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陌辞劫

002 渭城朝雨浥轻尘

陌辞劫 桧雪 3554 2020-02-26 23:46:29

  唉,说也是奇怪。皖桉不是说他们是修仙之人吗,都说着修仙之人是御剑飞行代替步行,那他们不应该是御剑飞行回去吗?

  为何这两人……是步行……步行……步行……

  虽然如此,忆辞是一副他们不说,自己不多问的样子。

  在去的路上,皖桉也说了暮雪峰上的美景,美人,美事……

  说着说着,忆辞就突然明白了什么,往后看了看阮陌话少是不是因为有这么个叽叽喳喳的师弟在身边,把他的话一并说了。

  这么一想,忆辞就只能“呵呵”了,还好自己没有这么个师弟或者好友。

  那不得烦死……

  就这么走了将近六个时辰后,终于到了阮陌所在的暮雪峰。

  对于皖桉口中的美景,忆辞也就挑了挑眉,并没有过多的情绪。

  至于为何,那是因为走了这么久,累死个人了!还真的不是自己娇气,两个修仙之人怎么能跟凡人比呢?

  他们倒是不累,但是自己可真的是要崩溃了。

  不过一路上怼她怼得最欢的皖桉也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告诉她这只是修炼的最基本条件,实在是不能跳过,也不能去帮忙。虽然自己很厉害,但当初他也是这么过来的。

  对于皖桉那种不要脸的说法,忆辞已是习惯了。毕竟在他一路的叨叨下,自己已经很清楚的知道了这个人的,不要脸程度已经达到极点。

  皖桉的实力在四大主派中第三而江砚峰实力排第二,而阮陌则是自身实力和自己带的峰都排第一……

  emmm,好像摊了一个不好惹的人物。

  思绪回来

  虽说很累,但总归是到了。

  但由于忆辞身心疲惫,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心思去观赏皖桉口中这峰里的美丽,迷人,的风景。

  她的心思全在什么时候可以休息。

  走了百里,就休息了一两次,按照这仅有的以前的记忆,自己这么走绝对没问题,可是现在这副身体是谁,为什么自己在这副身体里她自己都不知道,而且依现在来看应该是体弱多病的主。动两下就累的要死。

  阮陌自然也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便亲自带她去休息的地方。只剩下皖桉在原地默默石化……

  皖桉:为什么也跟我到了这峰上?为什么,为什么……我的那峰还有好多事啊!脑子瓦特了吗?!

  那些弟子见师尊回来了,还见到师尊亲自带着一名小孩子去了,去了门徒的住处,惊讶地呆在那里。和皖桉一样原地石化……

  而一旁默默石化的皖桉在自己的默默催眠下已经面对事实了。

  于是乎,抱着既然来了就干脆休息一晚上,再看看忆辞那小家伙情况的心思,把自己那峰晾在一旁,不管了。

  江砚峰弟子:师尊,你疯了,还不回来!!!

  师尊带着那位小朋友和皖桉师叔都消失在视线中时,立马炸了起来。

  “你刚刚看到了吗?那那那那,师尊,他他他……”

  “你没有看错,是真的。”

  “男的,女的?”

  “没看清,看样子是个男的吧。师尊不是不喜欢离女的太近吗?应该是男的。”

  “好像也是。”

  “你说要是,师尊把心思全都放在那新来的弟子身上,那我们……”

  “别想着别的了。要是谁敢去害人,那罚可是一般人忍不起的。”

  “团结去哪了,被你吃了吗,要是被师祖知道了,你不得掉一层皮去。”

  “散了散了,等一下还要练习呢,过些天还要历练的,到时候还没到筑基期就等着被嘲笑吧。”

  “走走走,散了散了。”

