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四十八:心理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2060 2019-07-26 14:08:55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葡萄酒葡萄醋成熟,量一多,价格就慢慢垮下去,不过总体算起来盈利还是很丰厚。

  晚上,我还在思索百里枭那日的反常,他高价买了一坛醋,千金预定蓝莓酒,然后依旧日日到万客来饮一坛三级葡萄酒。

  他每日来都不带云殇,拍卖当天也是只身一人,隔着白纱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我依稀有所感觉他孤独身影下隐藏的落寞。

  思来想去也找不到他如此表现的原因,不知不觉我睡沉了。

  乒乒嘭——我被几声酒坛碎裂的巨响惊醒,随后是窸窸窣窣的追击声。

  看来拍卖会当天放回去的斥候已经把消息带到了,冒牌货知道卫褚君叛变,也知道玄王千金购酒,为了维护身份地位,冒险派人来卫褚君家偷酒。

  我打个哈欠,懒散的着了一件单衣,将头发梳成男子样式,待外面没有响动了再开门,正见一群黑衣人被白墨带队的人押解起来,跪在门外一排。

  黑衣人头目跪在地上挣扎,见我,顿时脸上换了个表情:“岑副使?”

  “岑你个大头鬼啊!”我上前:“看清楚,我是百果庄庄主。”

  黑衣人不信,石聚壕一战我还是那个求天降神水的岑副使,怎么现在自称庄主。

  “你们这群傻帽,有人霸占了本庄主的窝,还派你们来断我后路!”演戏就要演全套:“起初自称副使只是为了方便行事,你们还真信了?”

  黑衣人头目回想起当时的点滴,想起副庄主白墨对岑副使毕恭毕敬的样子,又看看身后押解自己的正是白墨,突然脑门一热,不知所措。

  “庄子里那个冒牌的趁我去石聚壕,就鸠占鹊巢了。”慢慢解释道:“走投无路本庄主才来找东炽小舍主,没想到那个冒牌货还想彻底断了本庄主的后路,让你们偷走我东山再起的酒。”

  “我……”黑衣人眼神飘忽,惭愧之情跃于眉间:“庄主,我等并不知今日要偷的是您新酿的酒,这……”

  “罢了,本庄主自是有办法治他。”我挥手示意放人:“本庄主不会扣你们,你们回去吧,还有妻儿老小在家等着呢。”

  他们一怔,想起石聚壕一战回百果庄,岑副使的那声:“我们回家了。”

  “庄主,属下誓死追随庄主!”黑衣人放下佩剑,全部心甘情愿的双膝跪下。

  效果达到了甚好,我勾唇:“不,本庄主本可以向百果庄出兵,但考虑到庄子上还有老少妇孺,出兵有违初心。”扶起他:“你们暂且先回去,就说没找到他要的东西,冒牌货应该不会为难你们。好好回去过日子吧,下次别接这种任务了。”

  听到这儿,几个大男子汉眼眶里泛出晶莹,齐齐道:“是,庄主!”然后几个人面面相觑,互相示意,纵身跃过高墙消失在黑夜里。

  “庄主此番何意啊?”卫褚君犯了迷糊。

  “等吧,还会有几轮,至少这两个月不会太平。”说罢我又转身回房睡觉。

  果不其然,第四晚又来了几个黑衣人,同样是百果庄派来偷酒的。同样的话,同样放人,一顿惺惺相惜后我悉数将他们放回。

  接下来又是两拨人,同样交代不准透露遇到我的事,然后放回。

  经过几轮,白墨也明白了我的用意——车轮式心理战。冒牌货派来的人越多,帮我说话的人也越多,最后翻身仗的阻力就会越小!

  诶嘛佩服我这脑袋瓜子!

  于是乎在百果庄,出现这样的情景——

  一个肥头大耳的人坐在最高点,下面拥簇着一众人,老老小小,男的女的数不胜数。他捶胸顿足,大呵:“又没让你们杀人,偷东西都不成?”可气没人愿意再去偷了。

  也不知道是中了邪还是咋的,每回来一波人,那波人说什么也不会去第二次,搞得现在大家人心惶惶以为东炽卫褚君家里有鬼,愿意卖命的人越来越少。

  他想不通缘由,只能认定卫褚君和住在他家那个真正的庄主不是好惹的。他断然想不到,因为自己拿不出酒,再加上我火上浇油,下面有一部分的人已经不承认他的身份了。

  白墨的大脚趾都能想象那只猪的囧样,但他依旧有些事情不解:“既然现在一部分人已经不承认他了,为什么我们不直接攻进庄子里?”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但是因为接连几波人的异常,冒牌货已经不敢派人了,只能躲在背后继续想其他办法。

  他手里有多少人暂且不说,只单单信我们的人不过一半,剩下一半只是出于恐惧才不愿意替他效命。

  “最好等庄子无法运营,他觉得百果庄庄主太难当自己卷铺盖走人,那时候再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我们现在积蓄财力,到那天终究用得上。”

  是啊,本庄主要把那些人住过的地方全部翻修!

  随后是几个平静的日子,早出去回春堂,晚归研究怎么把果醋发挥到极致,不知不觉到了约定的蓝莓酒开封的日子。

  明天,玄王会给除一百金定金剩下的九百金,这一天,也是钺城人人欢声笑语的日子,因为搁置许久的玄王娶亲终于来了。

  原来传言非虚,他要迎娶西湪公主,只不过推后几个月罢了。

  “诶你听说了吗,玄王只给西湪公主侧妃的位置!”“是吗是吗?堂堂一国公主甘居于侧妃?”“还不是太祖爷给他和阮家小姐赐了婚,正妃肯定是她呀!”“……”“……”

  这两天仿佛是人都在议论这件事,走哪儿全是他那些破事,回春堂也人多嘴杂,听得我火冒三丈,索性请几天假,过了这阵子再回去。

  “庄主,万客来老板死活不去送酒。”饭桌上,卫褚君提一句。

  “随便找个小厮去就行。”以为逃离关于他和亲的所有事情,没想到八卦多种多样,都越过高墙了。

  一提到蓝莓酒就想到昨天一个路人说的:“玄王可真会做事,为了迎娶西湪公主愿意花千金买百果庄主亲酿的酒,大概是想补偿不能给她正妃之位的遗憾吧。”

  啪!我将筷子拍在桌上,起身去了酒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