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五十二:团聚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2257 2019-07-30 11:08:00

  头顶如冰水注下,从脖子凉到全身,原来这一切是他做的!从一开始我就被他算计了,还掏心掏肺的感谢萧玉珏的救命之恩,那批杀手想必也是他自导自演做来看的!

  只能说万幸在窑洞发现异常,万幸没有继续留在南介。万幸遇到百里枭,找到小水滴。

  一想到百里枭,想起我误会他几个月,还差点把他扼杀在襁褓,心里不住惭愧。万幸人性占了上风,没有做出不可挽回的事。

  虽然知道萧玉珏是罪魁祸首,但任有一事不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单单掳走了你?”

  小水滴皱眉不想再回答。

  她应该受苦了,我不做勉强,拉着她聊一些家常的事儿。

  ……

  “什么?莲子?”她拍桌而起,愤怒的表情变得陌生:“白墨和她?”

  一看她的反应我知道说错话了,本想聊点其他轻松愉快的事来舒缓她的心情,没想到误踩雷区。

  “哼,小姐你不知道我的心意吗?你放任他们在一起?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接连三个问题问的我哑口无言。我知道她的心意,放任白墨追求莲子……但感情之事素来两情相悦,白墨对小水滴只有兄妹之情,正是如此我才没有过问他和莲子的事。

  “我对不住你。”

  “小姐你知道我多苦吗?我一路从南介乞讨到东炽,一路上大人小孩都欺负我,侮辱我!吊着一口气最后一步一步爬进王爷的别庄!我本可以死了一了百了,但我想见到你,想见到他,咬牙坚持了,现在你告诉我他有了另一个女人,我怎么办?啊?”

  “我……对不起。”

  面对小水滴的质问,我无言以对,只能说对不起。这件事确实是我亏欠她,只能在后面的日子再补偿。

  她不再开口,我也不知道说什么,空气凝结了许久。小水滴突然露出一个巨大的微笑:“小姐,强扭的瓜不甜对吧!”

  她拉住我的手道:“能把白墨勾走的人肯定很漂亮,小姐什么时候带小水滴去见见!我也该去给白墨报个平安。”

  她的笑不像是装的,她真的这么快释怀吗?

  “好,明天就带你见。”不管真还是假,只要她开心就好了。

  告知百里枭后,我就将小水滴带回卫褚君家里,一路上都在想今天的杀手到底是谁。

  杀手的目标显然是百里枭,不然西湪公主怎么能完好无损的走下来,他们从西湪公主下手应该是在误导百里枭,但他的态度明显知道对手是谁。

  知道是谁又不明说,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看来只有找个时间和他谈一下。

  路还没走一半,白墨就骑马赶来,确认我身上没伤后才注意到小水滴。

  “小水滴?”眼前的女子有些丰盈,他不敢确定是不是那个娇小的小妹。

  她变成这样白墨哥哥还记得她,小水滴娇羞的答一声“嗯是我!”

  “怎么样那天之后你还好吧?”

  不同于给我的回答,小水滴不加思索:“很好啊!趁那些歹人不注意我跑了哈哈!”

  “你知道是谁做的吗?”

  小水滴正要接话被我制止了,有些话还是不要大街上讲比较好。

  白墨下马将缰绳握在手里,三个人朝卫褚君宅子的方向走去。

  卫褚君府上的人对我们甚是熟悉,不加盘问就放进府去。来不及唠家常里短,立马前去卫褚君的书房商量对策。

  “所以这一切是萧玉珏做的?后来救济我们也是在做戏?”白墨不解:“他的目的是什么?”

  “白墨,当初是谁告诉你抢酒的是东炽人?”

  他垂目不说话,心里倒是有个计较:原来一直被萧玉珏和南介小舍主牵着鼻子走了。

  看白墨的样子大概能猜到,他和我一样都是被萧玉珏似有似无的疯狂暗示,然后掉进他的苦情戏里面。一想到他挡箭还受了伤我就十分愧疚,现在想来,那也可能只是演戏罢了。

  一开始抢酒的人是他,制造东炽抢酒假象的人也是他,演戏差点把命搭进去,后来杀人又救人,他到底想干什么。

  “卫褚君,你觉得呢?”

  卫褚君第一次听到这么详细的过程,一时理不清楚,托着下巴深思,末了道:“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总觉得他是想陷害谁,借百果庄的刀杀人。”

  是啊,把抢酒的罪名扣在东炽头上,撺掇百果庄的人上战场,自导自演不惜折进去几百个兵也要让百果庄和百里枭结仇,他做的这一切无非是想挑起百果庄和东炽的战争。

  就连石聚壕悬崖上那批在百里枭走后就突然出现的刺客,刺客脖子上的腾龙祥云纹,都是他若有若无的暗示。

  “事实如何,明天去找百里枭就清楚了。”顺带解决一下西湪公主的事。

  晚上,大家一起吃饭庆祝小水滴回家。卫褚君,白墨,莲子,小水滴还有我围成一桌。

  卫褚君道:“祝贺小水滴姑娘回家,希望你在府上住的习惯。”

  小水滴举杯:“谢谢卫小舍主。”

  白墨道:“这段时间你辛苦了。”

  她娇嗔一声:“不辛苦。”

  全程他仨客套来客套去,莲子和我都不说话,莲子不爱说话也很正常。

  “诶对了!”小水滴道:“莲子你是南介人吧!你原来的主子做了那么多坏事,你是他的贴身侍婢应该知道一些。”

  莲子照常扒饭不理她,小水滴继续说:“你既然来了这儿,大家就是一家人,不会因为你是他的贴身侍婢就怀疑你,但你的心要向着我们呀。”

  莲子手上的动作慢了些,但依旧没停。

  我看出她的窘迫,轻咳一声:“这些事莲子都不知道,就别问了。”

  “小姐,是她告诉你她不知道的还是你自己猜的?”

  此话一出,饭桌上的气氛顿时变得诡异,我解了莲子的围现在自己倒骑虎难下了。

  “算了不谈这个,今天欢迎我回家就别这么沉闷了!”小水滴招呼着:“动筷子呀!”话题才被强制带开。

  此时在南介边界萧玉珏的别庄里,一个黑衣人回来复命:“主子,失败了。”

  一听失败,萧玉珏手一用力,扳指便成了碎玉落到地上,他道:“废物。”

  黑衣人双膝跪地低下头:“主子,属下去死之前还有一事相禀,今日玄王一直护着一个小厮,属下认出来他是岑副使。”

  一听岑副使,萧玉珏眉毛轻挑:“是她?有意思。”

  “还有,一个兄弟阴差阳错杀了西湪公主。”说罢只见黑衣人嘴里咬着什么,然后顿时口吐鲜血,呻吟一声应声倒地。

  “西湪公主,没价值的东西。”萧玉珏将脚边的尸体踹开,许久道:“小姑姑放心,珏儿会尽快把他送下来陪你的,你再多等些时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