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陌辞劫

009 洛殇邀御宴

陌辞劫 桧雪 3391 2020-03-09 00:32:04

  忆幽雪撤了灵雪后,阵外的人感到一阵轻松,可是现在明显不能放松警惕,以防等一下又出现意外情况。

  “师尊在干什么啊?”

  “我感觉我要累死了,比修行还要累。”

  “等一下,你们看到昨天的那个人了没?”

  “谁?”

  “就是御膳房里的那个……”

  “可能在其他地方吧,这里这么多人,谁知道他在哪里。”

  残月与晓风其中一个在这点理这的弟子,另一人进了结界里查看。

  残月进去后感受到阮陌的气息很微弱,忙跑向晗月阁。

  晗月阁

  “我很久以前认识你。”阮陌应了一声。内心却是苦笑,岂止是认识。

  “可是我没有任何记忆。”忆幽雪有些不可置信,“除了之前带我上山那段记忆。”

  阮陌勉强笑笑,不记得了吗,也是怎么可能还记得。

  “你知道你这样笑起来真的很假吗?”忆幽雪又来了一句,“如果你不想笑那就不要笑了,不好看→_→。”

  阮陌:“你还真是……”和以前一样。

  “你……”她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眉头一潋,随即消失在了原地。

  残月推开了门,看到了阮陌斜躺在床上,忙进去:“峰主,你怎么了?”

  阮陌看了他一眼,说道:“没事,只是忆辞她之前受伤了,为她疗伤弄的。”

  残月帮他把了把脉,只是灵力过度消耗,才松了一口气。

  “忆辞?”残月没有看到忆辞在这周围,也没有察觉到这周围有什么其他的人。

  忆幽雪把样貌恢复成之前忆辞的模样,在屏风后开口:“我在这,多谢师尊的调息,忆辞现在好多了。”

  然后装着样子,端着茶水走出来。

  残月打量了一下忆辞,点点头。

  “看来,你的伤应该是好的差不多了。既然如此,那么你先照看一下峰主,我要去调一些药。”

  但是,残月生出了疑惑,怎么感觉不到她的存在?想归想,可是面上依旧是礼貌的样子。

  “好。”

  残月设了一道结界在阮陌周围,不是为了防忆幽雪,这是为了让阮陌更好来调养的。

  残月出去后,忆幽雪看了看那结界,说到:“你这个下属还真是不错。”

  阮陌没有说什么,只是自行调养着。

  忆幽雪了拂了拂身子,把左手放在前面,右手在后,以一个最雅致的动作行了一个礼。“幽雪,谢过阮峰主救命之恩,在我恢复之前的记忆前,还是要在阮峰主的地多住些日子了。”

  说完,她抬头看向阮陌,嘴角勾起了一弧迷艳人心的笑。

  “即便我现在没有能力打得过你,但是并不意味着,这对我有用。”阮陌开口。

  忆幽雪有些惊讶的看了看他,不过很快化为了轻轻的笑,也没有多说什么,神情自若的移了一副椅子过来。坐在结界旁,拿着桧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还用它敲了敲那结界。

  她刚才用了惑术,可是这个阮陌没用中招。他倒是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厉害呢。

  “我就不进去为你疗伤了,毕竟现在我在别人眼里,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孩子而已。”

  因为这结界不能进去,忆幽雪便靠着它休息。

  黑色的长发洒下,白色的弟子服散在地上。腮边几缕发丝随着窗外扫地的柔风微微飘动。腰如柳,面似媚,生的可谓是冷傲勾魂之态。

  “姐,姐……”

