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丝雨微凉向南枫

第四十四章 说清楚

丝雨微凉向南枫 梦亦冉诺 2081 2019-07-22 21:15:00

  尹丝雨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这么冷的天,戴手套围巾不是很正常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难不成还要冻着自己?

  什么也不戴?

  我会这么傻吗?

  “你不冷,可我冷啊!”

  尹丝雨语气里有淡淡的埋怨,可是她自己也没察觉。

  这么说,她是因为冷所以戴的,不是因为苏邵年送的所以喜欢。

  有了这个认知,心情好了许多。

  眼神瞅了瞅尹丝雨的围巾,磨磨唧唧的拿出放在身后的袋子。

  “你不准戴苏邵年送你的围巾和手套,你戴这个。”

  虽然说的话没什么问题,可是还是带有隐隐的强硬,让人不容得拒绝。

  “干嘛啊?这戴着好好的,为什么非要戴你那个?”

  “我让你戴你就戴。”

  南枫把袋子里的围巾和手套拿了出来,还把她围着的取了下来,动作很迅速,尹丝雨拦都拦不住他。

  “唉,你真是……不听劝啊?”

  尹丝雨看着已经围在自己身上的围巾,有点很无语。

  用手想要把它扯回来,干嘛一个一个都有毛病啊,都不问她的意见。

  “乖,听话,别取。”

  南枫的一句“乖”说的尹丝雨心底募的软了起来。

  放下了手,神情有些不自觉。

  苏邵年送的围巾和手套已经被南枫取下来放在袋子里了。

  南枫送的围巾和手套是在他吃完饭后跑了很远,走了几个店才买到的,为了给她挑选样式,浪费了很多时间。

  女孩被冷风吹的红红的脸庞,长长的睫毛垂影而下,漂亮的脸蛋被浅蓝色的围巾遮住一半,手上戴着的手套看起来很可爱。

  很适合她。

  南枫很满足这个画面,比刚刚吃饭时顺眼多了。

  “尹丝雨,我告诉你,你不准再接受苏邵年的东西了,也不要理他。”

  “我凭什么听你的?”

  呵,凭什么?

  南枫眼神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女孩,附身在她额头上烙下一个淡淡的印记。

  尹丝雨身体僵硬了一下,全身的血液快速的流动着,紧张的忘了呼吸,心扑通扑通的跳着。

  “尹丝雨,我喜欢你,所以,做我女朋友吧。”

  尹丝雨现在大脑里回放着最近南枫所作的事,似乎有什么已经浮现出。

  原来,他之前说的都是真的。

  他,真的喜欢自己?

  南枫饶有兴趣的看着脸上红扑扑的尹丝雨,心里忍不住发痒:“看看,你情商究竟有多么低,那么明显你都不相信吗?”

  “我……我……”

  尹丝雨现在满脑子的混乱一句话都说不出,心也变得很慌乱。

  看着尹丝雨这么不知所措的样子,南枫不禁觉得有点好笑。

  乖女孩,害羞了。

  “这么紧张?算了,我现在也不难为你了,”南枫弯下来腰,视线与尹丝雨齐平,接着说:“回学校那天,我要你的回复。”

  最后尹丝雨一脸懵逼的状态,回到的房间。

  在林洁喊了她几声的情况下,尹丝雨才回过来,脸又忍不住发红。

  “你刚刚到底去干嘛了?围巾和手套换了不说,你怎么整个人都怪怪的,发生什么事了脸这么红?”

  林洁好奇的凑上来。

  被林洁这么一说,尹丝雨把围巾和手套取了下来,连忙解释着:“我刚刚出门又买的,跑着回来的,脸有点热。”

  “哦,怪不得。”

  林洁没再多想,又继续看电视剧去了。

  等尹丝雨仔细观察手套时,发现手套上竟然印着一个枫叶,跟她送给他的剪纸很像。

  不得不说,南枫的眼光挺好的。

  不过,这围巾和手套是他在本地跑了几家店才买到的吧。

  想到刚刚南枫告白的话,尹丝雨忍不住笑了,南枫竟然吃醋了。。

  尹丝雨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苏邵年送给她的手套和围巾呢?

  她最后只记得东西都被放在南枫拎着的纸袋子里了,发生了那件事,她走时什么也不记得了。

  尹丝雨:[手套和围巾在你那里?]

  南枫:[还想着苏邵年的手套和围巾呢?刚刚给你说的还不够?]

  看见信息,尹丝雨有点激动,连忙回着信息。

  尹丝雨:[不是,我跟苏邵年就是朋友关系,他送我东西真的没什么?]

  南枫:[我帮你处理了,别再想了,多想想你的回答,我回校后要听到你的答案。]

  尹丝雨见状不敢再回消息了,生怕他说出更离谱的话。

  南枫:[早点休息。]

  尹丝雨对他发了个晚安,就把手机放在了一边。

  虽然房间里很平静,但尹丝雨的内心却是与之相反的。

  试问一直以为是玩笑的话,现在竟然是真的,现在内心如何平静下来。

  就像一粒石子即使泛不起惊涛怪浪,却也能使平静的湖面泛起阵阵涟漪。

  *

  潮湿的地面上,蹲着一个穿着相对破烂不堪的人,夜晚的寒冷始终让人阵阵发抖,冷风不断的吹着。

  “冷吗?给,拿着。”

  蹲在地上的人微微抬起了头,撞上了一双黝黑深邃的眼睛,他手上提着一个纸袋子,穿着黑色大衣,与他平视,但蹲着的人却能感受到对面人的气质不凡。

  寒意不断加重,蹲着的人不再拒绝,缓缓的伸出手,接住了纸袋子。

  轻轻的道了声:“谢谢!”

  蹲着的人拿了纸袋之后,发现,身后倏然一暖,一件大衣被披在了身后。

  面前的人,站起了身,淡淡的说:“不要蹲在这里了,天气很冷,就算人生失意,也可以重头再来,起来吧,不要这么容易被打倒。”

  待蹲着地上的人反应过来时,那人已经走了。

  身后的大衣却像火炉一般不断的传递着热气,给予他暖意。

  他缓缓直起了身,迈动着步伐,尽管有些不稳,却是如此的坚定。

  那人的话,就像黑夜中的一盏灯般,照亮了黑夜的路。

  房间门一开,一阵寒气扑面而来。

  “你大衣呢?穿这么少不冷?”

  晚上心结解开了,还顺便用苏邵年的东西做了一件好事,对他态度相对好了一点。

  “还好。”

  苏邵年摇了摇头,南枫还真冷,跟他在一个房间几乎没怎么说过话,真不知道他家人怎么受的了他。

  想了想尹丝雨。

  不行,就算南枫再怎么喜欢尹丝雨也不行,就南枫这个样子,尹丝雨跟他在一起…………

  那画面简直想都不能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