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五十三:喜欢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2352 2019-07-31 11:11:00

  卫褚君这边,大家吃完饭就各自回房休息。

  我躺在床上梳理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莲子倒是睡得快,小水滴也不一会儿就睡了,卫褚君在做美容,一向没心没肺睡的最早的白墨躺在床上,眉头微皱,眼睛一直阖不下去。

  第二日刚午时,在白墨的护送下我去到玄王府,正好百里枭下朝。

  刚在他的书房落脚,我直言不讳:“百里枭,你的黑甲军是不是每人脖子上都有标记?”

  他预料到我会来找他,却没预料到是这个问题,顿时不知如何回答。

  “能借几个黑甲兵用吗?”

  他向云殇点头示意,不一会儿云殇就带来四个黑甲兵。

  白墨上前检查他们的脖子,然后描述与我。

  “一条龙盘曲在祥云花边中间,是一个黑色的圆形标记。”白墨答。

  盘龙,祥云都有了,但是是黑色的!我两步跨到他们面前,顾不得男女之别拉弯他们的脖子,然后惊现一个黑色的盘龙祥云标记,再看另外几个人,无独有偶都是黑色的。

  我质问百里枭:“你的面具不是金色的吗,怎么他们脖子上是黑色的标记?”

  “以前我的面具是黑色的,母后说黑色很沉闷,于是换成金色,但黑甲兵脖子上的标记换不了,所以还保持黑色。”

  “哈哈哈那就解释通了,”拿起茶壶猛灌一嘴后,道:“萧玉珏看你面具变成了金色,以为黑甲兵的标记也改成金色,所以一切都是他在搞鬼,证据确凿!”

  百里枭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一脸茫然。

  “不对,”我反应过来:“他怎么知道你的黑甲兵脖子上有标记?还模仿得那么像,百里枭你军营里是不是出内鬼了。”

  “嗯,”他眯眼似乎带点笑意,道:“不过已经杀了。”

  前两天有暗卫禀告军营里一个十夫长给了一个来路不明的人一张婚礼行进路线图,还告诉他在哪段路线藏身之地最多。

  百里枭知道后立刻斩杀那个十夫长,婚礼期间安排大量开道兵也是为了抵御刺客,只是没料到对方会派那么多顶尖高手,对付起来有些费力。

  “所以你知道叛徒效忠的是谁?”

  他盯着我,然后笑道:“你猜。”

  百里枭这一笑不打紧,惊得那四个黑甲兵后背直发毛,跟随玄王多年,他们还没见他笑过,更没听过他说‘你猜’二字。

  云殇倒是习惯了,王爷的各种闷骚表情他在这几个月算是见识完了。从接百果庄庄主回府的乖乖脸,到听说她不告而别的滴墨脸,最后婚礼又遇到她愣是在王府兴奋一晚。

  从王爷开始在她面前自称‘我’开始,他就知道不近女色的玄王开春了。

  我翻白眼:“百里枭!猜不着!”

  他答:“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再回答你。”

  “好好好,你快问!”

  “我千金买的酒呢?”他想起昨天那只在老人旁边碎掉的坛子和散落的蓝紫色液体,那想必就是他花千金买的‘蓝莓酒’的尸体了。

  “啊酒啊那个啥它它它……”我抡着眼睛想昨天的酒到那儿去了:“啊!碎了!”

  昨天的情形太混乱,为了救那个老爷爷没注意手上抱着东西,不小心打碎酒坛,一直到回府也没想起来这件事。

  “所以本王一千金泡汤了。”他摩擦着扳指:“庄主打算怎么赔?”

  “……”本庄主现在可没那么多钱赔他!

  “还有,我的侧妃为救你而亡,这个又怎么赔?”

  “要钱没有,要命……不给!”

  他大笑几声,挥手示意包括云殇白墨在内的所有人出去,云殇煞有介事的点点头,末了还把门带上。

  “不需要苗儿的钱,也不需要苗儿的命,苗儿嫁与我即可。”

  “哈哈哈百里枭,”我正视他:“嫁给你做侧妃吗?”

  他收住痞痞的表情,不言。

  “那日太皇太后寿宴你也是这个表情。”回想当日他一副旁观者的样子,把所有窘迫都留给我。

  知道自己表情不妥,但又不知该如何做,百里枭垂目避开。

  “钱我会尽快凑齐给你,凶手是谁我会查出来然后亲自给西湪公主报仇,不劳烦王爷开金口!”说罢我破门而出。

  回到卫褚君府上,他正在晒日光浴,这货看我晒过一次,听说对身体好就每日一出太阳必晒半个时辰,现在皮肤透出小麦色,别提多诱惑。

  “卫褚君,还请你帮我……”

  他毫不犹豫,应下了调查婚礼当天杀手的事。

  次日,刚从回春堂出来,白墨就带着一张帖子上前:“庄主,玄王府的。”

  我接过一看,原来是太皇太后召见。

  太皇太后应该是听百里枭提到我,然后才召见。按照之前开的药方,她的老寒腿好去大半了,此番召见应该是给上次没来得及拿的赏赐。

  有钱就可以还百里枭了!我直接拦一辆马车朝皇宫方向去。

  到宫门,守卫不让进,这就尴尬了。思来想去,太皇太后召见怎么是百里枭发的帖子,呵,他想让我上门求带。

  本庄主是个有骨气的人,不让进就不让进,绝不会去求他!

  刚准备回去,突然想起来一件东西。我从腰间亮出它,守卫的一看立马乖乖放行。

  哈哈哈百里枭,你万万料想不到自己栽在自己手上。我甩着羽令,悠哉悠哉进皇宫正门。

  一路上的太监丫头,巡逻侍卫见着抡圈的羽令都躲得远远的,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询问。一路畅通无阻至慈辉殿,慈辉殿的丫头一见来人赶紧进门禀报,青暖很快出来迎接。

  青暖见我独自前来面色有些诧异,也就一瞬恢复正常,乐呵呵往太皇太后宫里引见。

  太皇太后一见我,直接站起身走过来道:“诶呀苗苗终于来了!”

  看她步态轻盈,想必腿脚好的差不多了。

  “太皇太后。”按例还是行个礼。

  “苗苗坐着说话。”

  落座后,太皇太后开始家长里短:“听枭儿说前几月苗苗回家乡了,怎么也不跟哀家说一声?”虽在责怪,却是宠溺的语气。

  “太皇太后,此番民女归家,思来想去还是觉得钺城的生活不是民女想要的,承蒙王爷和太皇太后厚爱,但民女还是决定回家过平常日子。”所以,报销来回的路费吧!

  “苗苗当真想回家乡?”

  “是。”

  “哎,苦了哀家的枭儿了,好不容易等到你,又要走。”她自顾自唉声叹气,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枭儿等了你那么久,浑浑噩噩过完几个月,你怎么忍心又走呢?”

  “……”

  “留在钺城,做枭儿的侧妃有什么不好?好吃好喝供着,没事儿还能找哀家唠唠嗑。钺城的贵女们挤破脑袋也得不到这样的殊荣。”

  “……”

  “你不喜欢男人三妻四妾,但身为皇家人,枭儿有责任为东炽皇族开枝散叶,你要理解。”

  “……”

  “哀家知道你是个贴心人,枭儿呢也喜欢你,所以才这么苦口婆心,不然哀家才懒得费这个口舌。”

  “太皇太后,他不喜欢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