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三十三:回家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730 2019-06-25 18:12:00

  白墨养伤第三天,东炽军队不知为何退兵了,连夜退回东炽境内。听斥候说,大概是泥沟里没水了。

  小水滴被他们带走了,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此番需要从长计议。

  又过了七天,萧玉珏也打算退兵,刚好白墨身体也差不多好了,我就带着一行人回百果庄。当然带上了莲子和花蕊。

  如来时一样,回去的路也十分艰辛,只不过大家都想着回家,多了一分干劲。

  因为有伤员,赶路就要慢一些,前后花了接近一个月。期间没什么有趣的事情,除了身边两个青春少男少女正在擦出爱情的小火花。

  知道白墨在追求花蕊,我还有点担心,万一救出小水滴,见到白墨有了喜欢的人,她会不会伤心。可转念一想,这么多年白墨对小水滴都没什么表示,他应该不会喜欢她。莲子也挺好的,她和小水滴谁配白墨都可以。

  终于到了百果庄,一行人站成一弯,隔溪看对面炊烟四起的村子。身边的大多数兄弟是百果村原来的村民,还有少数是走投无路来百果庄混口饭吃的。但他们所有人都在这依山傍水的地方,有一个家。

  刚赶到的时候正值正午,村庄炊烟四起,隔溪都能闻到飘来的菜香,鸡鸣声,狗吠声时不时传来,百果村入庄大路上人们赶集的声音也陆续传来。

  “我们回家了。”我勾起嘴角,踏上木桥。

  刚进村子,我下令兄弟们各回各家,该找老婆的找老婆,该抱小孩的抱小孩。但是一行人整整齐齐没一个人脱离队伍。

  他们不想回家吗?我正疑惑,不知不觉已经走到石门,身后的队伍依然很庞大。

  以为他们没有听清楚第一道命令,我又再说:“好了大家都累了,快回去吧。”

  “是岑副使!”几百人异口同声,惊起山上的鸦雀。

  “呃呃呃,快回家吧,说不定还能赶上饭点。”

  话音刚落,一瞬间几百人消失无踪,只听交错的脚步声和四面八方翻飞的的烟尘。

  “百果庄这么大啊!”才到正门,花蕊就被惊讶到了,像是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

  莲子倒还是那副面孔,不喜形于色,白墨怎么逗她都不顶用。

  小老弟,慢慢追妻路啊。

  进大门,守门的人异样的眼神看我们,直到看到白墨才客客气气的放行。也是哈,百果庄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不知道我是庄主。

  “白墨,安顿好了就把兄弟们的骨灰带给家人,然后好好安抚。”三百多人丧命,怎么说也是因为我眼瞎没有认清小人,虽然当初出门大家都抱了必死的决心,但总归是因百果庄,因我而死。

  登上百果庄两百级台阶,看到了议事大厅里面坐满了人,难道他们知道今天我归来?

  我和白墨对视一眼,确定没有派斥候回百果庄报消息。心里捏一把汗,并肩一齐踏进去,正看见平时我坐的地方坐了一个肥头大耳的东西。周围还坐着其他人,好像在商量什么。

  “咳咳!”白墨假咳一声,吸引那些人的注意。

  有几个眼色好的看见我,立马像掐住脖子的鸭子,瞪着眼睛张大嘴巴。这些人是个别亲近,知道真正庄主的人。

  而那只肥猪还在嬉笑着,看大家都噤了声,再看门外的‘外来之人’,顿时露出厌恶脸。

  尽管我对庄子里的人也不熟悉,但也可以确信那只肥猪不是百果庄的人,以为他太丑了!

  “呃呃呃……庄主。”一个有些年龄的长辈站起来行了个礼。

  “庄主?”肥猪发声了:“哟庄主啊。”说着他伸出油腻的手向白墨行了个礼。

  白墨冷哼一声:“这位才是庄主。”

  肥猪看向我,露出不屑的神情,就一秒,又变得虚伪谄媚:“原来庄主是个年轻女娃娃。”

  然后像主人接待客人一样:“庄主舟车劳顿,要不先歇息着,我着人给庄主送饭。”

  “嗯。”我应一声,转身朝房间走去。

  一路上,心跳涨的飞快,额头和后脑勺一阵突突,这是要有大事发生。

  三个人跟着我越来越快的步子赶忙到议事大厅背后竹林的小房子里,刚跨进门槛,就听见里面传来:“翠儿,还剩多少只鹦鹉?”“小姐,还剩三只。”“嗯今天再烤一只。”

  烤鹦鹉,她吃了我的鹦鹉!我胸口喘着大气,正要踹门,被白墨拉住了。

  从议事厅开始,我就有不详的预感,相信他也有,大家心照不宣而已。

  “怎么办白墨,百果庄被人占了,我的房间也被人占了。”

  他不说话,显然,没有对策。

  我垂下眸子,对他说:“我有办法,你先回去休息,晚上再行动。”

  白墨担忧的看我一眼,道了声:“庄主小心。”就带着莲子和花蕊回另一处房子。

  看他们都走了,我推开门,撩开门帘,走进去。

  刚进门,一股浓烈的花香冲进鼻子,再看周围,原本干净简洁的桌子,柜子,此刻摆满花,横梁,门栏被挂满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嫌恶的捂住鼻子,直直走进卧室,正看见一主一仆在绣花。

  “你是谁?”丫头先看见‘闯入者’。

  “我是这间房的主人。”

  “胡说,我家小姐才是主人。”小丫头护主心切,扔下绣花圈起身怼我。

  “本庄主在这儿待了四年,几天不着家,竟不知道已经被别人占了去。”

  “我看你是失心疯吧。”小姐发话:“我爹爹才是庄主,你是哪儿来的玩意儿。”

  “哼。”我冷笑一声,果然不出所料,有人鸠占鹊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