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丝雨微凉向南枫

第五十八章 旧事

丝雨微凉向南枫 梦亦冉诺 2084 2019-08-05 00:00:00

  吴永中极其不情愿的伸出手也鼓起了掌。

  拍的心不在焉,也很不高兴。

  坐在最中央座椅上沉默的人终于有了点反应。黑眸中映出一抹幽深的光泽,如寒星一般。

  “吴永中,既然你已经在这个项目上出了那么大的错,根据公司里的相应规定来说,你现在要取消职位,降低一职。”

  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想到了什么:“还有你现在不能接触公司里的任何项目,最后你要管好你旁边的那些人,出错了仍旧在你身上。”

  虽然不想答应,但奈何有那么多人在,南枫的脾气又阴晴不定,吴永中还是答应了。

  先走一步算一步。

  *

  别墅聚会中。

  “南枫,我现在都有点看不透你了,你明明可以一下子将吴永中从MT开除,为什么还让他留在公司里?”

  白洛拿着一瓶红酒,开瓶后给每一个酒杯倒上酒。

  “留着他有用。”

  南枫没怎么回答,拿着其中一杯,猛仰起头,一杯干净。

  “不够,还不够。”

  起身又从酒柜中拿出几瓶红酒,开瓶后,直接朝着喉咙里灌,这么猛烈的喝法吓到了其他的人。

  “快,阿尼塔,阻止他。”

  白洛把酒柜给锁上,想要抢夺他手上的酒瓶,但被南枫给躲开了,继续猛灌。

  不管任何人阻拦,他仍然喝着酒。

  十几分钟后……

  “我的天,这南枫平常看起来也没怎么运动,这力气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白洛喘着气倒在沙发上,大口的呼吸着。

  这想灌酒也不是这个灌发啊,简直太伤身体了。

  “早知道让剩下的三个人也过来了,好歹搭些力气。”

  阿尼塔看着喝醉酒扶着桌子上的南枫,太阳穴忍不住跳了跳:“他可能想到他父母的事了,今天会议结束后,吴永中肯定跟他说什么事了。”

  白洛从沙发坐起来,看起来有点气愤:“就知道吴永中那老家伙不会干什么好事。”

  “南枫虽然没告诉我们关于他父母的事,但我可以看出他心里的伤痕很大,也难怪他总是用冷漠来面对他不喜欢的人。”阿尼塔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今天彭文宇那是南枫故意安排的?”白洛好奇的问道。

  “嗯,他之前很早都已经发现吴永中做的事了,做这事并不难猜。只是我总感觉他还有事没告诉我们。”

  白洛点了点头:“从我认识他来,他总是能独当一面,他背负太多事了。做兄弟的我都替他感到心累。”

  阿尼塔看着摊成一团的南枫,忍不住开口:“还是把他给扶上楼吧。”

  一路上跌跌撞撞的终于把人给能上楼,可他手里还紧紧的抱着个空酒瓶子不肯松手。

  最后瓶子没能拿出来,白洛也就放弃了,反正里面也是空的。

  南枫这平常不喝醉酒也没看出来,没想到喝醉酒了竟然是这个样子。

  “走吧,我们睡客房去。”

  阿尼塔站在门口关上了灯,顺带将门也给关上了。

  漆黑的房间内一片平静,偶尔有风轻轻的吹动着窗帘,下摆轻轻的浮动着,一阵阵寒意袭来。

  南枫神情微绷,眸子紧闭着,眉头扭在一起,凌厉的侧颜线条下颧骨也几不可查地微微抖动,额头上还浮着一层轻轻的薄汗。

  “南枫,快来看,爸爸给你带什么东西回来了。”

  一个身穿西装革履,衣服裁剪得当,发型很干净,留着一个寸头,黑皮鞋的男人在玄关处喊着。

  “爸,你又给我带什么东西了?”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迈着小短腿连忙从房间内跑了出来。

  小男孩脸上洋溢着笑容扑向玄关处,男人一把接住小男孩,把他举起来:“诶呀,我们枫枫又长高了呢。”

  “回来了!”一个举止很优雅,穿着白色长裙的端庄女子脸上挂着笑轻柔的问。

  女子长的很漂亮,三十多岁的年龄却看起来想是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很有气质,皮肤保养的很好。

  “嗯,这几天你辛苦了!”男人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拉着妻子的手,走到客厅的沙发上。

  “爸,你给我带的是什么?”小男孩似乎是有些等不及了,想要从爸爸身上挣扎开。

  男人指了指门口的位置:“礼物就在门口,你去拆开看看喜不喜欢。”

  小男孩压抑不住的兴奋,把礼物从玄关处抱到客厅的桌子上。

  拆开时,男孩的男孩的眼睛倏然亮起,有些激动:“妈,妈,你看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遥控飞机,真的好帅啊!”

  小男孩把玩着遥控器和模型飞机,有些乐此不疲。

  “南枫,这回满足了吗?”男人深沉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满足,满足。”男孩头直点直点的,像个小鸡啄米似的。

  这动作逗弄着沙发上坐着的两位大人止不住的笑。

  画面是如此温馨,如果一直都是这样多好。

  场景突然变换,切换到一个空旷的房间内。

  房子还是那个房子,里面的东西却都没有了,只余下放在在房间内遥控飞机和全家福照片。

  “爸,妈~”

  十年过去,曾经的五六岁男孩,变得更加成熟的模样,但曾经稚嫩模样依稀可以看见。

  一件房间一件房间的找,翻天覆地得找,没有,什么都没有。

  南枫脸上泪早已干涸,整个人蜷缩在房间内的墙角里,显得忧郁不已。

  抬起头来,看着剩下的照片上的三个人,照片上的人笑得有多么开兴,他的心里就有多么的痛。

  “你们为什么要离开………?”

  “为什么……”

  这个问题没有人可以给他答案,但这如此空旷的房间内却显得如此凄凉。

  清晨的空气总是很清新,再加上昨天下了雨,迎面吹来的风都带着湿润的气息。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倾洒下来,地面上斑驳了一层光影。

  半夜间枕头上滴落的泪仿佛是过眼云烟,了无痕迹。

  像平常一样,穿衣洗漱有条不紊。

  等南枫下楼时,厨房里已经散发出阵阵饭香。

  看了眼手上的时间,南枫有些奇怪,白洛和阿尼塔不像是起这么早的人啊?况且他们也不会做饭啊?

  难道是做饭的阿姨来了?

  等南枫推开门清楚的看见门内的身影时,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对眼前的画面有些不可思议。

  

梦亦冉诺

轰隆隆~码字加油了~   还有我书封换了哦!可能有的人现在还看不出来,新书封看起来怎么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