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丝雨微凉向南枫

第八十四章 黑衣人

丝雨微凉向南枫 梦亦冉诺 2043 2020-04-12 11:21:44

  “你说你要是早点发现这个道理,我也不用遭这个罪了啊!”

  “就你这样还娶媳妇?上个街你都不陪!我看你就孤独终老吧。”

  “妈,你可不能咒你儿子,要是我老婆我肯定陪,天天陪她玩都行。”

  “你别给我说大话,先给我找到儿媳妇再说!”

  许嘉文看着挂断的电话,翻出刚刚拍到的照片,不禁笑道“这不正在找嘛!”

  出来陪他妈这一趟可真是不亏,原本打算过段时间就去找她,结果一直在查找的人就在眼前,说是幸运呢还是缘分。

  “雨凉……”几分微微压低的声音,像是说过又像是从未发生。

  *

  夜晚街上霓虹灯闪烁着,高大的窗户旁照下一片阴影,顶壁上的灯昏黄喑哑,忽明忽暗。一抹猩红看起来格外刺眼,空气中充斥着烟味,一缕缕青烟笼罩住整个座椅。

  “这都给的什么破案子让我接!打发叫花子呢!”

  一阵刺耳的响声从桌面上传来,坐在座椅上的人看着桌面上的文件恨不得把桌子掀开,咬着牙用力一挥,文件“哗啦”一声全部落下。

  吴永中眼中红血丝密布,整个脑袋都在充血“南枫你个王八羔子,你让老子不碰项目就给我忽悠这些案子?还开年会警告我,你真当我这么些年吃素的吗?”

  说完,吴永中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真是天助我也。”

  拨通一个电话“之前说的约定还有效吗?”

  “当然有效啊,随时欢迎你的加入!”对方的声音像是刻意变音过,分不出男女,只觉得深沉。

  “那就干一票大的,直接把他推下台。”现在想要狠狠地教训南枫。

  “哈哈哈哈哈,就知道你会这么做,很荣幸和你合作。”

  挂完电话,吴永中觉得心中的愤怒少了不少,想想很快就要推南枫下台了,他就满身的兴奋,恨不得出去自嗨一会儿。

  到时候他要让南枫跪下来求他,求他放过他,他很乐意看到这一幕。

  要说起这个合作对象,那要追溯到上个星期。

  “吴总,办公室有人等你。”一个女秘书对着刚回来的夹杂着怒火的吴永中战战兢兢道。

  “是谁?”

  “他什么也没有说,直接闯进去的,我拦也拦不住。”

  “你们这群人都是些废物?连个人都拦不住。”音量十分高,仿若要将人耳朵揉碎。

  “我,我们……”女秘书明显被吓着了,语无伦次。

  “滚出去。”吴永中什么也不想听,十分不耐烦,直接轰人。

  踹开办公室的门,原本很有气势的吴永中瞬间弱了下来,仿若被门内的身影给吓着了。

  一个全身穿着黑衣服,带着黑帽子黑口罩,甚至连眼睛都用墨镜给遮住的人正坐在他的办公桌椅上。

  吴永中吞咽了下唾液,犹豫着问道“来者何人?为什么要强行进我办公室?”

  “我是谁不重要,但我这次是来帮你的!”

  这个声音一出,吴永中身上里面泛起冷汗,这是变声音,究竟是什么人连声音都给藏起来。

  “你和南枫有很大的仇恨,我想和你合作一下。”

  “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你现在根本就无路可走,凭你现在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凭你现在恨南枫,凭你即将失去MT的掌控权!”

  黑衣人语气十分笃定,字字珠玑都在打磨吴永中的心。

  “你有什么方案?说来听听。”吴永中心动了。

  “我呢?虽然不露面,但是我可是拿出来了十分有诚意的东西。”戴着手套的手指微微敲击着桌面上用牛皮纸袋装着的东西,有些厚重。“知道这些是什么吗?”

  吴永中摇了摇头。

  “这些是我从南枫那里拿过来的一些合同。”变过了的音听多了,莫名的也习惯了。

  “你拿他合同干什么?”

  “嘘!”黑衣人用食指抵住了嘴唇,“这可不是一般的合同,而是关于他的全部有问题的合同,里面随便一查,都是大事,跑不了的!”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合同?就算有你怎么会拿的到?”

  “我怎么拿到的这个不能说,但真假,等你看了这个文件不就清楚了吗?我估计他现在已经担心这个文件的去向了,到处在忙活呢!”

  吴永中看着座椅上的黑衣人,不知为何,有种莫名的熟悉感,那种熟悉感是从他说的某些话就能察觉到的。

  “不露脸吗?”

  “呵呵。看来你还是不太放心哦!”黑衣人发出笑声“那好啊!给你看脸没问题,那你要给我点有用的东西。”

  “你想要知道什么?”

  “说句实话,你手上应该藏了不少人的秘密吧!板倒对手,即可以靠物也可以靠人,但要掌握了其他人的秘密,那事半功倍很显然了。”

  “秘密?别人的一大堆我都可以给你,但是南枫的,他自己本身没什么秘密,关于他父母的,我只能保密!”

  如果吴永中仔细发现,他会看到黑衣人听到“父母”两字明显的怔愣了一下。不过这只是如果。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这是你露出脸也不能说的秘密。”

  黑衣人明显有些失望“哦!那可真无聊!不过我还是信守承诺的,露脸你可要看好了!”

  待到黑衣人整张脸露出来时,吴永中没有看到自己想象中的那张脸,微松了一口气,心中不禁疑惑道,难道最近自己太敏感了,南枫再怎么做,怎么可能直接在他面前。

  要说南枫,再怎么也是自己带过一段时间的孩子,就算在年会上,在会议上怒怼过自己,甚至眼神还有些压迫人,让人难堪。

  但在吴永中眼里南枫他也不是个这么会算计的人,南枫在他眼里就像是一个长大了要独吞公司的人,鸟儿羽翼丰满要飞上天,想要翱翔于天空,寻找自己的自由。

  但究竟南枫是怎样一个人,他似乎没有真正的了解过,亦或者在乎过。正是这个疏忽,让他跌得够狠。

  露出脸来的黑衣人皮肤白皙,长的很俊,但是一副冷俊的模样,身上的衣服仿佛要与黑夜融为一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