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三十六:白墨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531 2019-07-15 11:04:43

  于是,送水女娃多了一个哥哥,送水岑家多了一个男丁。

  乞丐母亲一手牵一个,回到茅草屋,然后把他带去梳洗一番。

  十七八岁的男孩子在大妈面前也是害羞的,他束手束脚走进里屋。乞丐母亲打热水给他洗澡,他一看见清凉的水,如饿狼一般扑过去趴在桶沿猛喝。

  乞丐母亲本想制止,但看他的样子只能无奈笑一笑,等他喝饱了才拿起帕子帮他擦拭。

  他受宠若惊,又很害羞,躲躲闪闪让乞丐母亲不知如何下手,索性放下帕子让他自己整理。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乞丐母亲衣服的少年走了出来。他披散着头发,皮肤白皙,面庞清秀,整个人看起来让人极舒服。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他不说话,低头沉默。

  “你一会儿是一个肤白美少年,一会儿又是黢黑小乞丐,一会儿黑一会儿白,再添加一点艺术,唔……”我撑着下巴。

  他听不懂我支支吾吾在说什么,只听到取名字,眼神放光,一见我一时拿不出口,又低下了头。

  “叫白墨吧!白色,墨色,又很有逼格,不错!”

  乞丐母亲听罢,见我又说些听不懂的话,无奈摇摇头转身进厨房给白墨做吃的,而他,睁大眼睛,似无神,又有神,许久后一直不开口的嘴冒出二字:“白墨。”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某苗苗和某墨的相处方式:

  “白墨!去送水!”“嗯。”

  “白墨!锄草去!”“好。”

  “白墨!种树啦!”“好!”

  “白墨!有人打我!”“谁敢!”

  “白墨,你看哈,咱现在已经走上了发家致富的道路,但邻居们还在过苦日子,要不我们也帮帮他们,带他们上小康?”

  经过一年的相处,他已经习惯了我的岑氏语言。

  “小姐有什么想法?”

  “咱们让大伙帮忙种树,收果子,然后酿成酒卖出去,开个酒庄如何!”

  “果子酿酒?能喝吗?”

  “当然,你帮我吧!先不告诉娘行吗。”

  一个十九岁的少年盯着一个十五岁的女孩,思索良久:“见势头不对就立马收手!”

  “行!”

  晚饭时间,乞丐母亲说:“最近果园里果子一成熟,半天就不见了,是不是附近的调皮孩子来果园乱摘?墨儿从明天开始偶尔去看看。”

  “是。”白墨心虚的低头扒一口饭。

  半夜,他还在酣睡就被剧烈地晃动摇醒。

  “该摘果子了!”床边的黑影。

  “诶~~~”白墨边叹气边起身穿外衣。

  两个人轻手轻脚朝果园走去,虚着眼睛盯树梢上哪个果子最红。连续搜刮几天,正红色的果子几乎被扫荡光了。

  “这儿!白墨你过来!蹲蹲蹲!”我招呼他过来,按住他的肩膀:“蹲下我骑上来,摘摘摘它!”

  白墨无奈摇摇头,还是乖乖蹲下。

  “还差一点!还差……”我伸手勾去,发出毫不遮掩的摘果声。

  指尖刚够到果子,顿时整个身体下落:“嗷!”

  “偷果贼!偷果贼!”

  头顶传来一阵呼号,实打实的笤帚落在身上,我抱头弓成一坨,大喊:“啊啊白墨救我!”

  “救救救……谁救……白……墨……”

  落在身上的笤帚变缓,头顶传来:“苗儿,墨儿?”

  松开双手,漏出一只眼刚好看见白墨也被揍得抱成一团,往上看,乞丐母亲正拿着扫帚惊讶的看着我们。

  “怎么是你俩?大半夜在这儿干什么呢!没规没矩!”乞丐母亲的扫帚又招呼我俩几下。

  回到家里,灯影烛光,母亲坐在凳子上,手持鸡毛掸子,嘴里唔渣渣一直说:“原来你俩就是偷果贼……大半夜的不知羞耻……兄长没兄长的样子……妹妹也不是个省心的……”

  每次犯事乞丐母亲总是这样教训,鸡毛掸子伺候加罚站,絮絮叨叨不说够一个时辰决不罢休。“你们两个,娘给吃的还少吗,大半夜偷果子干嘛呢?”她终于问到点子上了。

  “娘,”本来想先不告诉她,但被抓包了不得不说哇:“果子我们没偷吃,都给酿酒了。”

  “酿酒?”

  “嗯,每天顺几个,这几天的刚好够酿一坛。”白墨回答。

  “果子酿的酒能喝吗?”乞丐母亲有些质疑:“会喝死人吧。”

  “不会不会,”我尬笑:“等成品出来了娘就知道了,反正成本也不高,没多大损失。”

  乞丐母亲看了我俩一眼:“行,那些果子就当被两只猪吃了。”说罢她放下鸡毛掸子:“赶紧回去休息,以后摘果子别晚上去了。”

  我和白墨相视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