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四十九:迎亲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2077 2019-07-27 08:33:18

  蓝莓酒已经发出醇香,明天便可以开坛。这世间独一份不能全让他给占去,我酿的酒可不能白瞎在他们的新婚夜里!

  边想着,双脚不听使唤直直走过去,扒开坛封,满足的吸一口蓝莓的馨香,然后坐地,抱起坛子大口大口喝。

  越喝越难受,我心里五味杂陈。和他相处的时间并不多,可为什么这么在乎他的行为,这么在乎他要娶谁?

  “嗝儿……”一口酒气冒上来,我觉得两颊开始发烫,脑袋有点昏沉。果酒度数不高,并不怕醉,思及此我又狠狠灌了一口。

  不知道喝了多久,直到后来……

  “庄主,醒醒!”刚睁眼就看到白墨放大的脸。

  我双手撑地直起身体,发现卫褚君和白墨都到了酒窖,两个人一个黑着脸,一个毫不掩饰的笑着。捉摸不透他俩这不统一的表情,我问:“怎么了?”

  “还说怎么了!”白墨的脸快要滴墨了:“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说罢他丢过来一只空坛子。

  坛沿残留的紫蓝色液体证明这货是……装蓝莓酒的!

  我捡起坛子翻来覆去的看,只见里面空空如也:“酒呢?”

  “喏,那儿。”卫褚君绷不住脸,指着我的肚子大笑起来。

  “还笑?”白墨对着他怒号,然后转头看我:“明天送酒,你自己去!”说罢他怒气冲冲出了酒窖,末了还踢一脚散落的瓶瓶罐罐。

  卫褚君见他生气的样子又放肆笑了起来:“庄主,白副庄主居然这么跟你说话啊?”

  他一说才意识到,从没跟我红脸的白墨今天居然发火了,实属罕见啊!

  虽然白墨一直毕恭毕敬,但我拿他当亲哥哥看,从不认为他是个下属,今天的火发的还正合我意,至少他没把我当成上司,而是可以教训的妹妹。

  思及此我笑了笑,又看见周围的瓶瓶罐罐便大笑起来,原来不止喝了蓝莓酒啊,还糟蹋了四罐苹果醋,七坛香梨醉。

  待我笑够了,卫褚君才一本严肃道:“庄主,小水滴有消息了。”

  轰……脑海里顿时嗡响,小水滴的消失一直是我心里的痛,她如今有消息了,我一定竭尽全力救她回家!

  “她在哪儿?”我抓住卫褚君的衣袍:“她过得可好?”

  卫褚君没有扶我,索性一屁股也坐在地上:“她现在在玄王府,听探子说,玄王别庄的家丁把她送过来的。她现在什么状态我暂时查不到。”

  小水滴怎么会出现在百里枭的别庄?她既然活着为什么不回百果庄找我,怎么跑到玄王府去了?

  一连串疑惑填满脑袋,我思来想去也找不到缘由:“这样吧,明日我乔装成小厮去送酒,去玄王府了解一下情况。”

  “额……”卫褚君撩了下他眼前的碎发:“庄主,酒已经没了。”

  “……”

  一千金已经全部进了我的肚子,现在恐怕已经消化成尿了,这可不好交代。

  “不急,有办法。”说着,我提一罐葡萄酒进了果园。

  自从搬到卫褚君家里,他就着人在府苑背后辟了一处果园,里面种了葡萄苹果橘子等,还有一株蓝莓。

  蓝莓仅一株,结的果子少之又少,所以才得一坛。前两日见蓝莓树开始结第二批果子,本私心想留着自己吃,如今没办法只能便宜百里枭了。

  我摘一把蓝莓,清水洗干净用石磨研磨细碎,然后丢进葡萄酒里。

  百里枭定然没有吃过蓝莓,稀里糊涂买的酒也不知其中滋味,肯定品鉴不出这是赝品:“蓝莓和葡萄味道相近,只能这样充数了。”

  第二天,莲子帮我化妆成小厮,卫褚君打包好蓝莓酒,给了一只巨型钱袋子,就目送我去玄王府。

  因为玄王今天迎亲,街道两旁站满士兵将群众全部隔开,我只能从预留的小缝隙溜过去。

  怎奈人太多,行进速度太慢,不一会儿身后就传来敲锣打鼓声,迎亲队伍已经追上我了。

  要赶在他回府之前潜入王府,我加快脚步,但因为迎亲队伍在旁边,看热闹的人最多,想走也走不掉。

  罢了,等人群消散了我再抄近路过去也好。

  我止步,加入看热闹的人潮中。

  他坐在一匹棕马上行在队伍最前面,与往日的玄色相比,他今日穿的暗红婚袍。头上暗红色金边发束扎紧乌黑的头发,肩上金丝绣边,胸口一朵大红花,红丝绸绕到背后系成结,腰上一条银线勾边的简单束腰,左侧悬挂一枚玲珑剔透的龙纹白玉,衣服下摆顺着马的鬃毛分为两边,一双黑色云履嵌在马磴子上。

  红色喜庆的服装把他的脸颊映称的更光鲜,虽然他没有任何喜悦之情,但这不就是百里枭的常态吗,一向不喜形于色,让人不好琢磨。

  新郎官的装束自然好的没话说,真正让人瞠目的是他后面的队伍。

  敲锣的击鼓的走成两列,靠花轿还有四个举牌的小厮,牌子上分别写上:玄王迎亲,天作之合,百年之修,两国同好。

  队伍走的不急不慢,沿途有专人给百姓散播碎银两,这是几国共同习俗,寓意普天同庆。我站在人群中目送他从眼前走过,然后是敲锣的,吹唢呐的,打鼓的,扛牌的,差不多到他离开视线之时,一抹亮红出现。

  在东炽,一般用雕镂木轿,类似硬衣式轿子,而缓缓入眼帘的,是一架车轿,车轿只有皇妃之上的才能享有。

  两匹骏马在前,后一顶实木雕花半轿,轿子红纱四角尖盖封顶,从最上一点向四周散发三层红绸将新娘遮住。

  风一吹,红绸向两边掀开,这时才隐约看见里面盘腿而坐,双手交叠于腹部的新娘。盖头遮住了她的脸,但随着马车的颠簸一起一伏,盖头上的穗禾左右摇摆,前拉着盖头两角,偶尔露出新娘白皙的脖子。看她娴静的体态,透白的皮肤,应该是个美人。百里枭还真是艳福不浅。

  车轿行过,后面是红妆十里,气派至极,奢华至极。

  人潮慢慢散去,我得以脱身,跟着队伍走了一段路便寻到巷子抄近路过去。

  还没踏出步子,空气中划过一声尖叫,随后街道四面八方飞下数不清的黑色影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