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三十五:出逃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629 2019-07-15 11:02:21

  过了约一刻钟,我们三个才慢慢爬出来一个个跪在地上干呕。呕着呕着胃里的酸水也跟着出来了。

  “走,回去救花蕊姑姑。”我强撑起身子。

  白墨擦干净嘴也跟着起来,但莲子,停止干呕了依旧双手撑地跪在地上。

  “不用担心,花蕊姑姑会没事儿的。”白墨安慰着。

  “不必回去了,”莲子哑着嗓子:“娘已经走了,”她举起右手放在眼前:“脉搏已经停了,早就停了。”

  原来她不是狠心才说出那句话,她早就摸到花蕊的脉搏停了。

  “也罢,走吧。”我握紧手里的树苗,和他们两人一起消失在夜色里。

  过桥时,白墨提议要不要带几个亲近的人走,我没有答应。这儿是他们的家,不能因为个人原因让他们背井离乡,谁是庄主对他们的生活没有太大影响。

  刚过桥,一阵雾腾起来,依稀带来一个人影。

  那人影不是很稳,歪歪扭扭走过来。

  “庄主。”他拱手行了个礼:“小老儿在此恭送庄主,祝庄主心想事成。”

  “陈老客气了。”我抬起他的手,陈老是庄上的老人,也是少数知道百果庄内部结构的人,他必定知道今晚的一切,才来送行的。

  “陈老可否说说本庄主不在的日子里百果庄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只肥猪到底是谁!”

  “西湪小舍主以权谋私,挣了大量来之不易的钱,然后招收人马,趁庄主不在之日夺下了百果庄。”

  “竟然是白眼狼!”我狠骂一口:“照陈老的说法,他知道庄里没人才来的,那么,庄里是否有内应?”

  陈老浑浊的眼睛一直盯着我,好半天才回:“庄主一直聪慧,这些话是小老儿多嘴了,这就离开这就离开。”

  说罢,他又藏在雾里歪歪扭扭的消失在夜色中。

  始末大概清楚了,现在我要做的就是找东山再起的地方。

  “庄主可有打算?”白墨问。

  “嗯。”我朝南边看去。

  从出逃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三个时辰,我们三个人也到了一处客栈落脚。

  “莲子,是我对不起你。”晚上,我俩躺在一张床上。

  “庄主何出此言。”她的语气还是那么冷淡。

  “如果不带你们回百果庄,你娘就不会死了。”确实,这次不幸我是罪魁祸首,这推脱不掉。

  “世事难料。”她只说了四个字就转身睡去,无论怎么叫都没有再回答。

  也是,刚刚承受了丧母之痛,虽然她的表现异常冷静,但我知道她是在用此来麻痹自己。

  第二日一早,我们就起身赶路,下一站目的地——南介石聚壕。

  “庄主为何还要去那鸟不拉屎的地方?”白墨问。

  我勾起嘴角,笑道:“山人自有妙计。”

  经过上次一战,我摸清楚了石聚壕的地形,虽然那里黄沙漫天,干旱无比,但是人少地多,还有隐形的地下水,是大伸拳脚的好地方。

  就像当初创建百果庄一样,带领一些村民酿新型果酒,加上以前的经验,不出四年我一定会建立起一个比百果庄还要宏大的世界。

  我看着怀里的蓝莓树,像是看到希望。

  蓝莓苗需要尽快种下去,我们每天紧赶慢赶,快马加鞭终于第十三天到了石聚壕,还好中途把蓝莓苗种在花盆里,十三天的跋涉它没有废掉,反而越长越精神。

  到了石聚壕,它还是那副寸草不生的样子。

  “白墨,今晚找附近的村庄暂住一晚,顺带找村民买点建房的木头,再雇点工人,像上次一样。”

  “好!”白墨应答的十分直爽。

  四年前,同样的对话,他也是这样回答的。

  我看着这个大哥哥,不禁回忆起……

  “打他!打他!让他偷吃!”

  前面有一堆人打架,远远看去,是一堆人对地上的一个人猛打猛踢。那个人在地上来回翻滚,只顾把手里的烂菜叶往嘴里塞,仿佛感受不到身上的拳脚。

  太过分了,这样打,会出人命的。

  “苗儿莫去。”乞丐母亲拉住我:“别多管闲事,还要给罗家送水呢。”

  我看了她一眼,夺过她手里的水跑上前:“别打了!这水给你们,别打了!”

  一群人停止殴打,转过身来看见清凉凉的水眼睛都在放光:“哟送水家的女娃!你家的水金贵着呢,哈哈,赚了!”说着一个灰头土脸的小混混提过水,然后招呼其他人走了。

  离开时还踹了地上人一脚:“算你走运。”

  “苗儿!”乞丐母亲赶忙上前巴掌正要招呼在我头上,正好看见地上那人抹干鼻孔的血,继续吃着烂菜叶。母亲的天性一泛滥,她心软了。

  他全身沾满灰尘,隐约看得出他是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

  “喂,你是不是很久没吃饭了。”我蹲下:“要不跟我走吧,包吃喝的。”

  他停下手上的动作,嘴里的叶片掉出来:“要钱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