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四十二:半坛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2003 2019-07-21 19:34:51

  第二天按约定我穿了一件自制白大褂前往回春堂,当了一个半跑堂的伙计。

  “不是做郎中吗,怎么是个跑腿的?”我不服气,堂堂二十一世纪大三医学生,虽没有饱腹经纶,精通古籍,但也有古代人完全没有涉猎过的知识,怎么能当店小二呢。

  “你这年轻女娃坐诊谁会来看病,不如在医馆里四处转转混个脸熟,过段时间有名气了再让你坐诊。”老郎中是个有经验的人,懂得清人缘事故,一语点醒梦中人。

  “行,照您说的来。”说罢我带上自制口罩在几个老郎中之间来回看。

  “先生,我这都嚼了一段时间的干蒲公英,怎么牙根还在痛?”一位男患者捂着半边脸,语气有些冲。

  “这……”回春堂二当家犯迷糊:“按理说应该消炎了。”他扒开患者的口腔,眯着老花眼一寸一寸的看。

  蒲公英确实是消炎的,那为什么没有效果?想起刚刚患者说话时伴随着浓厚的鼻音,心里有了个底。

  “二师父,他可能是鼻窦发炎了。”大当家准许我四处走动发表意见。

  “鼻……窦?”那时候好像还没有鼻窦的概念。

  “呃呃鼻子鼻子,就当做鼻子发炎吧。”我上前检查他的鼻腔:“听你说话很重的鼻音,是不是最近有风寒的症状?”

  “诶对对,晚上睡不着觉,鼻子塞得厉害。”

  “干蒲公英嚼完你是咽下去还是吐了?”

  “那东西苦得很,我也没细嚼,差不多就给吐掉了。”

  “不用开方子,你回去找点金银花,菊花,然后和剩下的干蒲公英一起熬水喝。”

  那人一听连方子都不用开有些质疑:“你是?”他不敢相信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姑娘。

  “这是回春堂当家人的徒弟。”二当家在一旁解释道。

  那人听了,顿时放下心,道了声谢捂着脸回家了。

  “多谢二师父。”我向二当家行个礼:“但我不是大师傅的徒弟。”老郎中让唤医馆里四个郎中分别为大师傅二师父三师傅四师傅。

  “得了吧,你替大嫂解了围,治病救人一套一套的,那老家伙一看到你眼睛直冒金光,巴不得把毕生所学都传授给你。”二师父的语气不知是夸还是嘲:“诶不过我们这些老家伙可没啥教你的,反而要你替着诊病。”说罢他自嘲的笑起来。

  “二师父,你们经验丰厚,小辈怎比得上,只不过瞎猫碰到死耗子了。”恭维之话说够了我又开始四处溜达。

  小半天时间帮二师父开了几张方子,给四师傅代了会儿班,前后接触患者九人,很快到了午饭时间。

  “今日苗苗第一次来咱回春堂工作,咱出去吃点好的!”说着一群老头老太拥簇着我进了一家酒楼。

  又是万客来,那家做菜只有纯咸纯辣,还饱富盛名的钺城第一楼。

  “苗苗吃些什么?”大师傅点了一个白水菜,然后笑嘻嘻的问我。

  万客来的菜是镶了金的,点一碟素菜都是一笔不小的花费,他们虽然离得近但从未来过,听人说这儿的菜贵,贵也不能贵成那样吧,大师傅一想到菜单上的标价就肉疼,但开了口在这儿吃也不好一大堆人又浩浩荡荡出去,当真骑虎难下。

  也是,回春堂虽然是个大医馆,但一天下来我发现他们的药都十分平价,从不多收一分钱,自然就没有多大收入。

  “随便吃吃就行了,”说罢拿过菜单:“鱼戏莲叶,烈火红花,青螺翠蔓,踏雪寻梅,然后再来一坛葡萄酒。”

  伙计越记,笑得越不加掩饰,嘴角咧到耳根子:“客官,总共十八两黄金,您是先结账还是……?”

  十八两!大师傅的胡子都给吓焉儿了,无奈的看着我一个劲使眼色:减几个菜,快减几个菜!

  “先结账。”我拿出腰上的钱袋子,抓一把金瓜子:“够吗?”

  伙计两眼放光,拉开围裙兜住金瓜子屁颠儿屁颠儿到后厨喊菜。

  “师傅,师母们,你们是长辈,这顿小辈请。”

  看我说的平淡如水,八个老家伙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不一会儿伙计带着几个送菜丫头热情似火的过来,上完菜:“客官不好意思,葡萄酒只剩一坛了,隔壁包间有位贵客点走一半,所以现在……”他拿上来半坛酒。

  “谁先点的菜?”我问。

  “是您先点的。”

  “我先点的那凭什么分给他半坛。”说着不顾各位师傅的阻拦我起身朝隔壁走去。

  正要破门而入,透过门缝看见里面的人正举杯,半理衣袍,饮酒。

  酒杯刚碰到唇,他轻抿一口,然后倾杯仰头一饮而尽,酒杯放到桌上,待品味完最后一口醇香再盛满酒杯,重复动作,再一饮而尽。

  阳光刚好照射到他的侧面,立体刚硬的五官有那么一瞬间的柔和,侧面,他的喉结上下滚动,每一次就是一杯酒下肚。

  看到是他,我立刻盖上面纱,退回隔壁一声不吭的吃菜。

  他们以为我吃亏了不高兴,在一旁安慰着,我淡淡一笑道:“没人欺负我。”

  这顿饭吃的索然无味,但另外几个老家伙好像很满足,吃的光盘光碗。一顿午饭我的脑海里一直回忆那个场景。

  走的时候掌柜的退回我几颗金瓜子,连忙道歉:“客官实在不好意思,玄王殿下每日来小店喝一坛葡萄酒,您知道的这葡萄酒供不应求,小店着实拿不出多的,今日还是我和玄王殿下好说歹说才同意让一半的。”

  “玄王殿下……”我愣了一下:“每日都来?”

  “是啊,每日午时必定独身前来喝一坛,酒窖里的酒都被喝光了。”

  独身前来,刚才确实没有在他身边看到云殇。

  每天都喝葡萄酒,他以前也有这个习惯吗?

  “老板,他一直都来吗?”

  “不,也就近几月,具体什么时候忘了。”

  喝酒而已,我管那么宽干什么,他的王府离万客来近,每日来喝一坛没有什么不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