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五十四:不嫁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2289 2019-07-31 11:43:54

  “哟谁说的!哀家看他看你的眼神,都快腻死了,二十六年可没见过他对谁这样。”

  真的吗?他的眼神?

  “哀家此生两个儿子,驰儿求而不得痛了一生,所以不想枭儿也留下这个遗憾。他们兄弟俩看自己喜欢的人,那个眼神一模一样。”她半仰头,眼里满是伤感:“枭儿看你的眼神,和驰儿看萧璃的眼神真的一模一样,一模一样。”

  看她的样子我突然哽咽了,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百里驰为了我终身没有册立皇后,他是真的爱,所以百里枭也是吗?如果是,那日寿宴为何不表达清楚,为何说娶阮依依他丝毫不反对。

  “太皇太后,您说的眼神是什么样的?”

  “纯粹,真诚,把你完完全全放进眼睛里,除了你再看不见别的东西。”

  我笑了。

  “那太皇太后,百里枭是个怎么样的人?”

  “枭儿啊,嗯他这个人不太会说话,心里有什么事就死憋,心情总是表现在脸上哈哈哈。”

  她又道:“哀家只见他笑过两次,一是四年前赈灾回来,听说他学到了什么净水之术,二就是几月前哀家提到帮你俩做媒。”

  “赈灾,净水术?”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预感。

  “四年前旱灾,枭儿主动请缨前往边界赈灾,若哀家记得没错,那个地方现在已经稀里糊涂归百果庄管了。这净水术是他赈灾时学到的,具体哀家也不清楚,只知道黑甲军靠净水术得了‘铁打的’名号。”

  听及此我大概也知道了,四年前的施粥人就是百里枭!那时候,他戴的还是黑色的面具。他所学的净水术,不过是我无意留在山坡上的坑。

  “太皇太后,”我起身半屈身体:“民女感谢太皇太后厚爱,愿意做王爷的侧妃。”

  她一听顿时大笑起来,一旁的青暖有眼力见的跪下道贺:“恭喜太皇太后,恭喜岑姑娘。”

  刚说完,太监就通报玄王到。百里枭跨进殿门,见太皇太后笑着点头示意,唇角一勾:“谢母后!”

  我又笑了。

  从太皇太后宫里出来,百里枭邀请我上了王府的马车。

  一上车他便露出一副欠揍的得意样,眉毛快要飞起,仿佛在说:不是拒绝了吗,怎么又答应了?

  “百里枭你别得意,本庄主嫁你只是权宜之计,趁现在就说开,订个婚前协议,约法三章。”

  他不言,依然保持得意样。

  “第一,结没结婚都不准碰我,第二,不准强制我住在府上,第三,既然嫁你了,就不还钱了,第四,告诉我凶手是谁。”

  百里枭斜着头一挑眉,半张眼连点头三下道:“全依你。”

  回王府,他立刻派人打扫蘅芜苑,然后让小厮去卫褚君府上拿行李。不多时,我的日常用品悉数被拿到蘅芜苑,冷清的院子顿时有了人气。

  下人们怎么折腾我不管,不停步一直尾随百里枭到书房,关上门办正事。

  “说吧是谁。”虽然卫褚君答应调查真相,但他的速度没有直接从百里枭嘴里得到答案来得快。

  “萧玉珏。”

  “……”靠怎么又是他。

  “你如何知道的?”虽然萧玉珏做了坏事,但这件事和他关系不大啊。

  “这个世上,唯有他千方百计杀我。”

  百里枭流露出我从未见过的表情,苦愤加无奈,甚至有一点心痛。

  “你怎么得罪他的?”

  百里枭不言,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萧玉珏,他竟然要他的命,再怎么说他也是萧玉珏的亲叔叔。

  好像萧玉珏对他的恨从第一次见面就有,那时候,萧玉珏和他都不过十一二岁。

  十四年前那个冬天,南介派使臣前往东炽交流,萧玉珏和他的小姑姑也随行回娘家省亲。小姑姑是顺安公主的陪嫁丫头,但其实是顺安公主母亲娘家的小姐。

  顺安公主作为一国妃子不能出宫,只能交代小姑姑代她回娘家东炽国看看,顺带让萧玉珏认认亲。

  最开始一个月的路程萧玉珏都过得极开心,等一进东炽都城他就变脸,任小姑姑怎么哄都不顶用,垮着脸直到接风宴完也不见好。

  接风宴上,两国互相恭维,夸来夸去,听的小姑姑连打呵欠,萧玉珏便拉着她出去溜达,正巧碰到薛太后和百里枭。

  话说那时候的百里枭才十二岁,因为薛太后怕热,告知皇帝百里驰后他陪同薛太后在花园乘凉,刚坐一会儿就看见一成年女子带着一个和他差不多大小的男孩子走过来。

  女子和男孩子身穿纱质衣物,一看便知道他们是南介人。

  薛太后示意百里枭接待那两人,他刚上前,那女子嗷一声撒丫子奔来,还没给他缓冲的时间就开始胡乱揉搓他的脸,嘴里还喷出唾沫星子:“嗷百里枭,小百里枭!”

  一旁的薛太后见状,为那姑娘捏把冷汗。她这个儿子啊什么都好,就是从不笑,一天到晚黑个死人脸连她都有些害怕,她都没敢这样揉百里枭的脸,这姑娘也真是胆大。

  而萧玉珏呢,看小姑姑那副如见珍宝的样子顿时火冒三丈,他每日听小姑姑念叨百里枭已经够难受了,如今真人在这儿,小姑姑丝毫不避讳对他‘上下其手’,活了这么多年他从没得到小姑姑这般爱抚。

  他鼻孔一张,两步上前拉开小姑姑,然后怒瞪百里枭。

  而百里枭呢,先是被一顿揉搓,又见那女子的胸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最后好不容易脱身却被男孩喷火的眼神烧灼,突然还有点委屈。

  “诶……”百里枭叹口气,那时候萧玉珏的眼神虽然很凶恶,但完完全全是醋意,后来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再见他时,眼里便只剩杀意了。

  “你在想什么呢?”百里枭自顾自红脸黑脸惋惜哀叹,我全然不知道其中意味。

  “苗儿,其实我也不明白萧玉珏到底有什么目的,只知道这些事情是他做的。”

  “那石聚壕那次,你也知道他在针对你?”

  “嗯。”

  “好啊百里枭!”我骑跨在他腿上揪住他的耳朵,道:“那么危险的人你不早告诉我!你知道百果庄上了他多大的当吗,百里枭百里枭!本庄主打死你!”

  他不反抗,任由巴掌拳头倾泻而来。

  “呜呜呜呜……为什么不告诉我他是个坏人!”

  “苗儿别哭。”百里枭慌了,他不知道原来女子可以一瞬间流泪。

  “百果庄死伤几百,都是你的错!”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他顺势把腿上的人收进怀里:“对不起……”

  “百里枭,我不嫁你了。”怀里的人呜咽,把他吓得不轻:“不行!苗儿已经允诺我了。”

  “你没有伤害百果庄一兵一卒,但因为你,百果庄元气大伤,老子还丢了家!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我猛捶他的胸口,把所有气撒出来。

络绎斋主人

很不幸,七十八章和一百零三章收了小红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