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四十五:贵人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694 2019-07-23 14:26:23

  “我娘是庄主救回来的,虽然妹妹没了,但是至少娘活了下来。”卫褚君讲了一个故事,说的每个字慢慢和当年的记忆相吻合。

  妞妞,母亲,瘟疫,卫褚君姓卫……

  原来他是当年我救的卫婶的儿子。

  “庄主救了我娘,还带我们一起致富,她是我的恩人。娘临终前说,一定终身效忠庄主。”卫褚君微仰头,整个人突然发出光。

  !!老天爷果然不会断人后路!众里寻他千百度,原来贵人就在眼前!看他严肃的样子,必定对庄主誓死追随。有了他的追随,后面的事好办得多。

  “你知道心心念念要效忠的庄主现在是什么状态吗?”

  卫褚君不解,一脸疑惑。

  我手绕过后脑勺,抓住细绳一拉,面纱从鼻背上慢慢下滑漏出全貌。

  “庄?主?”卫褚君嚯的站起。

  三年前,他总是在人群中看到那个身影,她用布罩罩住口鼻,挨家挨户给邻居发放药丸,热了就摘下布罩透透气,白色简陋的布罩和今天精致的面纱一样,慢慢滑下漏出一张八分相似的脸,不过今天的脸比三年前更加成熟。

  看着这张熟悉,不施粉黛的脸,卫褚君愣了一下,然后脸上立马绽放笑意深鞠一躬:“庄主好!”

  “嘿认识本庄主的人又多了一个。”我抬手示意他坐下:“既然有卫褚君那句终身效忠,那本庄主就直说,你恩人的窝被占了。”

  为了不增添他的负担,我只告诉他西湪小舍主篡位的事,把那天回百果庄到今天发生的事基本描述一遍,当然略过了白墨伤他的始末。

  “太大胆了!”卫褚君猛捶桌面:“庄主要多少人马?只要能助庄主夺回百果庄,我卫褚君倾家荡产在所不惜!”

  我嘴角一抽:别动不动就倾家荡产好吧。

  考虑到很多因素,这次的局不能硬来:“不需要你出人马,你只用多做几桩生意,此番本庄主要来软的。”

  百果庄知道庄主真实身份的人太少了,真正打起来他们更愿意相信庄子里坐在主位上指挥的人,不能为了夺回百果庄就对自己庄子里的人大开杀戒,这样有违初衷。

  “那庄主有何打算?”

  “开酒庄!”

  现在百果庄的一坛酒千金难求,如果这个时候我大量出售果酒,不多时就能威胁到百果庄的生意。百果庄拿不出酒,庄主又无所作为,西湪小舍主逐渐丧失威信,这时候澄清身份更容易让人信服。

  “只要白果村的人相信我的存在,庄子里那些所谓的高层慢慢就会垮掉,不攻自破。”

  卫褚君听的很认真,随着思路分析其中道理,他也赞同我的说法。

  “那庄主,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蓝莓结果前暂时没有什么大事需要做,不过有件小事需要你的人力。”那件事一直在我心里憋着,一直得不到解决。

  “在南介打仗的时候,军营被偷袭,我的侍女不知道什么人被掳去哪儿了,那时我们也穷途末路,没办法追查。现在我想请你派人探查一下当时的事情,找到我的侍女小水滴。”

  白墨苏醒那天,我已经问他是否见到小水滴。

  那晚,他正在睡觉,突然听到骚动,为了确保我的安全他立马出去查看,刚出营帐就看见一抹黑影一闪而过,小水滴被那人扛在肩上正在向他呼救。不加思索他立刻追上去,跟着那黑衣人直到一处山脚死胡同。

  白墨的身手完全压制黑衣人,三两下就将小水滴夺回来,正当他准备带着小水滴回营帐找我,一群蒙着脸的黑衣人从后面包围他们。

  敌多己寡,最后白墨没救回小水滴,自己还差点把命搭进去,要不是那群人以为他死了,一脚把他踹进山沟里,恐怕我也见不到他了。

  白墨被重伤,在山沟下面靠吃周围的草根,喝自己伤口里流出来的血度过几日,直到被莲子救出来。

  因为当时昏暗,又遭受了几天非人的生活,对手是谁,他只存少数的记忆,唯一记得的,是在他闭眼时那群杀手奸淫的笑声。

  “务必……尽力找到她。”我实在不敢想象现在小水滴在经历什么,更不敢想她是否还存于世上。

  “好,任凭庄主吩咐。”

  就在当天,在客栈蜗居数日的三人组住进了卫褚君的私宅,并且得到了主人一般的待遇。

  卫褚君这边打通了,有什么需要查的通过他就可以,不必天天盯着回春堂的病人套消息了。虽说在回春堂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也拿不到高工资,但那些老师傅人很好,我终究舍不得走,也不想只是在卫褚君的府上当一个米虫,于是继续着医馆的工作。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夏季,初春的梅花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成片的绿荫。

  盼星星盼月亮守了几个月,本庄主制胜的法宝也终于结果了,但一株蓝莓树,只结了将近五十颗果子。

  这颗蓝莓苗是我无意间在山里找到的,独此一株。这次翻身仗就靠它打个头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