  第二日

  许是不习惯这突然不一样的休息环境,忆辞昨晚洗漱完毕后便休息了,什么也没吃。

  今早便早早的起来了,看了看昨晚阮陌送来的服饰,这么看上去,倒是挺好的,简洁,干净。昨天无意之中看到了很多人都穿着这个,一个这里统一的衣服吧。

  一番洗漱后,忆辞为自己梳了个男式的发型。毕竟这身体还没长开,是男是女看起来很难分辨。

  如若换上女装,让别人一眼觉着是个可爱的女孩,但是要是换上男装也会让人不疑是个男孩。

  至于为什么自己要扮男的,那是因为男身总比女身行事好。没有那么多约束。

  现在在自己眼里看来,这副面孔扮男身还是很成功的。

  也许会被修为高的人识破,但是,那也跟她有什么关系,自己又没说自己是男的。就是喜欢打扮成这样,管的着吗。

  这么想,觉得越想越妙。

  忆辞弄好后,便出了这屋子,想参观参观这里。

  昨天是太累了,没有注意。今天又看了看。嗯,整体来说还挺不错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住的地方好像有点偏啊。

  因为起的比较早,太阳只升起了一点点高度,却没有发出一丝让人温暖的温度,反而让人感觉有些凉。

  这时,不知从哪来的琴声打断了正在赏景的忆辞。她不禁摸了摸鼻子,想到。

  这么早,也有人起了?

  害,这不是她自己自夸起得早,而是这峰中实在是没有半点除了自己以外人的影子。这么突如其来的一段琴曲,忆辞不觉心下好奇,闻声前去。

  慢慢走,走到了一处,有一棵银兰树的园子,

  走进园子里,还有一处小亭子,那亭子上挂满了藤条,藤条上长出了许多的奈何草,

  银兰树的花有一些经不起大地的诱惑翩翩落下,部分留恋在藤条上,银色的花瓣加上奈何草的水蓝,微微闪着光,这么乍一看,还真是像,像一幅美不胜收,看了一眼便移不开了的画。

  这棵银兰树神奇的地方就是,刚刚开出来的花是灰白色的,但那些花成熟了之后就连带着叶子一起渐渐的变成银色。

  阳光洒在上面,碎碎散散的,煞是好看。又因为这树开出来的花又像兰花,顾取名为银兰树。而叶子与花也可以做药材,这药材也是很珍贵。

  而那琴音,在忆辞刚到时便停了,似乎很讨厌有人打扰。

  忆辞不禁轻轻一笑,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眼神却是闪过了几丝暗沉的光。

  抚琴之人,武功底子应该很好。

  “挥袖抚琴,玲珑七音。”

  可并未有人回她,安静得,好似这压根从没有人来过般,只有忆辞一人的声音,以及自然中发出的声音的声音。

  耳朵后突然撩起一丝轻风,忆辞挑了挑眉,轻轻转了半圈,把想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身用两指轻夹。随后莞尔一笑,松开了手,微微侧脸看看是谁这么有才又有武。

  待看清之后,发现是一名女子。长得很是秀气,但就是因为太秀气了,也许会让人认为这个手持剑的女子没有一丝的威胁,反而觉得她弱不禁风。

  忆辞是谁,即便记忆再少,她也记得越是这样的人,眼底暗藏的杀气可能越是重。况且根据皖桉所说暮雪峰是很难进人的,既然能进来,那一定不是平平之辈。

  可能是条件反射般,觉得这个人如果去当一名探子,绝对是一个好苗子。

  而那女子也有些惊讶,她怎么感觉得到自己,并且那么快的做出反应来躲开。看着也不过就是八九岁的样子。

  实则忆辞现在的这副身子,已经有十二岁了。可能是之前缺少营养还是怎么的,导致这副身子看起来要比真实年龄还要小上几岁。

  看着她有些面生,又怀疑她和听说昨天来的门徒可能是一个人,便问:“你是谁?”

  忆辞想了想,不是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突然来了个与此问题毫不相干的话。

  “渭城朝雨浥轻尘。姐姐如此厉害,如果在芦苇客舟上抚琴的话那便又是为这一倾国倾城的美人加上几分美意,又是一道美如画的美景。”

  那女子,皱了皱眉,随即“噗”的一声笑起来。这是在夸我吗?