  也不知过了多久,残月轻轻推开了门,看见了她依在那。这气质还真是像……慕雪君。

  “辞小姐,醒醒。”残月唤了一句。

  忆幽雪怎么可能没有醒,只是现在她的身份实在是太麻烦,装什么弱不禁风?一事无成?累的很。

  忆幽雪听到他说话后这才缓缓睁开眼睛,起身时顺带把椅子挪开了些。

  “你怎么在界外带着,不应该先帮峰主整理整理一下吗?”残月看到阮陌身上依旧是有些乱,问道。

  ……

  “你觉得我打得开?”忆幽雪用扇子碰了碰,表情非常的无语。

  残月刚刚着急忘了,这个界虽然只要是筑基了的人都可以进去,可是忆辞是阮陌带上来的普通女孩。

  残月面色尴尬的把界打开,对她笑了笑。只是这笑不达眼底,只是客套罢了。

  忆幽雪:怎么都喜欢假笑,难不成是这里的规矩,不会啊,她没有看到过这个规矩啊。

  忆幽雪反正现在没有什么事,就坐在旁边随手拾起一本书看起来。这一边看还一边问:“你看起来好像不是这的弟子吧。”

  残月把药递给了阮陌。因为阮陌不喜欢别人喂东西。

  听到了这句话后,有没有隐晦:“是的,在下是,慕雪君派来照顾峰主的。”

  说了这句话后,他就没有再开口。

  慕雪君?这人是说不得吗,怎么阮陌的表情那么古怪,还有那个刚刚跟自己说话的人也是。她刚抬起头,就看他们两个的表情不对劲。

  “忆辞冒昧问一下长辈名讳?”

  “残月。”他把阮陌喝完的碗拿过,又拿出其他的药瓶。

  晓风残月。不知怎的,脑子里就忽然冒出了这个。

  为了不打扰他们,忆幽雪也准备出去,顺带把刚刚的书一起拿走:“师尊,这本书弟子就带走了。”

  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他那么喜欢看书了,还真的是,妙哉妙哉。

  “带个话把,可以让他们休息了。”残月礼貌性的笑了笑。

  “嗯。”

  阮陌看着她走出房间后,低下了眸子,许久才重新回神。

  “峰主是想起了慕雪君了吗?她的性子倒是真的很像,只是慕雪君不喜书籍上的刻板,她倒是对这些颇有兴趣。”

  阮陌的眸子一冷,不满的看了他一眼,残月忙闭嘴。

  阮陌绝不允许任何人说谁谁谁长得像慕雪君,哪里哪里又和慕雪君相似,九年来一直都是这样。

  要是他人这么说,阮陌恐怕轻则掠施小惩,严重者生死魂消!现在是看在残月是慕雪君派来的人才没有下手。

  残月:可是,慕雪君让我和晓风来就是怕……

  忆幽雪轻快的摇着扇子,走到阮陌所交代的地方。快到时,想了想,还是把扇子收起来。

  “阮……”忆幽雪刚想喊阮陌的名字时,发现好像不对,急忙刹住嘴,“师尊说了,现在可以散了。”

  “怎么是他?!”下面又叽叽喳喳的吵成一片。

  “怎么披散着头发,真的是……”

  忆幽雪完成了任务就走,反正自己上次来都是这样,指不定又来一个问自己是不是门徒的人。

  在峰上就这么安安静静的过了几天,一天到晚不是看书,就是去后山逛逛,辰栩桉也不知为什么被罚了,现在在养伤,时不时也来找浥轻尘说些什么。

  忆幽雪还是有点不明白,阮陌有什么义务救自己,还有自己以前的身份是什么,又为什么有忆辞的记忆。谜团没有任何的破解的地方,这让她有些苦恼。

  午初御膳房

  忆幽雪安安静静的吃着东西,希望别来人打扰自己。

  正所谓,你不想来什么,苍天就偏来什么,只是这次的不是问她那个问题的,是真的来找她有事的。

  忆幽雪吃完后,正准备走,洛殇也是实在忍不住,忙上前几步想拉住她。

  忆幽雪也是潜意识的反身钳住后面的人的手,一个旋身把人来了个过肩摔,死死摁在地上。

  因为没有太用力,洛殇也没有什么事,就是被这么一摔给惊住了,这是什么招数?这家伙的身手这么好!?

