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三十四:旱厕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2097 2019-07-14 10:51:27

  “你爹爹是新庄主,我是旧庄主,算是前辈吧,你就是这么礼待自己父亲的前辈吗?”

  “哦,原来,是旧庄主。”那大约只有十六岁的女子顿时收起愠色,傲娇的抬起头。

  现在情况不清,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我们又势单力薄,先给他们戴高帽子稳住再说:“既然小姐在这儿住,我就另寻其他住处。”

  “请便,全庄子你随便住。”

  蠢货,我心里暗骂,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于是,我光明正大走进了白墨的房间,这样,没人会说我俩有‘阴谋’了,是她占了屋,又是她说随便住的,本庄主只好委曲求全。

  “庄主,怎么办?”白墨皱紧眉头,一筹莫展。

  “这次回来的不是时候,对方是谁我们还不知道,怕就怕晚上有人来灭口。沿路我看了周围的人,连修建花草的工匠都换人了,我们现在处于劣势。”我愣了愣神,不情愿道:“拿些细软,今晚夜探小林轩。”

  “小林轩?”三人茫然。

  “小林轩就是禁地啦,那儿有本庄主东山再起的宝物。”

  于是整个白天,我们四人都‘乖巧’极了,吃完喝完躺成一片睡大觉,丝毫不顾周围的豺狼虎豹。

  晚上,夜色已深,我带着莲子悄悄潜入小林轩,白墨和花蕊在屋子里营造有人的假象。

  穿过一丛藤蔓,豁然开朗,见一小茅屋被篱笆环绕,密林本暗黑无光,此时小林轩正被月光照着露出全貌。

  篱笆上的喇叭花招摇的唱,好久不见。

  拉开篱笆门,见几块规整的地,密密麻麻的植株中,有一矮株存在感极低。

  我掏出腰上别的麻袋,拿出小铁锹,将那株‘丑东西’挖走。

  回看身后,小林轩的活动门紧闭,周围,葡萄架,橘子树安静的站着。若不是因为行动不便,这些我都想带走。

  “走吧。”不敢多看一眼,径直离开。

  原路返回,路过那蠢货住的地方,还听到一阵自大的呓语,我不屑一笑‘暂时让你们高兴一下,总有一天,悉数讨回。’。

  趁夜,我和莲子顺利潜回房间,白墨这边也安然无事,那肥猪应该没有杀人夺物的勇气。刚轻蔑一笑,咻的一声,花蕊随之倒下,她闷哼一声就没了动静。

  夜太黑,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依稀看到她背上插了一只飞箭。

  我忙跪下拉起她的手,她的手在颤抖。

  花蕊痛得厉害,但一声不吭,她知道门外面肯定有人。我也知道,只有不吭声,外面的人才以为我们在睡觉,不会立刻破门而入。

  刚刚飞过飞箭的窗纸孔伸进来一支细竹竿,对方准备吹迷烟。

  “庄主走后窗!”白墨耳语。

  “可……”可花蕊怎么办,她年龄大,又受了伤,怎么跟着一起翻窗!

  细竹竿又往里伸了伸,调整好角度,窗外一团黑影凑上来。

  “庄主,你们走吧,带上莲子……”花蕊轻语,血一直流,她已经疼得没有力气。

  “我,我先给你止血。”说着,将花蕊翻过身,可是这时候我如何拔箭?她忍不住喊出来,外面的人会立马破门而入。

  沾满血的手挺在半空,我一时不知如何抉择。

  “庄主快走吧!”花蕊的声音更微细。

  “不……”我摆头,感觉有泪从脸颊划过。

  白墨和莲子在一旁不说话,要丢弃的是生身母亲,莲子自然不说话,濒死的是自己的丈母娘,白墨也不发表意见,三个人和围着她,一时没了方向。

  迷烟蔓延进来,我眼前开始发黑,白墨屏气,一只手捂住莲子,一只手捂住我,迷烟和黑暗团团包围,这时,黑暗中传来女声:“走吧。”

  花蕊已经晕死过去,不是她说的。

  白墨感受到手心的温热,被怔住了。

  我咬牙,对那个声音回应:“嗯。”

  白墨打头阵,轻手轻脚打开后窗,环视四周后接住我,然后接住莲子。这时,大门正好吱呀一声打开。

  “没人?在那儿!追!”为首的人朝后窗指,随后一群人蜂拥而来。

  我们踉踉跄跄冲过一片竹林,后面追杀的人依旧穷追不舍。他们忌惮白墨,所以派出很多人。

  没人知道该往哪儿跑,只顾逃命,在竹林里乱窜。

  “跟我走!”突然反应过来,有一处足以容身!

  我们绕过竹林,置身于空地之中,空地旁是一间小屋。

  “庄主?”白墨不解,回到我以前的房间,这不是找死吗。

  来不及解释,我拉着莲子冲向屋子,在屋侧茅房的地方拉开一张板子,一口洞暴露眼前。

  “庄主,这……”白墨嫌恶的别开脸,不想看其中的污秽之物。

  “不想死就下去。”说罢,提着裙摆一脚踩下去,在只容一脚站的墙边落地。

  后面追杀的声音传来,白墨一咬牙拉着莲子一起下来,顺带还把盖子盖上。

  三个人就这样紧贴墙站立,不敢一丝晃动。面前的坑填满污秽之物,左边有一窄道斜坡,斜坡上还有没冲下来的几坨固体。

  没错,我们藏在旱厕下面。

  头顶陆陆续续传来脚步声,然后戛然而止。

  “人呢?”为首的看四下无人,下令:“搜!”

  一群人分散开在地面搜的风风火火,连花盆都不放过。约过了一刻钟还是没找到。

  我们忍受着脚底下腾起来的恶臭,紧贴墙壁保持一个动作。脚上蓦的出现冰凉,那是蠕动的蛆!顿时胃里翻江倒海,两颊冒酸水,快要吐了。

  “咚~~咚~~咚”突然头上传来声响,一个人拿剑头敲了敲木板,听到里面的空响,然后蹲下抬起木板。

  一丝光从缝隙传来,我们仰头刚好看见黑色的天。

  ‘完了……’我的心砰砰直跳,快要冲出嘴巴。

  “到底有没有啊!”远处的人喊。

  那人别过脸去,答一声:“呃嗷正在看!”

  他转头过来,一股恶臭冲进鼻腔,但还是忍着,把头探进来。

  “大半夜的,干嘛呢!”屋子里传来一阵怒嚎:“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为首的打一哆嗦,狗腿道:“大小姐,我们马上走,马上走……”然后朝着四周的人招手,迅速离开。

  那人没再往里探,干呕一声,然后收起兵器,跟着队伍回去了。

  我被吓瘫了,差点一脚滑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