  笑意过了后,好像是又是在惊讶自己笑了,也没有在意忆辞有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

  “好一个渭城朝雨浥轻尘。好句子。小女子还从未听过如此美的诗。”

  从未听过?这句诗在潜意识里应该是耳熟能详的诗句。这么一来,可以知道这里,与自己真正生活的地方可能没有太多瓜葛在。

  “既然不愿告知姓名。那我也不强求了。是小女子疏忽了,小女子名叫,浥轻尘。”

  浥轻尘?还挺耳熟的。

  “渭城朝雨浥轻尘。是那三个字吗?”忆辞用地上的花瓣,组了三个字。

  “是。”浥轻尘轻声回答。

  “如此有缘。这句诗恰好形容朝雨姐姐呢。”

  好强的观察力,浥轻尘反应过来。朝雨,是她刻在剑身上的字。同样也是她自己的字。

  “很聪明,朝雨是我的字。”

  “姐姐,这是哪呀,这么不见有其他人来。”既然是装,那么便继续装下去。这浥轻尘也是有所隐瞒的,并没有让忆辞感到她很真实。

  “这里,听说是为一位大人物所修,师尊让我来这里修炼,随便打扫整理这里,至于为什么,我也不清楚。”

  浥轻尘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这个人感觉有点亲切的感觉。自

  己的脾气明明很古怪,可是对他却是从未有的好脾气,在这个人面前只想靠进,再靠近,一点……

  忆辞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就觉得浥轻尘除了对她有所隐瞒外,其他什么感觉都没有。

  又与她聊了几句,从她的话语中可以感觉到,浥轻尘并没有发现自己是个女孩。

  看来自己的伪装很好。

  与她告别后,这峰中,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忆辞走在路上,只感觉到那些人的目光。

  总是有人时不时回头看自己。让她不得不顺着早上出来的小路回去。被太多人当奇怪的东西看她可不爽。

  那条小路也就好在没有人,不过就是因为没有人,忆辞又心生疑惑,刚刚就应该问浥轻尘的。无奈现在她只能自己想想,总不可能去问那阮陌或者皖桉吧。

  她正低头思考着,好死不死没看路,一头撞在树上。这条小路美景是有的,就是树啊草啊什么的太多了。

  撞倒后,她自道倒霉自己爬起来,轻叹一口气,一边轻柔着头一边走。

  回到了原先阮陌安排的地方,发现阮陌坐在院中看书。那嘴多的皖桉也在,皖桉见她回来了,头上还微微肿了起来,啧啧了两句,示意让她过来坐下。

  等她过来坐下后,便拿出药膏轻轻拭在她的头上。药膏冰凉,倒是缓解了些疼痛。

  这一举动让忆辞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脑子被门夹了。

  皖桉看出了她的心思,叹了一口气:“我的印象在你那就那么差吗?”

  “有。”毫不留情,直扎人心,“你怎么知道……”

  话还没有说完,忆辞瞬间明白了。这是他们的地盘,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于是摆摆手,吐了吐舌头给了他一个鬼脸。

  等他处理好后,皖桉又是感叹道:“还是男装更适合你的气质,活脱脱的一个貌美少年。”

  他是想说自己没有一点女生的样子吗?少年?

  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自己也不会说出来的。但是自己那嫌弃的表情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他。

  “哎,你怎么这么没人情味。跟我师兄一样。”

  阮陌放下书,淡淡一句:“你不回江砚了,我可是听说,哪里可是忙得不可开交了。”

  那不是,这位不负责任的峰主偏在新弟子即将下山游历时出峰,说什么是帮师兄找门徒,哪里管自己的峰。

  你师兄找人关你这个师弟干什么,瞎激动个什么。

  像是又想起什么不开心的事,皖桉叹息。道别后,火急火燎的赶往自己的江砚峰。

  事后……于是乎皖桉回去之后……

  江砚峰众人:师尊,你还知道回来啊!!!!!我们还以为你和师伯私奔去了!

  皖桉:诶诶诶,什么话!!

  江砚峰众人:一天到晚的师兄师兄师兄,这次下山不是私奔是什么!

  皖桉:我可是峰主,你们说话放尊重点!!╰(‵□′)╯

  江砚峰众人:(就等你这句话了)这个峰中事物……

  这个安排……

  这个各项目支出……

  还有这个人员信息……

  皖桉:你们,你们!!!_(:з」∠)_太不友好了!!

  

桧雪

浥轻尘来了,不要怀疑,不要着急,坑我会填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