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四十三:缝隙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2002 2019-07-22 16:01:44

  接连几天我都在回春堂度过,和患者‘吹牛’的时候一不小心得知万客来的老板近来和东炽小舍主卫褚君来往密切。

  各国小舍主都不是我亲自挑选的,南介出了败类,西湪出了叛徒,现在东炽小舍主又出现勾结的现象,每每想到这儿都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

  傍晚回客栈,莲子已经做好饭等我们,白墨后一步回客栈,一进门水都来不及喝一口开始滔滔不绝:“庄主,他们供应不了酒了,各地出高价都买不到,没了,我们稳了,可以开始……”

  听罢,我和莲子一头黑线:“你说啥?”

  他抱起桌上的菜汤猛喝几口,道:“石聚壕一战,随行的酿酒大师傅死了不少。百果庄存货告罄了,没有大师傅做主酿酒。”

  “所以你的意思是,百果庄现在拿不出新货了。”

  “是,现在一坛葡萄酒的价格翻了三番。”白墨又喝一口菜汤,解答我正要问的问题:“万客来的酒被玄王喝完了,老板拿不出多的怕他怪罪,到处高价收购,都找到东炽小舍主卫褚君门上去了。”

  “原来如此,有没有查到那个卫褚君是个什么人?”

  “略微风骚的正道人。”

  “……”白墨得我真传,越来越岑氏语言了:“所以他是个好人吗?”

  “他原则性很强,不会背叛百果庄。”

  “不会背叛百果庄不代表不会背叛我。”现在百果庄的当家人是那只西湪越境过来的肥猪。

  大致摸清了东炽的状况,下一步计划:“白墨,到街上去分批次收购葡萄,每次少买一点,然后帮我约谈一下万客来的老板。”

  白墨虽不解,没多问。

  晚上,我躺在床上想白天的事情。

  百果庄建庄以来,好多酒庄都想效仿制作果酒却一直没有成功,原因是他们的密闭装备不先进,果子,糖和空气的比例没有掌握到位,更主要的是没有好的菌种发酵。

  此番出逃,我带走了最重要的菌种,它终于要派上用场了。

  迷迷糊糊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等睁眼已经到了第二天早晨,我匆匆去回春堂请了假,就到约定的酒馆等候万客来老板。

  前几天刚吃过饭,万客来老板又是个眼尖的人,隔着面纱他也一眼认出,立马想起那把金灿灿的瓜子,连忙狗腿道:“哟是客官您啊,您约我到这小酒馆是有何贵干啊。”

  “听闻老板最近为了葡萄酒的事情焦头烂额,四处高价收购。”我往他面前的杯子里斟一杯酒:“老板先尝尝这酒,再谈。”

  那老板端起酒杯,顿时像见了稀世珍宝:“这,这葡萄酒哪儿来的。”

  “老板先尝尝是不是那个味儿。”

  他抿了一口,然后眼睛放光:“这酒入口丝滑,果香浓郁,甘甜而不涩口,是正宗的三级葡萄酒啊!”一饮而尽。

  “既然老板看得上这酒,那我就明说了。”岑某某开始下套:“我想建立一个足以媲美百果庄的新酒庄,老板愿不愿意做合伙人?”

  “媲美百果庄?”老板轻蔑一笑:“百果庄可是大陆第一酒庄。”

  “那又如何,现在照样拿不出酒。”我再次将他的酒杯满上:“老板不用承担任何风险,只需要帮我打开销路。如果成功了,我承诺终身给万客来免费供酒。”

  看着杯子里紫红的酒,他有些犹豫。酒是这个味道没错,条件也诱人,但怕就怕在百果庄会迁怒与他,让他一个小小酒楼老板和第五国为敌,他有十万个胆也不敢啊。

  “客官,我做的是小生意,高攀不上您的宏图伟业,您还是另外找人吧。”

  他揩了把汗转身走,不愿意多待一刻。

  “等等!”

  “老板,我这儿有一种新酒足以击垮百果庄任何一种酒,连三级香梨醉也无法战胜。”我拿出最后底牌:“三个月后新酒一出,老板再决定要不要加盟。”

  他的背影颤了颤,我勾唇一笑。

  万客来老板心里的种子已经埋下了,接下来我打算从卫褚君那儿下手,看看是否有缝可入。

  晚上时候,三个人都回到客栈。

  “白墨,能制造机会让我和卫褚君相见吗。”

  “我马上帮庄主约谈。”

  “傻呀,我说的是制造机会相见,那种不经意的,巧遇。”

  “额,这个……”他扣脑袋。

  “你偷偷潜入他的府里,弄残他。”我一拍桌决定好计划。

  “……”白墨苦笑:“庄主,我知道你是想用郎中的身份和他相见,但……搞残别人……太不道德了。”

  “诶呀没让你真把他弄到缺胳膊少腿儿,一点点,”我拇指掐着食指尖举到他面前:“看到没,就这样一点点。”

  白墨看我铁了心的样子,白眼一翻:“属下尽力。”

  第三天我和莲子在吃晚饭,白墨破门而入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他七窍仿佛在冒火,整个人随时爆炸。

  我看他脸上有几条抓痕,有两处深的还冒血了,戏谑道:“怎么滴,被哪个漂亮妹妹抓伤了,你不怕莲子让你跪搓衣板?”

  莲子看他的脸,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一下,然后埋下头吃饭不再看他。

  白墨甩了个脸色开始解释:“那卫褚君在外的名声那么好,没想到是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家伙。”他鼻孔仿佛冒出一股热气:“我打听到他爱美,就想给他留点小口子,这样总会看郎中了吧,结果那家伙,还没碰到他就给我挠成这样。”

  我捂着嘴笑:“你一点儿都没碰到他?”

  “我拼命在他脸上留下印子,结果他跟发疯似的喊了几十个家丁追我十条街,还放狗咬我!”说着他从背后理出来几条被狗扯坏的碎布。

  “哈哈哈哈……”我忍不住大笑起来:“你非跑别人家里去,不知道捡他落单的时候啊。”

  白墨好像反应过来什么,又开始挠头,样子更加滑稽可笑。

  “得了,给他处理一下伤口吧。”丢下一瓶上好的金疮药给莲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