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三十八:妞妞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829 2019-07-17 14:26:40

  背着她走了很久,我感觉头晕目眩,脚下的石子忽隐忽现,突然眼前一黑我连带着她一起跪到地上。

  这时候出村寻我的白墨刚好看见,他连忙跑上来抱起小女孩,端详一下就放在一边然后拉起我,正好这时候我睁开眼:“我能动,你去背她……”

  白墨担忧的看了一眼,然后解下麻袋捆在自己腰上,拉起小女孩放在背上扶着我慢慢回家。

  刚到家,白墨就把她放到床上,正好这时候她睁开眼睛,盯了白墨两眼就又昏过去。

  我嘱咐白墨照顾她,然后带着鱼腥草去厨房。

  小火焖炖,半麻袋鱼腥草的精华慢慢浓缩在一碗汤里。粘稠的汤汁发出浓郁的腥味,我抓一把面粉和在里面,然后搓成一粒粒小球。

  时间紧迫,我把面粉球装进布袋就到村子里挨家挨户发,因为面粉球不多,我一咬牙,只给那些还有救治价值的人。

  如果是现代的非典,因为病毒不单纯,简单的鱼腥草绝对不能治病,在古代,鱼腥草的效果比较明显,但是没有好的萃取设备和其他药剂的配合使用,只能将就通过熬煮的办法提炼里面的精华,我自己也知道这只是顽固的挣扎而已。

  面粉球还剩两颗,我打算拿回去给乞丐母亲,她发病迟,挺过去的几率比较大。

  “女儿……女儿……谁来救救我的……女儿!”突然远处田垄里传来哭嚎声。

  顺着声音过去,看到一堆孤草垛在动,女人的哭声越来越大,依稀辨别出是村西头的卫婶。

  “卫婶?”我试探性的走过去,刚好看见一个满是污垢的女人抱着一个不知死是活的小孩子在草垛之间哭。“卫婶!怎么回事?妞妞怎么了?”

  “唔,苗……妞妞要死了,救救她救救她……”

  我扒开妞妞的眼皮,发现她已经散瞳了,没办法就过来:“卫婶,妞妞已经走了,你节哀……”

  说罢她将妞妞的尸体紧紧圈在怀里放声哭嚎直至喉咙发不出声音,整个人处于崩溃的边缘。

  话说卫婶家里人说她带着妞妞回娘家了,当时还感叹幸好她们走了躲过一劫,怎么二人会出现在这里。

  我眼珠儿一转,想起刚才派面粉团的时候看见卫家的两个儿子,母亲回娘家儿子不跟着去吗?

  而且卫家两个儿子和卫大叔都没有染病,今天去派面粉团他还笑言一家人幸运。

  看妞妞被血沾污的上衣,乌黑凹陷的眼窝,她一定是病了很久才走的。思及此,真相很明了了。

  “妞妞去了天上,去过好日子了。”我抚摸着卫婶的背。

  “呜呜呜……可怜的妞妞……生来爹不爱,现在还被赶出来,苦了我的妞妞了。”

  卫婶的哭腔证实了我的想法。

  “苗……苗……”卫婶突然抬头:“你救救我好不好,救救我,我还有两个儿子,我不想死!已经没了妞妞,不能再……”

  她从草垛里出来,把妞妞的遗体安顿好,然后一把抱住我的腿:“求你了,求你了!”

  我捏紧手里的面粉球,倍感纠结。

  只剩两颗了,不能给她,给了她乞丐母亲怎么办。

  卫婶苦苦的哀嚎,到激动处一口黑血喷到我的裙摆上,我背后一凉连忙塞一颗面粉球到她嘴里。

  “卫婶……我尽力了,你快回家吧。”安抚住她,也联系人带走了妞妞的遗体,我也放心的回家。

  在外面耽误很久,回到家那小女孩已经醒了,还和白墨说说笑笑一阵。

  看他俩相处的还算和谐,我就把面粉球拿到乞丐母亲的房间,却发现房里没有人。

  “娘?”冲着其他屋子喊。

  “娘在这儿!咳咳……”厨房传来声音,原来她在厨房给小女孩做饭。

  “娘你身体不好还做什么饭!叫白墨不就好了吗?还有白墨你在干嘛,怎么都不帮娘!”看着她蹒跚的身形,我没控制住就把该说的人都说了一遍。

  “别说墨儿,是娘自己想给小水滴做点吃的,你看她十三四岁瘦的只有七八岁的样子。”说着,她端出一碗汤递给白墨。

  “娘,”我拿出面粉球:“快点吃了。”

  “诶行……”乞丐母亲刚接过面粉球,往嘴上凑,这时小水滴猛咳一声吐出一口血痰。

  “怎么回事?你也染了瘟疫?”说着乞丐母亲就把面粉球塞进她的嘴里。

  “娘!”还没来得及阻止,面粉球已经进了小水滴的肚子。

  “娘!只有最后一颗了!”我大喊。

  “这……”乞丐母亲手僵在半空,看我的表情,她明白这个球来之不易。她埋下头不再说话。

  “没关系,我明天再去弄点。”

  第二天,我起早去隔壁村小水滴家里收鱼腥草。还剩一半,本来是想今天做成球发给这个村子的,干脆多做带几个回去。

  刚到小水滴家,发现昨天的菜地被踩踏的不成样子,鱼腥草那一方土已经光秃秃,连根都看不到。

  村子里走漏了风声,鱼腥草被抢光了。

  我摊坐在地上,十指扣紧地面,陷入泥里。

  果然大灾之下人是自私的,但凡有一点生的希望都不愿意与别人分享,看着别人死无所谓,自己死就绝不行,人就是这样苟且,大灾让这种人性表现的更丑恶。

  那些鱼腥草使用恰当,可以救很多人,若被一家或者两家人偷藏起来胡乱煮来吃了,还有什么意义?乞丐母亲怎么办。

  我一时没了主意,顺势倒在地上不想再爬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