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丝雨微凉向南枫

第四十九章 解释

丝雨微凉向南枫 梦亦冉诺 2070 2019-07-27 23:09:16

  呼啸的寒风中,两个身影一前一后,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一个身影稍微娇小。

  前面的一个身影察觉到后面更跟上来的速度有些慢,故意放慢脚步,让后面的身影足以跟得上自己。

  快回到住宿的地方时,那个高大的身影停顿了下来,一把抓住那个娇小的身影,声音沉冽:“明天,给我答案。”

  尹丝雨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弄懵了,有些不确定:“什么答案?”

  “什么答案你难道不知道?那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不过如果重复的话,我今晚就要答案了。”南枫微微俯下身子,压迫感袭来。

  压迫气息扑面而来,尹丝雨下意识的往后退,他话说到这个地步了,她要再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就真的是太笨了。

  被南枫就这么盯着,尹丝雨说话都有些不通顺:“我……我知道。”

  听到了女孩的回答,南枫直起来身子,眼底直达笑意,那双摄人心魄的璀璨星眸里,倒映着她的身影,伸手揉了揉女孩的头发,有些柔和:“希望你的回答不要让我失望。”

  女孩微微低下头,脸上的神情不易发现,如果现在猜的不错,她应该害羞了吧。

  这个发现让南枫身心都感觉有种莫名的舒畅感,唔,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

  昨天的旅行工作已经收尾,今天下午大家就要启程回校。

  所以上午时就要欢送那些外国友人在古镇的旅行结束。

  其实,根据真实的了解,他们现在停留的地方只是一小部分,他们还会在下一个地方继续停留。

  他们之所以会给这些外国友人做翻译,是旅游团与校长之间达成的某种关系。

  旅游团想让游客玩的更好,而校长则是想让学生提高语言能力水平和适应能力。反正这件事校长是认为有益无害。

  到了载外国友人的大巴车开始陆陆续续坐上人时,露露一直在车门处等候,他多希望南枫能够喜欢自己。

  可惜南枫就像一块捂不热的石头,僵硬无比,更何况他的心就像装备了坚硬的外壳,这样的人懂得怎样爱人吗?

  巡视着车底下的十几个人,南枫眼神始终落在旁边的女孩身上,两个人之间的一颦一笑都那么的刺眼,仿佛在嘲笑她之前多么愚蠢的行为。

  露露自嘲的扯了一下嘴角,又似苦笑,看了眼他们住宿的地方,那一眼意味深长。

  出发前。

  只见眼前站着一位身材高挑,深目高鼻,一绺靓丽的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弯弯的柳眉,一双浅灰色明眸微闪,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的姑娘,吃力的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满脸期待的望着面前的男生。

  南枫打开房门看到的就是这个情形,眉头微拧,她怎么找到这里的?

  “谁告诉你的?”法语饶舌念的很通顺。

  “我都要走了,还这么冷漠?”似乎早已想到会是这个场景,露露脸上仍旧保持着微笑。“只要想要找到一个人,怎样都能找到。”

  南枫似乎有些不耐烦,语气转冷,犹如掉入冰窖:“离开。”

  女孩眸中满是不可思议,南枫比起前几天更冷,或者说之前翻译时候的他至少身上是有亲和力的。

  那么,现在才是真正的他吗?

  一丝一毫的厌恶毫不压抑。

  露露僵硬着笑容,没有离开:“任务完成了,你就真的如此冷漠?”

  南枫不回答往后退,听了话后,脸上毫无表情,推开房门想要把门关上。

  露露眼眸轻轻眯着,心中发狠,整个人往前扑去,想要得到一个拥抱,哪怕仅仅是个拥抱。

  不过,露露未能如愿,南枫早已把房门关上,关门的声音很重,差点蹭上露露的脸。

  她心跳强烈跳动着,未能压下心中的惧意和恼意。

  他真的没有任何反应,翻译工作完成了,整个人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露露啊露露,你可真是作。

  可是内心却难以忘记那一身影和心中的那一悸动。

  *

  “校长刚刚打电话给我说了,这个任务你们完成的很好,今天中午你们随便吃,校长全请了。”

  余峰放大了嗓音,表达着心中的喜悦。

  这群孩子还总算没让人失望,之前还害怕他们有的人会应付不过来,结果任务完成的很圆满。

  真是为学校争光。

  听到这个消息,十个孩子欢呼雀跃着,然后再一涌而散,专挑贵的吃。

  余峰看着他们略带幼稚的行为忍不住发笑,果真还没长大,这种行为就像是在报复心中的不满。

  罢了罢了,累了几天了,由着他们去吧。

  “那个女人终于走了,气死我了,跟她说话,嘴皮子都快磨破了,怎么会有这种人?”

  陆樱雪愤愤地用筷子戳着碗里的饭,气不打一出来。

  望了一眼旁边睁大眼睛看着自己说话的林洁。

  刚刚还没完全下去的火气,蹭得一声又上来了。“看什么看?我原谅你了?你就是个不遵守诺言的人,别跟我坐一起。”

  林洁眼神微闪,开口想要解释:“樱雪,当年我没能遵守诺言,是有隐情的,我当时………………”

  “闭嘴!”

  陆樱雪低声吼着,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错了就是错了,当年的你没能做到就是没做到,你还能解释什么。”

  “樱雪,你不要这个样子,原来的你不是这样的。”林洁用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尽量使自己心情平复下来。

  “原来?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原来?说我变了?真是搞笑?”陆樱雪忍不住冷笑。

  “五年前的我就已经变了,那个曾经的陆樱雪早就已经消失了,是被你亲手摧毁的。”

  “陆樱雪,你应该听我的解释,我解释你一直都不听……”林洁想要让陆樱雪了解实情。

  “别喊我的名字,让我从你嘴里听到我的名字让我厌恶。”

  陆樱雪没有心情再吃饭,把筷子放下,推开椅子起身准备离开,不想再跟林洁争吵下去,这种争吵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余光中发现林洁脖上戴着一条熟悉的项链。

  陆樱雪瞳孔猛然收缩,心里一紧,眼睛紧紧的盯着那条项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