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三十一:伉俪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605 2019-06-24 15:03:00

  意识又落入苍白,同上次一样的无力。这次我不想挣扎了,闭眼,等待一切降临,穿越,或者死亡。

  睡了很久,直到脸上传来擦拭的感觉。

  此时身体疲惫不堪,可我还是不由得好奇现在身处哪里。努力抬起眼皮,看见一张又熟悉又陌生的脸。

  “姑娘醒了?”一个慈眉善目的女人放下了手中的帕子。

  “你?”我双眼直勾勾盯着她,因为她太像一个人:“你叫什么名字?我在那儿?”

  “姑娘,奴婢叫花蕊,你可以叫奴婢花蕊姑姑,你现在在凌安王的军营里。”

  花蕊?花蕊!眼前的不就是花蕊的脸吗!只不过,被时光侵蚀了。

  照她这么说,我穿越回来了,又变成了岑苗苗。

  “扶我起来。”我攀着她的手,坐起,正好听见营帐外步兵巡逻的声音。

  又穿回岑苗苗,冥冥之中,老天爷带我回来报仇了!来不及思索其他,我咬着唇,眼睛被猩红充斥,想像着救回小水滴,再把百里枭碎尸万段,给白果庄报仇的场景。

  “姑娘身子还很虚弱,多躺躺吧。”说着,花蕊垫低了枕头。

  “花蕊姑姑,你是哪儿的人?”虽说在二十六年前只停留了几天,但毕竟是记忆,我想知道穿越回来后,那儿发生了什么,旁敲侧击问问花蕊。

  “奴婢是南介人。”她答。

  “你去过其他地方吗?我现在在这儿躺着,着实无聊,你给我讲讲有趣的事儿呗。”继续引导她。

  “奴婢年轻时去过东炽,是和公主殿下去的。”说着,她低下头:“公主走后,奴婢便回来了。”

  “什么公主啊,你能不能讲讲?”

  她一怔紧绷着脸,随后脸色缓和,道:“看姑娘的第一眼,奴婢就觉得似曾相似,冲着这缘分,奴婢定当为姑娘解闷。”

  她从萧璃公主被毒杀那晚讲起,到奇迹般醒来,然后和亲。

  “这就是奴婢去东炽的缘由。”

  她又继续讲,只不过略过了自己曾经是皇后的人,只说了句:“公主是奴婢的恩人,不管奴婢做了什么,从未嫌弃。”说罢,眼角划过一颗泪珠,泪珠顺着皱纹,铺满了脸。

  “所以后来呢?”

  后来…………

  “公主就那么凭空消失了,消失在水里。”她再也止不住泪水,慢慢啜泣起来。

  不对啊,我穿越回来,是魂穿,尸体不可能消失的。

  “确定没找到?”我问。

  “是啊,百里太子在湖里找了一天一夜也没寻着公主的尸身,也不敢照实说公主是为了淑妃替死,半遮半就,抵着东炽皇帝的压力一直找,一直找。”她叹了口气:“说来惭愧,奴婢也试这下去寻公主,可脚尖刚碰着那水,就被吓退了。实在太冷。”

  “那……”我垂目:“他是什么时候停止的。”

  “众人皆劝百里太子上岸,但他不肯,一声不吭找了好久,直到晕死过去。等他醒来已是三天后了。

  公主的尸身没有找到,再加上不敢摊欺君的罪名,百里太子对外称公主思乡成疾过世了。而他,偷偷为公主立了个衣冠冢。

  挑选衣物时,发现公主的衣物全是素色,寥寥无几,寻尸身都没哭的太子此刻泣不成声。‘我竟忘了,给你置办几身新衣裳。’他说。

  后来,太祖驾崩,太子继位,在位期间,中宫之位一直空悬,大臣进谏要求立后,最后,百里太子昭告天下,追封乐韵公主为俪皇后。

  太子一生唯有一个子嗣,智皇帝出生不久他就撒手人寰了。临终前,念了句:‘璃儿,俪儿,我注定不能与你伉俪情深了。’”

  “他……”我喉咙有些哽咽:“哈,怪不得东炽没有太后,只有太妃。”

  “那,最后,淑妃得救了吧。”收起情绪,我装作是个事外人。

  “没有。”她答:“公主凭空消失这件事只有百里太子,淑妃与奴婢知道,为了维护公主生后名声,并没有揭开替死这件事。可正因如此,导致银光贯天,黑鸦群飞的罪魁祸首——淑妃,被坐实了污秽的罪名。

  就只拿凭空消失,又现于人前的事来说,太祖皇帝就信了淑妃是污秽的说法,从此将淑妃拒于千里。最后在皇后的怂恿下,淑妃还是没有逃脱厄运。”

  “又是皇后!”我气得猛捶床板。

  “姑娘?”花蕊惊讶的看着我。

  “没事没事,你继续讲。”

  “不幸的是,那件事之后东炽连续干旱半年,皇后又用污秽一说借机扳倒了淑妃,淑妃与小皇子被下旨祭天。祭天前夜,淑妃找到百里太子,请求他保住小皇子,任以后差遣做牛做马,只求保他此生无忧。而她自己,甘愿赴死。”

  淑妃还是死了,所以,我做的一切,没有改变历史,反而,推动了历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