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三十九:窑洞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2065 2019-07-18 11:16:33

  寻思着山上会不会有野鱼腥草,在小水滴家顺个背篓,拿把小铁铲独自一人朝两个村子之间的山上走去。

  旱灾过了一年,接连的雨水季之后山上陆陆续续长出了草和矮丛,除了过人高的树其他应有尽有。

  我四下搜索,身体紧贴地面一点一点找,就算山上的草被揪完了,总会留一点根吧。

  我专注盯着两手之间的区域,一点一点扒开杂草细细寻找,突然手肘按空,竟没料到旁边是斜坡,直直滚下去。

  地上的各种杂草毛刺划伤我的脸,不住的翻滚让人昏天黑地辨不清东西,还没来得及想办法阻止滚动,就没了意识。

  等再次醒来,听见身边传来啜泣声,从瘟疫席卷的那一天开始,这种声音太常见了。我睁眼见头顶挂着白色的帐子,两个戴孝的人背对着一边烧纸一边哭。

  “白墨?”跪在左边的男子身形像白墨。

  听到呼喊,他转过身来,一副泪眼憔悴不已,真的是白墨。接着旁边的女子也转过来了,是小水滴。

  “怎么回事?你们给谁戴孝?”刚问到这儿,一股凉意从背后冲上天灵盖,能让白墨下跪戴孝的人,世界上只有一个!

  我连滚带爬下了床,跪走到一张卷席前,席子卷起来刚好遮住里面人的脸。

  “什么时候的事?”

  “你出去那天娘就不行了,她等到第二天实在撑不住就……”

  “我什么时候回来的。”

  “娘走了一天,我才在山坡上发现你……娘临走的时候交代给你这个。”说着白墨拿出一只玉佩:“说是你出生的时候一位贵人给的。”

  我接过玉佩攥在手心里,对着尸体磕了个响头。

  胸口的玉冰冰凉凉,还是三年前的样子。我摸着它,感叹物是人非。

  瘟疫持续了五个月,周围村子死了接近一半的人,因为几颗鱼腥草药丸,剩下活着的人都当我是下凡拯救苍生的仙女,以至于后来制作果酒一呼百应,三四年就建立起了百果庄。

  “白墨,这次不会那么轻松,但至少不像上次走那么多弯路。”现在也只有互相安慰了。

  就在我追忆往事的时间里,白墨和莲子找到愿意收留我们的村民,并带着东西朝那边走,我浑浑噩噩还沉浸在回忆里。

  “庄主,就是这儿了,”白墨指了指不远处一座破茅草屋:“屋里的老夫妻愿意收留我们几日。”

  我刚进去,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一阵喊痛声,灯影下一位老人帮另一位老人揉捏头部。

  “老爷爷怎么了?”把包袱丢给白墨上前查看。

  老夫妻见过白墨,知道我们是借宿的人。

  “他一睡下就喊头疼,疼的让人不得安宁……诶……”老婆婆答。

  “让我看看吧。”说着开始检查。

  老爷爷左眼眶上部略微红肿,有敲击痛,再往下内眼角处有触摸痛,左侧鼻腔堵塞呼吸不畅,病痛白天较缓,夜晚发作严重。

  这种病小孩子发病率高,怎么会出现在一个老爷爷身上。

  我捏捏下巴:“额窦炎,比较好治,”然后找白墨拿了纸笔写下方子:“老爷爷以后多饮水勤洗鼻,然后按方子抓药先消炎,慢慢就好了。”

  “诶行行!”老婆婆接过方子,像是要说什么又不还开口,许久才不好意思的问一句:“多少钱?”

  我笑笑:“抵一晚的房钱吧,”说着拿出一些碎银子:“这些是之后的房钱和伙食费。”

  于是乎,我们三个和老夫妻俩挤在一座不大的茅草屋里度过几天。

  到第四天,白墨远赴石聚壕带回一方土,为了让蓝莓苗先适应一下环境,我决定先在花盆里养它几天,就用石聚壕的土。

  话说农家锅碗瓢盆应该不少,但老爷爷家的盆都有用处,腾不开空盆子养树苗,饭桌上老婆婆提了句:“要花盆?从这儿到石聚壕半路上有处窑洞,那儿是烧窑的,应该找得到你要的东西。”

  窑洞?不如趁此机会一次性多买一点花盆,反正最后都能用上,我如是说。

  “那明日就出发,三个人一起去多带一点回来。”

  第二日早,给老爷爷检查了一下发现他眼上眶的压痛觉明显减轻,放心的和莲子白墨一起前往窑洞。

  石聚壕周边全是黄土,用这种土烧窑质量较差,但总比没有好。三人行在孤寂的道路上,因为热谁也不想说话,只听见马蹄声从炽热的地面传来,时不时还伴着一阵黄色的烟尘。

  没走多久终于见着了窑洞的影子,那个窑洞不大,远看就像一个小山包,越走近能看见熙熙攘攘的人。

  生意人都是左右逢源的,老板一见客人来了赶忙上前欢迎,伙计也有眼力见,赶紧上来牵马。

  在黄土地里待久了,空有身家的老板也是个灰头土脸的人,他穿着不是很出众,只有脖子上的玛瑙链子彰显老板身份。

  听说大概能要五十个盆,他立马眼睛放光,热情似火带我们去库房。

  库房里全部是样品,决定好样子了再大批量生产,阴暗的地底,依稀可以看见高高矮矮圆圆扁扁的盆。

  “老板你去做生意吧,我们自己看。”

  “诶行!”

  我们三人在几把架子之间来回看,架子上盆的大小,直径,深浅各不一,我们需要找到最合适的。

  走到墙角边,那儿堆了几十个缺口缺角的劣质品,我没下意识看就走开了,突然背后传来一阵酒香。

  “嘿原来老板在这儿藏酒了。”我打趣着继续看盆。

  又走了一圈心里有个底,再把看中的几个做个比较。走到那个角落再次闻到酒味,这次我猛地吸了一口,突然一阵熟悉的感觉。

  “白墨过来,”我唤来白墨:“你闻闻。”

  他嗅了嗅,看我诧异的表情,说:“百果庄的香梨醉。”

  我趴在地上寻酒味最浓郁的地方,扒开那些劣质盆罐,突然发现一只有百果庄标志的酒坛,扒开旁边又是一坛!

  香梨醉价值千金,区区窑老板不可能得到两坛,白墨帮忙挪开盆罐,接着发现第三坛第四坛。

  “那批三级香梨醉!”我惊觉,这就是那批从南介运往东炽,半路被劫的香梨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