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五十:遇刺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2156 2019-07-28 09:42:48

  话说百里枭在前面走,顿时觉得空气中散发出陌生的味道,等他一回头,看见一里外铺天盖地的黑衣人涌向花轿。浩大的队伍瞬时分崩离析,街道逃命的人混作一团。

  黑衣人全部向花轿进攻,他思索不及,立刻驾马朝队伍后面奔去。

  开道的士兵齐拿起武器与黑衣人抗衡,其他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作群鸟兽散,街道上的人从四面八方涌到各个巷子里。

  百里枭逆人流而上,加快马鞭击打的频率。

  刚还沉浸在玄王娶亲的欢愉中,瞬时被从天而降的杀手吓到胆裂,人生大喜大悲来得太快,一位老人没控制好情绪嗷的一声倒在路边。

  百里枭正好看见一个老人晕倒,但黑衣人的攻势加强,开道兵被利刃砍杀的声音在他身边萦绕,顾不得那个老人,他继续加快速度。

  凤盘旋在耳朵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他什么也听不见了,只顾赶到花轿边去。

  路过老人,在他右前方五丈处,突然一个娇小的身影进入视线。

  一个束发小厮上前跪地,将老人的身体摆平,然后微抬他的头,掐他的人中。小厮背对着他看不清容貌,但看身形是个不到弱冠之年的孩子。

  有人救他就不用分心了。

  他继续加快速度,擦肩而过之时,小厮转过头去摆弄老人的腿,映入眼帘白皙的面庞让他顿时心里一紧。

  他飞身斜下落马,拉起小厮认真端详她的五官,一丝一处都不忽略。他惊奇至极,随后又笑了,然后猛地将她纳入怀里,细语一声:“苗儿。”

  我正准备给老人做心肺复苏,被一大力拉起,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百里枭放大的脸,随后在他的胸口撞个闷响。

  黑衣人苦战一番,见该来的人还没来,便四下观望,却见玄王抱着一个小厮耳鬓厮磨,心里不住干呕一阵。

  引虎出山作罢了,但效果没什么差别,黑衣人摆脱残余的护卫士兵,将斩杀目标放到玄王身上,众剑向一,齐朝玄王刺去。

  我被百里枭巨大的衣袍包裹,只探出头,感受到他粗重的喘息声,顿时不知所措。

  有一亮影刺痛我的眼睛,乍一看十七八个人朝这边杀来:“百里枭小心!”

  他不急不快将我安抚在一处墙角,然后道了句:“苗儿别怕。”便赤手空拳朝黑衣人走去。

  黑衣人见他一个与他们对阵,顿时嗤笑起来,其中一个不怕死的想要单挑,提剑冲上去。

  虽然对方人多,但百里枭丝毫不胆怯。他一个箭步,对准敌人的脑袋就是一记爆拳。那人始料未及,已经升天。

  其他人看的干瞪眼,稍有平复后,带头的说:“果然是能以一敌百的战神。”然后个个拿起武器,向他袭来。

  百里枭猛踏地面,腾空一丈。他将碍手碍脚的袍子解下,然后从空中抛与我,随即,他也向下落。

  黑衣人围成一圈,刀剑一起向他刺来。百里枭早已看破他们的意图,在兵器交接的时候再次腾空,然后大力下坠,将兵器交接点牢牢踩在脚下。

  黑衣人被手上的力拉弯了腰,得知百里枭不好对付,竟齐刷刷向我看来。

  我正观战,就看见一个黑衣人丢下兵器,快步奔来。

  百里枭瞬时一脚踢起那人丢下的长剑,银光穿梭,直刺入他的身体。黑衣人喷我一身血,然后立刻倒下,尸体离我不过半米远。

  我吓傻了,连滚带爬躲到墙根下,不顾身上的腥味儿,缩成一坨,把双腿抱得老紧。

  虽然黑衣人已经挂了两个,但他们依旧不死不休,合力提起兵器要把百里枭翘起来。

  百里枭沉气,稳如泰山,周围的人都像定格一样,围在他身边,冒虚汗。

  我赌一个鸡腿,百里枭赢了。

  哲学家说得好,一个人不可能掉下同一条河两次,这种蠢货世上不多,然而今日我就是那一个。打架看得过瘾都不想跑了,第二次被人当软柿子捏。

  又有黑衣人丢下手中被百里枭桎梏的剑向我跑来,这次是两个。

  跑第一个的黑衣人曲掌对准我的脑门,准备随时推掌出击给致命一击。死亡的气息逼近,抑制我的咽喉。

  正要喊:百里枭救我!一道黑影闪身到我面前接下那一掌。

  百里枭闷哼一声,嘴角流出一条血线。

  看他受伤,黑衣人越发嚣张,八个人摩拳擦掌,慢慢逼近。

  他们围成一个弧,将我们逼到角落。

  百里枭受了伤,我正要上前扶他。他的手臂往身后一抡,将我护住。

  黑衣人知道单挑不过,采用以多敌少的策略。他们齐挥剑,向百里枭刺来。

  百里枭放低身体,一个扫腿将中间四人撂倒,然后快速闪身站在他们身体上,向两边猛地挥掌,掌风将剩下四人打飞十丈远。他再提腿,给地上的人一脚重击,我在一旁,清晰地听到头骨碎裂的咔嚓声。

  百里枭的攻击范围围绕我成一半圆形,在他的庇护下安全很多。他在招架敌人,我该做点什么替他解围!

  环视四周,百里枭府上的护卫士兵都死光了,也不知有没有人通风报信找救兵。

  我看着眼前交缠在一起的人,第一次感受到无能为力。

  百里枭本就负伤了,面对大量黑衣人强势进攻有些力不从心,他出拳的速度慢了下来。

  正当我感到绝望之时,视野右下方花轿红色的绸子晃动起来,一只玉手撩开轿帘,随后是一顶万花盖头。

  那个西湪和亲公主缓缓下轿,动作从容不迫,她摆正裙摆,双手交叠于腹前,迈着小步朝这边走来。

  她过来干什么?不是添乱吗!我正要开口让她别过来,立刻捂住嘴,万一惊到黑衣人,百里枭就又多了一个要保护的人。

  她不知此处有多么凶险,依旧平稳的朝这边走来,透过纱织盖头,我看见那隐隐约约的笑,笑得十分诡异。

  百里枭费力的应付,似乎在等待援兵,但全部黑衣人都在攻击他,实在分身乏术。

  我大口的喘着粗气,一边看正前方奋力搏斗的百里枭,一边看右手边缓缓走来的西湪公主。她目不转睛直直朝我走来,约到三米处停住。

  西湪公主两只玉手分开抬于胸前,缓缓撩起盖头,露出盖头下线条明晰的锁骨,洁白的脖子,正红色唇角,高挺小巧的鼻子,晶莹有神的杏眼,被额饰遮去一半光洁的额头,直至露出全貌倾世容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