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四十六:果醋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2331 2019-07-24 10:56:31

  “庄主,那批葡萄酒熟了。”白墨在一旁汇报在东炽酿的第一批酒的情况。

  当初利诱万客来老板的时候,我就让白墨私下买了很多葡萄,正好过了几个月葡萄酒成熟,给蓝莓酒的问世做个铺垫,也为自己后续的产品打下基础。

  “拿一半给卫褚君借他的手卖给万客来,剩下的全部开罐露天放。”

  “露……天?”白墨不解:“那不就臭了吗!”百果庄的酒之所以味道纯正,就是因为密闭效果比其他酒庄好,要是露天不就全砸了?

  “山人自有妙计!”我咧开嘴,自己都猜得到笑的有多蠢。

  果然,借了卫褚君的名头,那批葡萄酒不仅脱手快,价格还高。万客来老板亲自登门道谢,感谢卫褚君帮他解了玄王一难。

  “多谢小舍主施以援手,救在下一命。”在卫褚君面前堂堂万客来老板也不得不低声下气。

  “老板客气了,”卫褚君优雅的拿起一盏茶:“这批葡萄酒味道可还行?”

  “甚好甚好!纯正的百果庄葡萄酒。”老板举起大拇指狠狠夸赞一番。

  “老板有所不知,这酒并非是出自百果庄,而是我手下的一名酿酒师傅。”说罢他往躲在屏风后面许久的黑影招手。

  黑影露出衣边,逐渐显露全貌,是一个着淡黄色纱衣的妙龄女子,女子眉心一点红,双目晶莹有神,高挺的鼻梁撑起一张白色面纱,面纱下隐隐约约显现一抹朱唇。

  “是你!”万客来老板素来眼尖,一下子就认出金主:“原来,原来你是卫小舍主的人,怪不得,哈哈哈,卫小舍主手下的都是能人!”

  “老板,那日说的话还作数,你看……?”我朱唇一勾,暗示恰到好处。

  “这……”他捋着胡须有些犹豫。

  “老板,我家主人可是出了名的金主,有一般人抱不起的大金腿,既然给了你机会,就要好好珍惜。你的顾虑主人知道,主人定会护你及家人周全。”我围着他一边转一边散播魔音,敲击他的耳膜:“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没有冒险哪儿来的腰缠万贯,再说,玄王那边你拿不出酒,会比冲撞百果庄死的更难看。”

  万客来老板心里被一击:怎么就忘了还有那个瘟神呢!

  他眉头拧成一股,双目左右转动,鬓角两侧的青筋忽起忽落:“好!”干脆利落的一声。

  “哈哈哈,与当初约定的三月比起来,老板可比我想的要爽快得多!”

  于是乎,小分队正式成立了。卫褚君老大,万客来老板加盟,我是打下手的。但其实真正有发言权的人,其实是……大家都懂。

  “庄主,葡萄酒已经露天放了两天,恐怕已经全臭了。”白墨板着脸。

  “都没去看过就下定论?”我半偏头盯着他心虚的双眼:“走吧,正好时间到了。”

  我,白墨,卫褚君三人一前两后走进藏酒的院子,为了保密,这个院子只有我们三个人和一些信得过的心腹进去过。

  刚一踏进院门,一股酸味儿扑面而来,后面俩货不加思索直接捂住口鼻嫌恶的别过脸想要溜走。

  都要跨出步子的时候,卫褚君见我站在原地,满足的猛吸几口空气,顿时被恶心的干呕起来。他扶墙呕几声,像是把肠子肚子都吐出来。呕吐声越发大,然后逐渐变小,最后卫褚君扶着腰板儿直立起来,鼻子轻微嗅了嗅,脸上立刻露出惊奇的表情。

  白墨见他吸了几口气还没倒地,试探性放下手放一丝空气进鼻,他脸上也露出同样的表情。

  “什么味道,竟如此美妙!”卫褚君习惯了酸甜中略微的刺激,贪婪这别样的味道。

  “果醋。”我解释道:“酒加空气就成醋了。”

  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用一半酒试水深浅,没想到居然成功了,制作果醋的工序远比制作葡萄酒复杂的多,但万幸老天眷顾,这些果醋至少有八成是合格品,可以直接用来售卖。

  “庄主的智慧我等望尘莫及。”卫褚君拱手恭维。

  但凡有人夸,我都不谦虚的,乐意接过他的夸奖:“智慧有了,还需要机遇。卫褚君就是本庄主的机遇,接下来还望卫褚君鼎力相助。”

  “是!属下就算……”

  “打住!”我白眼一翻:“别再说什么倾家荡产的话了。”

  按计划,合格的葡萄果醋被包装好,然后又系数凑出几坛三级葡萄酒,最后是最重要的一步,酿蓝莓果酒。

  万客来老板按要求开始筹备翻身第一仗——珍品果酒拍卖会。

  话说钺城万客来的知名度可不是盖的,只在店门口吆喝几声,拍卖会这天就来了成百上千的大富豪。这些人太久没有品尝到百果庄的美酒,一听说万客来出现珍品级别的,立马捧着钱来一抢为快。

  本来大家不相信万客来能拿出酒,但前面那波诱惑战打的漂亮,所有人都坚信万客来的酒是正宗百果庄酿造。

  拍卖会当天,万客来被围得水泄不通,跑了十几年腿的伙计也没见过这样的盛况,和平时相比,他们的脚步快了不止三四倍。

  万客来二楼单间全部被用来租售,专门给那些财大气粗不愿与平常看热闹人为伍的大富豪准备的,一口价五金每房,富豪们给的相当爽快。

  二楼竹间留给我和卫褚君,其余被填得满满当当,唯有一间一直不敢有人问价,直到一抹墨色的影子缓缓进入单间,大家才知道不敢问价的原因。

  果然百里枭还是来了,他对葡萄酒可真是热忱。

  我站在二楼竹间流苏后,观望着下面发生的一切。

  定锤的挨着介绍台上的美酒,不一会儿第一罐价值三十两黄金的葡萄酒被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买走。

  就在这时白墨悄声入竹间,道:“庄主,不出您所料,我们隔壁的隔壁有一伙来路不明的人,他们行为举止有些古怪,好像在监视什么。”

  “该来的总会来,不来才怪了。”我抿唇:一切尽在掌握中。

  前几轮都是数量不等的三级葡萄酒,卖得好不好无关痛痒,约莫一个时辰,将近十坛酒被卖了出去。

  “接下来是前所未有的新品!”拍卖师拉高气氛:“东炽乃至四国首开先例!”他抬手示意身后端酒的侍女。

  随着四个穿着暴露,婀娜多姿的侍女缓缓上台,她们手中奇妙的味道在一楼蔓延,味道寻着热气逐渐飘向二楼,给各个包间里的富豪带去别样的感受。

  “这是……?”一个北卫闻风而来的富豪正在为他收获的三坛酒而沾沾自喜,突然被迎面而来的酸甜勾去了魂,撒开宝贝得不得了的酒,沿着味道的根源慢慢踱步,要是不身后的人拉着,他恐怕直接从二楼跳到一楼。

  人群中逐渐被酸甜和杂音充斥,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讨论台上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此时拍卖师敲锤:“本次拍卖会珍品葡萄醋,一坛一百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