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君臣话

君臣话

嫇幽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6-10上架
  • 6207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初见——帝都宴

君臣话 嫇幽 2012 2019-06-09 16:24:18

  帝都城中。

  道路两旁有着鳞次栉比的商铺楼房,不管是客栈还是客家里,皆是使者与他国游人,驴车马车亦是来来往往的,一刻都不停歇。

  而所有人全然都在为帝都宴做着准备,只为在这宴会上得天子赏识、上供贡品、商求和平。

  在这占地广袤的帝都城里,光从城门向皇宫乘车而行也要两天左右。唯有在皇禁内城的达官贵族们,才能省去这两天时间,只需一刻钟左右便到达低调奢华的天子家中——天禁城。

  …………

  护国将军府

  涯塔院

  在那颗梅花树下,少年身形颀长,身着冰蓝祥云冬装外袍,内着紫霞机巧双鹤白袍,腰间挂着祥云羊脂玉佩,一头乌黑被用一支玉簪束起,

  正身坐在树下玉石桌前,手里捧着一杯上好的初雨龙井茶,眉间一点朱砂,好不妖孽魅惑。就在在少年将茶水送入口中时,伺候他的小斯白鹤悄然而至,在少年面前止步行礼道:

  “少爷,马车备好停于后门处,暖炉与茶水都备好了,老爷说您要去面见太子殿下,请您尽快出发,莫要耽误时辰惹怒陛下。”

  “嗯。走吧。”

  少年起身,紧随白鹤前往后门那里,手中的歃血安安静静的,全然不似从前嗜血可怖。他极其静默优雅,一双桃花眼里似水光潋滟,清澈明亮。

  马车上。

  少年靠着马车壁,抬头看着车外难得一见的雪景,心下了然今天父亲大人将他带入宫中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他辅佐未来的天子——太子赫连夜。少年明白,一旦踏入皇宫之中,就是夺权之战。这么多年来,习得的都是国政与如何训练军队,把自己变得强大,成为一个优秀的棋子,只为统一天下。可笑的是,为了使他变得强大起来,硬生生的把他所爱所惜之物尽毁,如今却要他忠心。他何德何能啊!

  想着,便到了皇宫门口。

  “少爷,到了。”白鹤提醒道。

  “嗯。”少年点头应好,便下车紧随白鹤向御花园走去。

  少年生的极美,不仅仅女子为之疯狂,连男子也为之倾心,一时间,就有无数目光落在少年身上。少年不以为然,继续紧随白鹤,目光死死盯着前方的路,像是要看破自己的未来似的。

  一刻钟后,少年与白鹤进入御花园落座。不久,所有的人皆是视端容寂,耐心等待着。

  在这静谧之中,通报声扬起。

  “王上王后到——”

  群臣皆起,女子们双膝跪地,坐于退上,双手叠放,置于腹部,向前微微倾斜,便是行礼;男子习武之人单膝跪地,左手下垂,右手贴左肩握拳;从文之人便双膝跪地,双手作揖,此为面圣之礼。

  “恭迎吾王!恭迎王后!”

  天子抬手一挥衣袖,便道“众卿请起。”

  群臣皆起,落座。

  天子落坐后,抬眼望去,人员聚齐,便下发命令:“孤今日宣布,护国大将军之子——宗政涯起今之后便辅佐太子,右丞相之子百里意入朝为官一任正三品尚书。至于年满耳顺之年者,由家中榜上高者继承其位,可有异议?”

  众人皆默认。

  此时,有人来报“太子殿下到——”

  “太子万安!”群臣道。

  宗政涯抬眸看着来人,一身墨色麒麟金边刺绣广袖长袍,玉冠束起乌发,气场全开,手持佩剑——堕天,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期待,清冷淡漠。那张脸犹如上天细雕细琢的最完美的作品,让在场的未出阁的女子纷纷添上了红霞,好不娇羞。宗政涯心中感叹道:妖孽!

  同时,赫连夜也望向他,不经意间撞入一双清澈明亮、绝美无双的眸子里,心跳漏了一拍。见宗政涯点头问候,便走道宗政涯面前,转身问候道:“父皇安康!母后万祥!”

  赫连夜转会身,便盯着宗政涯看,道:“本宫知道,歃血剑的主人便是本宫的人,汝可愿为我所用?”

  看似在征求意见,不过是过过场子罢了。宗政涯也知道,于是回道:“臣愿意效劳。”温润如玉的嗓音让赫连夜微微一怔,一瞬间正了神,点点头,落座于涯身边。

  天子拍拍手,食物们便被宫女们一一端上宴席,山珍海味,满汉全席无一不全。

  宗政涯看着面前的佳肴,举箸夹起一块豆腐和一块鱼肉,又倒了一杯清荷酿,动作优雅自然且不紧不慢地把食物送进嘴里,细细品尝,眸子里一闪而过丝丝满足。带食物咽下,举杯,品尝酒味的醇香,依然不紧不慢的咽下。喉结一滚,美酒就下了肚。而赫连夜也在不紧不慢地盯着宗政涯,看着他被美食吸引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来,心下便觉得有些可爱。

  宗政涯不明所以,嘴里衔着酒杯,扭头疑惑的看着赫连夜,似是在询问笑什么。赫连夜只是笑着摇摇头。宗政涯便没在理会他,低头吃着佳肴。

  赫连夜从来都不喜欢设宴出席,无聊烦闷中便与宗政涯讨论道:“汝名是何?”

  宗政涯一愣,转瞬放下筷子,咽下食物,回答道:“宗政涯。”

  赫连夜点点头,举杯敬道:“赫连夜。”也不知他想到什么,眸子里闪过笑意,随后便用无比温柔磁性的声音唤道:“阿涯。”

  宗政涯瞬间爆炸,身子蹦的很紧,迅速扭头看着赫连夜,满目怒火,冷着腔道:“赫连殿下注意身份。”看着宗政涯炸毛的样子,赫连夜只得回道:“我与你便将朝夕相处四年,如今我与你也被划分到一个阵营里,是友不是敌,你很清楚。”

  宗政涯不语,他也明白,如果赫连夜不为王不登基,那么他和护国将军府一起被剔除,可如今只能听从于赫连夜,尽管他不满于他。

  赫连夜看他这个样子,心里十分开心,心下也找了借口将宗政涯带出宴席。并命令墨影去安排住房,将宗政涯的行李也一并带过来。

  墨影领了命,便运转轻功办事去了。

  赫连夜也顺理成章的将人带走,上了马车。

嫇幽

希望能有人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