  待看清来人后,忆幽雪才松开手,微迷眼睛,冷冷说了一句:“别突然靠近我,会误伤你的。”

  感情你摔了他还要教训他?一旁吃瓜的众人九分惊讶的同时也带了三分无语。

  “咳,抱歉抱歉,我是有事找你。”洛殇拍了拍身子,想要爬起来。

  忆幽雪伸出手,示意拉他一把。

  站稳后,洛殇把一张邀请函递给了她。“这是我家御宴的邀请帖,希望你能去。”

  忆幽雪对这种东西不是很感兴趣,直接拒绝:“抱歉,不感兴趣。”

  虽然这里没有什么家族身份高低贵贱,但是其他的人还是有些惊讶。

  “抱歉,不感兴趣。”见他没有放弃的心思,忆幽雪又强调了一遍。

  “家父极力邀请。”

  他的父亲强调了要把忆辞邀来,即便是心中不解,现在也只能忍着。

  “我只是区区普通人一个,连最基本的御剑都不会,令尊还真是高抬我。”

  忆幽雪撂下话后就离开了,一点给洛殇的念想也没有。

  洛殇苦恼的站在原地,有几个平时和他靠得进的人走过来,说:“如果你实在是没有办法,要不试一试让浥师姐帮忙,或者辰师兄,他好像和师兄师姐靠的比较近。”

  “浥师姐就算了吧,还是去找辰师兄吧,浥师姐的脾气比刚刚那个人还要古怪。”

  “试试吧,兴许有机会。当然,提前是浥师姐想理你。”

  洛殇想了想:“还是找浥师姐吧,辰师兄还有伤,不方便吧。”

  其他人纷纷竖起大拇指,祝他好运。

  而忆幽雪离开后,赴辰栩桉的约,来到桔梗院旁边。

  辰栩桉已经在那里了,看见她叫了她一声:“忆辞,在这里。”

  “你还真是不怕伤口复发。”

  “你不也是到处跑。”辰栩桉笑笑,然后拿出了准备的东西。

  是两条发带。浅蓝如幻,浅紫如梦,很漂亮。

  “这是赔你的,我觉得你的性格挺适合这两种颜色的,就准备了两条。”

  “多谢,你还真是有心了。”忆幽雪接过后,把一条扎在手臂上,另一条随便扎在头上。

  这几天她都是用随便扯的布条系发的,有时上面没处理好的细丝还容易拽头发。虽然她现在的境界高,但不代表自己就会这些针线活,实在是无能为力,自己总不可能去问别人吧。

  一是她懒,好吧二还是懒。天天赖在桔梗院看看书,听听曲。

  辰栩桉:“你去洛殇师弟家的御宴吗?”

  “啊,这个啊,我没有兴趣。”

  “他说这次御宴有所不同,希望我去瞧瞧,浥师姐也被我拉去了。”

  “看来你们关系还是不错的。不过洛殇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想起洛殇强调是他父亲邀请自己,对这个人还是有一点点的疑惑。

  “是华越国的右丞相。”

  右丞相啊,那是个大官,不过他怎么认识自己,自己又没有见过他。

  “你想去?”

  “没有,就是问问。对御宴没有兴趣,还不如看书有趣。”

  “但是有两三天在城中玩的时间,你也可以去玩玩。你应该没有去过吧。”辰栩桉像是下定了决心要邀请她去。

  “算了算了。”忆幽雪嫌弃的皱了皱眉,“等一下,暮雪峰所处地区是?”

  “雪幽国,怎么了?”辰栩桉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奇怪。

  雪幽国,怎么搞得像是自己的名字一样。

  “谢谢,不过你还有什么事吗?”忆幽雪突然想去问阮陌要一些资料。

  “没事,如果你想去了,一定要告诉我,我会把你带上的。”辰栩桉摆摆手。

  “一路顺风!”忆幽雪笑了笑,“不要把伤口扯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