带她路过奈何桥。

  “啊啊啊啊啊,秦公子来了,转平方你快来。”

  星辰开心的跳起来,整理整理衣服,悄悄的在桥底下,漏出一个脑袋。

  “切,看就看呗,你拉拉衣服有什么用,他又看不到他你。”转平方撇撇嘴。

  无情的打击着星辰。

  然而星辰自动对他的话免疫,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对于她来说就是噩梦。

  “咦?那个人是谁,居然还拉着秦公子的衣服。”

  星辰心脏狂跳,红润的脸色煞白。

  她瞬间耷拉着脸,气的直跺脚,回头一看转平方还躺着,越看越气,忍不住一脚踹过去。

  转平方差点摔个狗吃屎,回头就大声冲着星辰吼道:“你有病啊,踹我干什么?”

  “你!!!你居然吼我!”

  星辰吓了一跳,从来没见转平方这么凶过。

  她一委屈,眼泪就像珠子一样,啪啪啪的往下掉。

  转平方慌了,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眼泪结果越擦越多。

  “死胖子,奏凯,你别碰我。”

  “哎呦,姑奶奶,行了行了,你打死我都行,我绝对不还手,行不行,别哭了!!”

  “秦公子有了姑娘,我好难过,你居然还凶我!”

  呜哇。。。

  结果星辰彻底崩溃了,任凭转平方怎么哄都无济于事,整整在桥下嚎啕大哭三个时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