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丝雨微凉向南枫

第五十六章 芯片卡

丝雨微凉向南枫 梦亦冉诺 2079 2019-08-03 00:00:00

  话语似乎真的在认错,脸上的态度却没变,仍然很强硬。

  吴永中有些不屑的嗤笑一声,扯着嗓子:“让我坐在这里?怕不是你们应该给我让位置吧。”

  说完了还转过头看看后面的一群人,身后的人个个都似一条条哈巴狗一样,吴永中说什么,他们就跟着附和着说什么。

  身后的一群人大多都是跟吴永中年纪差不多的,但是个个都很拥护他,附和嘲笑的画面现在看来极其的可笑。

  白洛微微眯了眯眼,平复下心中的心情,还是勾起一个笑容,只是这笑却不达眼底。

  “吴叔,你真的坐不了这里哦!只是接下来的话就别怪我没礼貌了。”

  白洛稍稍停顿了一下,手上换了个动作:“根据多媒体会议室的规定,这里乃至这个座位都是有芯片卡的人才能入席,而据我所知吴叔你并没有这张芯片卡,今天你的到来也只是南枫吩咐过的而已,否则你连这个会议室的门都进不来,更何况坐在这里。”

  语速适中,不快也不慢,但却句句带有压迫感,每句话都让人无法反驳。

  阿尼塔站在一旁也是听的一愣一愣的,白洛这怼人的功能真是不容小觑啊,这下看吴永中还能说什么。

  吴永中被说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你这小子……你,你在说什么?”

  “咳咳,吴叔承受能力这么小,可是接下来的话会更没有礼貌,你可做好准备了。”

  白洛强忍着笑意,眉头微拧,语气仍然很严肃,像是在说什么重要的事。

  会议室的人来的都差不多都到齐了,如果按照会议室的人来算的话,可以算作两派。

  一派自然是向着南枫和白洛,阿尼塔,就是那些有芯片卡已经坐下的人员。另一派就是以吴永中为首的站着的那些人员们。

  不过从人数上来看,自然是坐着的多于站着的,势力相比之下一眼就能看出。

  白洛放下限制着的手,活动活动颈骨,摸了摸正中央的桌椅,这把座椅是整个会议室最具有权威的位置。

  啧,这南枫可真会享受,座椅看起来一样材质确实贵了一大截。

  忍不住,都多摸了几把,坐不成,感受感受一下也是可以的。

  “看看这座椅的位置,正中央,不管谁都知道这个座位应该是属于南枫的吧。好吧吴叔,就算你不知道,但是既然你不是会议室本员工,给你一个座位就不错了。”

  吴永中原本已经够气了,后面这一席话算是彻底激起了他的愤怒。

  “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你这叫讲礼貌?你不过就是一个给别人打工的,算什么东西,没有点什么权利,信不信我直接开除你…………”

  脾气上来了,什么都骂,唾沫星子都在四处横飞。

  “你要开除谁?”

  冷冷的嗓音在会议室门口响起,来人目光清淡、眉眼清隽。陌生又疏离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进来顺势按下按钮把门关上,踏着稳健的步伐,不看其他人的目光,直接走到正中央的座位,掀起玄色长款大衣后摆,翘起腿,双手摆在座椅两侧。

  一系列动作流畅而又迅速,却又带着一丝不可侵略,让人不得忽视。

  “刚刚说什么?嗯?”

  要说吴永中年龄和阅历都比南枫要多,可是在看到南枫的那一时刻却忍不住心里发怵一直不停的在打鼓。。

  “没说什么,就是在说你怎么还没来。”吴永中收敛了一下脾性,他还是有些不敢招惹这位名义上的侄子。

  面前的少年正带着几分笑意,细碎的头发像是刚刚修剪过看起来很利落,唇角微微上扬着,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对面的人,清瘦的脸庞越发衬得棱角分明。

  “哦,是吗,我听错了?我路上耽搁了,遇到一些事……”

  讨论了好几分钟,南枫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状似无意:“诶,吴叔,你怎么还坐着,还有后面的长辈们,都坐下啊,让你们站着,我挺不好意思。”

  阿尼塔和白洛早在南枫进来时就已经坐下了,反正是自己老大害怕个什么。反倒是吴永中,这南枫一来,他也不知道要坐着还是站着了。

  最后就直接这样一直站着下去。

  吴永中见过的事情多了,自然知道南枫是装的,他怎么可能跟人聊天那么久,都还不知道对方是站着还是坐着的。

  故意整人,他却又不好说什么。

  南枫这脾气,他曾经也是见识过的,对于他只能来阴的。

  转身招呼着后面的人坐入位置中。就是刚刚白洛指着的那几个位置。

  吴永中看着靠南枫的位置里还有个空位想要坐进去,抽离了椅子准备坐入,身旁的阿尼塔又给他放了回去。

  “这里不能坐,吴叔,刚刚白洛给你指的是那个位置。”

  吴永中磨磨牙,真想破口大骂,什么破会议室,连个破椅子都不让人坐,多以为自己了不起,不就是一个破座位,真是气死人。

  微微抬起头看向南枫那个方向,发现他根本就不在意这边的情况,他微微低垂着睫毛,落下一片阴影,青青的颜色。

  吴永中知道已经非坐不可了,不清不愿的坐了下来。

  使气子的把放在大理石桌面的文件翻的簌簌响,在这偌大的多媒体会议室里显得格外清晰。

  吴永中身边带来的兄弟好心的戳了戳他的胳膊,让他停止翻动。

  开始他还觉得莫名其妙,身边的人有毛病。最后吴永中抬起来脸望向她南枫的那双漆黑的眸子里,一丁点笑意都找不到。

  只有深沉、阴翳、光都无法照入或者穿透的沉压的黑色。

  吴永中心中的弦倏然紧绷,这种目光太怕了,感觉再多盯着看几秒,就会出事。

  暗暗自嘲了几下,自己这么大的年纪了竟然还被自己年纪小一辈的给震慑住了。

  但他还是颇为识相,停止了手中文件的翻动,把文件放在了一旁。

  会议室里有几分钟的肃静,场面有些压抑,让人喘不过气来。

  白洛也深深的感觉到了,平常的南枫虽然会生气,但从来没有压抑着到这种地步。

  看来,今天吴永中犯了太多错了。

  

梦亦冉诺

给点评分呗!没有人评分唉。感觉看的人好少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